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八



  回了家,这头大杨一家人惊喜交加略带些忐忑不安。韩二爷可是把鼻子都气歪啦,气呼呼把下人们叫来臭骂一顿,在屋里转了半天磨,就手摔了几个茶碗,等管家把大烟泡烧好,咕噜噜抽了仨泡,等过足了瘾头,这才消了气,肚里琢磨半天:虽说自己的嫡亲叔叔不待见自己个,好歹也是北霸天的亲侄子呐。官面上人头很熟,这位南城局长大人,咋说也在场面上见过多次,为啥一上来就给自己这么大的瘪子吃呢?太他妈不给面儿了!莫非他也想吃一份儿?哼,那直说或派人给透个信儿也就得了,可瞧他那公事公办的样子,还不像。若说他想独吞?更不可能!这院子在北城呢!


  胡思乱想了半天想不出头绪,韩二爷歪在紫檀床榻上迷糊了一阵,猛然睁眼,挥手叫过来管家老韩:“这会儿南城警察局的局长派人来没有?”


  “回爷的话!”一张团团脸的老韩陪笑道:“哪有啊!我派人在门房瞭着呢!嗨,这小子太不懂事儿啦,竟然敢跟咱杠上来!充海瑞包公?能的他!”


  “不对!按说这小子不该这么狂啊。咱们跟他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在官面上也常见面,咋一点面子不给呢?莫非要吃咱一嘴?”


  老韩嘻嘻笑道:“那不能够!二爷,咱是谁?!平日里都是咱吃人家,谁敢从老虎嘴里淘食?四九城的警察局子,年节咱们也都上下打点过。若说他想独吞……更不可能!他不知道您是谁?若说他想做清官?嗯……这倒也不是,哪次孝敬他们没收?莫非他知道咱们要占这个院子是为了……”


  “嘘!”韩二爷起身皱眉小心翼翼四处看看,咬牙道:“你他妈小点声!这件事别人不该知道哇,是邵大爷挂名徒弟吴老二酒后说的醉话,我找人狠揍了他一顿,又许了他银子,他才说了实话。别人谁知道?你赶紧派人去打听一下,那个局长到底咋回事,到底要啥!我就不信,当今还有清如水明如镜的官儿!”


  “是!”老韩匆匆而去。韩二爷躺下继续过瘾,仔细回想吴老二那天的话。



  原来,自打邵大爷不承认打过假洋鬼子,也不承认吴老二这般人是他的徒弟,他们算塌了架倒了霉,那年头武林中讲究师承辈分,就算武功再厉害,没个师承辈分,任谁也在其中吃不开!吴老二一干人等,这就算忌恨上了邵大爷,由崇敬变为糟改,没少说他老人家的坏话。后头听说邵大爷见天跟大杨在一块,更是恨得牙根痒痒,打这儿,他们编造出不少闲话:邵大爷无情无义,不待见大徒弟啦;邵大爷的功夫都是假的啦;邵大爷早年的威名都是虚造的啦。更可气的是,他们到处乱传,说邵大爷一辈子没儿没女,早年赚下了无数钱财,死后都埋在独居的小院里,小院留给谁,谁就能发一大笔横财!



  这些闲话,不过是京城老少爷们吃饱了闲着没事儿闲聊磕的话头,谁知那日在春华楼吃酒,被韩二爷听了一耳朵,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韩老二是什么人?没事找事、石头里还得挤出香油的坏熊呢,一听这话上了心,多方打听,知道邵大爷年轻那会儿着实走过不少险镖,没少攒钱!便心生毒计,一面用拳头加银子买通吴老二,一面打听邵大爷情形。


  吴老二本是街面上的混混出身,挨了揍又拿了银子,把原本编排出的瞎话,添油加醋又说给了韩二爷,这有鼻子有眼儿的瞎话,韩老二如何不信?韩老二一听院里埋藏大笔钱财,这就入了心,要想方设法把小院占了,自己挖宝发财。正愁邵大爷武艺高强,不敢轻易动手,却是天随人愿,邵大爷一命归西!嗬!把韩二爷美翻喽!没等预备好,怕大杨抢占先机,赶紧带人占了院子。这才闹出这番冲突。本想仗着自己势力轻而易举呢,没想到南城警局局长大人是个二半吊子,满不给自己面子。

  这可如何是好?迁延日久,等消息泄漏出去可就不妙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