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4 一路无话。
  两天后,四人在南京府浦口站下了车,一出车站,四周稽查旅客的全是留着大辫子的兵卒,还有些荷枪实弹的在车站外头警戒,如临大敌。
  山田有些奇怪,用流利的汉语问:“老哥,咱们这是到了哪儿啦?!怎么又回到大清国去了?这些人看起来怎么跟前清的军队一样??”
  一身银灰长袍的王会长从玄色缎子马褂里掏出块怀表看了看,正是下午2点半,笑呵呵的抬头道:“贤弟有所不知,等会出了车站,再告诉你,你看,那边有人接咱们来了。”
  大辫子士兵们吆喝推搡着一些看起来普通的百姓旅客,却对车上的穿着拖拉板子和服、西装革履黄发蓝眼珠的洋人们恭恭敬敬,王会长沉着脸领着山田大摇大摆的走出车站,大兵们果然看着二位器宇不凡,果然没敢放肆。

  车站口有停着辆洋式大马车,嗬!这辆马车,黑漆描金边儿的大木车厢,上头的油漆锃明刷亮,大玻璃窗户挂着香色的纱帘,精铜如金的把手和脚蹬,驾辕的是两匹纯黑高头大马,正安安稳稳的矗立当场。
  一个40出头胖墩墩的汉子,正拿着张报纸看得入迷,身边跟着2个仆人都是一色玄色裤褂,白袜布鞋,满透着精明强干。
  “子山!子山!”王会长背着手笑吟吟的喊道:“看什么西洋景儿这么入迷!”
  那汉子一怔,合了报纸扭头一瞧,立即放下吊在鼻子上的水晶玻璃眼镜,大踏步兴奋的走过来笑道:“姐夫!大驾亲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冲王会长、山田抱拳拱手为礼,王会长介绍了山田的身份和来意,汉子寒暄得热烈,请二人上车,车如流水马游龙,马蹄踏踏踏响动,又稳又轻便。
  这位中年汉子,就是王会长的小舅子,徐子山,金陵南京府人士,祖辈就是商人,在商场中营运升腾了20多年,也算小有成就。而且,对王会长这个北京商会的会长,十分敬仰,因此亲自驾车来迎。

  山田一面欣赏着江南大地的景色,一面听着王会长、子山二人聊得热络。
  王会长笑道:“子山,这回我可要在你家常住些日子喽!正好到了夏天,你姐也一起过来避暑。”
  徐子山拍手笑道:“呵呵呵,姐夫,您和大姐来南京避暑??岂不是孙悟空进了八卦炉哦!这里的夏天能热死人!咱们南京这边的达官贵人,都去莫干山和庐山避暑呢。小弟家里还有空房多间,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呵呵呵,我姐电报里跟我说了,你想住多久住多久!还有这位日本朋友,金陵可是六朝胜地,不比北京那边的气候景色,我带二位好好游览一番!”
  王会长对妹夫的热情大气非常满意,不住点头,问:“今儿谁来南京了??好大的势派!!那么些大辫子兵稽查?难道是那位张督军也要跟着劝进热闹一把?呵呵呵呵,真是国之将亡,必出妖孽!”
  山田眨眨眼:“张督军??老兄说的不是那位有名的长江巡阅使张督军吧??”

  徐子山惊讶的看看山田:“兄台对我国了解颇深嘛,也是,毕竟在此生活了20多年。你您说的对,不是他还有谁!我方才看的报纸上,就有他出的洋相!”

  王会长忽的沉了脸,“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原想着北京城里被那帮子魑魅魍魉闹得翻天地覆,来你这里避避喧嚣,不料还是一样!子山,你们南京这边没搞什么劝进吧??跟你说,做好你的生意,少掺和这些烂事!”

  见王会长拿出姐夫的身份,徐子山稳重的点头称是:“姐夫说的是!咱们老百姓不就想吃个安安生生的饭??南京这边的冯督军做事稳妥,为人平和,对百姓也还说得过去,再说江南物阜文明,开化的早,比不得北京那种遗老遗少遍地的地界。就是这位贼心不死的张督军,仗着有几杆破枪,几十营军队,希图富贵,怀念帝制,跟着凑这个热闹!惹得冯督军大为不快呢。听说,要不看着都是北洋的老兄弟,冯督军非得跟他干一场。”

  张督军,原名张少轩,是江西人士,前清那当儿,因为参加中法战争和甲午战争,作战英勇,又大字不识一箩筐,年纪轻轻好勇斗狠,非常得几位统领的喜爱。
  统领嘛,就喜欢这种没文化又听命令往前冲的军人,由此做了队官。
  后来袁大总统小站练兵,张少轩成了袁大帅的麾下,因其愚忠粗率,特受袁大帅的爱护,由此扶摇直上,从营长直升中军管带,又因随袁大帅镇压义和拳有功,再升了总兵官,不仅成了一镇陆军的统领,还是袁大帅的嫡系爱将之一。
  在袁大帅眼里,比北洋三雄丝毫不差。

  庚子年间,张督军撞了大运!西太后老佛爷自陕西长安府回銮京师,就是已经升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的袁大帅特派张少轩领兵护卫,两宫圣驾自河北入京,一路之上都是他跑前跑后的安排警卫,扈从御驾,着实出了一番力气。

  而这位没什么学问的张督军,表面上粗率,肚子里可颇有乾坤计谋,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很快就摆在了内廷大总管、御前太监首脑李总管门下,大把的金银财宝送出去,乐得李总管满脸皱纹的厚脸皮直开花。

  李总管得了银子,自然不断在老佛爷跟前儿为张督军吹风叫好,等回了京城,老佛爷一道谕旨下来,命张督军作为亲军守卫紫禁城,并赏加提督衔,太子少保。
  可把张督军乐坏了。那几年,张督军跟宫里大小人物都处的好,混的风声水起,在官场熏染多年的他,不仅买好了李总管的路子,还跟新崛起的太后宫御前掌案太监小张子拜了把兄弟,脚踏两条船,安稳做大官!

  等两宫驾崩,小张子成了太后宫大总管,撺掇着隆裕皇太后升了张督军为江南提督,驻守南京。

  辛亥起义,大清灭亡,鼎革之际,袁大帅摇身一变,成了袁大总统,更是爱重旧部,见张督军愚忠清廷,所部将士都留着大清的辫子,表示怀念前朝。袁大总统对“忠义”非常看重,因此对其多加赏赉,视为在江南的一支重要力量,以制约有共和思想的冯督军。

  不久前,为了让张督军支持自己称帝,为其加号——长江巡阅使,移驻徐州,看守南北门户。

  自此,早已对共和不满,成天想着朝拜圣明君主的张督军投桃报李,在徐州、江苏等地叫嚣劝进,跟京城一样,闹得各地不安,冯督军只碍着老北洋兄弟的面子,强作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