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谁料韩二爷被踢出来正合了他的意,这小子更是胡天胡地乱闹起来,领着一棒子歪毛淘气,在北城干尽了坏事,揣寡妇门、挖绝户坟,无恶不作,赶上他长得好,聪明伶俐又会来事,跟韩大爷手下几大金刚相熟,成了哥们弟兄,把道上那点暗中欺压良民、赚黑心钱的本事全学会了!依仗韩大爷过继子的身份,到处惹是生非为非作歹,也抓挠了不少银子,北城的黑白两道,都碍于韩大爷的面子,不敢惹他,真惹出事儿来,韩大爷念着那点香火情,总也得照应他。这么一来二去,竟成了股万人厌的小势力,说不上跟韩大爷分庭抗礼,也算是北霸天这枝上一条小分枝。韩大爷手底下不知底细的小混混们,见他有了势力银子,都上赶着来溜须拍马,私底下称他“韩二爷”,这小子欣欣然答应着,就这么着,北城老少爷们都叫开了。韩二爷,就成了他的官号。


  如今不知咋回事,光天化日想强占邵大爷的院子,这可叫杨爷生了气。韩二爷别看年轻,着实阴险狡诈,又跟官面上走的溜熟,即便不用道上的势力,只在衙门里上下串通一番,自己一家子在南城外,咋也使不上劲儿啊!


  半晌,大杨才明白了,还是气呼呼直跳脚,大骂道:“这个狗东西!也不能仗着他叔叔势力明抢啊!他再来,我活劈了他!实在不成,咱去告官!”


  四姑娘一听“官”字,唬的浑身乱抖,扎煞了手劝道:“儿啊,你可别莽撞!忘了你爹的事儿啦?现而今这些衙门都是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咱家可就一条根,万一出点事,你叫妈怎么活啊……”

  老太太一哭,大杨也没了主意,只嘀咕道:“那也不能叫他把我师父的院子占了去!”。杨爷沉思片刻,比划道:“不成,就把院子卖了吧,你手里有房契,咱卖了钱,给你师父在这儿修个院子,供上他的牌位。”

  “那不成!”大杨断然拒绝,满眼通红道:“我师父拢共就收了我一个徒弟,他没了,我不能叫别人欺负到头顶,把师父的家业扔了!”摸出邵大爷留给他房契,大杨掉了泪。


  一家人围坐在枯灯前沉闷气愤,想着主意,谁知道,第二天就大祸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