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好小子!”韩二爷登时又气又惊,跳脚大骂:“你敢太岁头上动土!你们这群废物,给我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死他!打死了甭怕,你二爷听着!”说话他也撸胳膊挽袖子要往上冲。几个恶仆互相瞅瞅,咬咬牙挥拳再冲,大杨退出院子,在外头展开手里的大鞭子,冷笑一声:“今儿可是你们自己找死!”说着话冲前头冲过来的几个小子挥手就是一鞭!


  “啪!”一声脆响,那小子脑门上就被抽下一块头皮,鲜血直流,登时“哎吆妈呀!”一个头晕跌倒在地,就见大杨手里的大鞭子“呜呜”挥舞在半空,犹如怪蟒凌空,哧溜溜飞舞盘旋,来一个倒一个,来俩倒一双,“嗖啪!嗖啪!”震耳欲聋的脆响遍布四周,把个小院门口围得风雨不透,大鞭子撒了欢儿似得在几个坏小子头顶、身上到处撕咬,哀嚎呜咽声此起彼伏,把个韩二爷看的目瞪口呆!


  “你、你会妖法?!”韩二爷大喊几声,仗着学过几手三脚猫四门狗的功夫,一纵身冲了上来,要跟大杨拼命,“唰!”一道硕长黑影在半空中结结实实抽在他左大腿上,“噗!哎吆我的娘!”噗通一声,韩二爷还没照面呢,被一鞭子抽下来,鞭梢带起来一块血肉,疼的他抱着腿在地下嗷嗷乱叫!众人哭爹叫妈想试探着上去照应,赶上大杨心里苦闷、有火,力气也大,疯了般不管不顾对着地下几个小子这顿抽吆!小街里满处尘土飞扬,惨叫连连,大鞭子像条嗜血的恶蟒往地下众人身上招呼,抽得他们东倒西歪血肉模糊,碰着就伤擦着就见血,呜呜之声不绝,光影重重犹如战场!


  大杨咬着牙左右开弓垫步拧身,劲力猛发,也没啥招式,就是图个狠辣痛快,这下可把众人打惨喽。片刻间躺下的这堆坏小子有些聪明的抱头鼠窜,有几个被抽得满地乱滚龇牙咧嘴痛不可当,韩二爷那身华服早破成了烂布片子,也是他嘴欠,到这会儿还不依不饶的大骂,被大杨几下反转腕子,电光火石间几鞭下去,他那张嘴早烂成了窝头眼儿,吱吱直冒血,碎了的牙齿和肿的跟猪头似得脑袋顿时变得跟猪八戒一般可笑。


  “快、快跑……跑啊!”韩二爷呜呜突突喊了几下子,捂着嘴刚想爬起来,被一鞭子抽到了脑袋瓜子,“砰!”一下被抽得眼前一黑,摔出去一丈多!几个坏小子趁机七手八脚架着他没命地跑了。



  见他们没了影,大杨收了鞭子,这才气呼呼骂了几句,吐了口唾沫,进了院子,把院子里的东西全给扔出来摔了一地,大门一锁,蹲在墙根里生闷气,他可不傻,知道这帮小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握着那根大鞭子,他要等着他们来闹事,一齐收拾个痛快。


  等了半天,不见人来,见天色已暗,这才回了家。四姑娘见他气呼呼生着气,身上也带着尘土,忙过来问询,大杨喝了两杯烧刀子,这才给杨爷说了原委。杨爷一听就炸了!气的脑门青筋直蹦,要带着儿子去找那些地痞流氓,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四姑娘死死拉住,忙问到底是咋回事,这韩二爷是什么来历。

  大杨懵懂不知道,杨爷是老江湖,赶车这么多年,四九城里大大小小的传闻典故全门清,虽说被割了舌头,伤了身子骨,这次有大杨带回来的狼怪内丹和郑学士送的药方治好了一大半。心思也清明,想想压了压火气,连比划带咿咿呀呀说,才把韩二爷来历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