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文人雅士、朝廷大佬去琉璃厂是常事,可绝没人大庭广众之下张嘴说自己爱逛挂货铺子,一说出来,周围的人必定得像瞧爪哇国人似得拿眼捏咕你。也因如此,不少唱戏的名角、京城的玩家十分喜好上这儿来买玩意儿。东西全不说,没那么些大规矩,还能随意自己动手翻腾着挑选,您还甭说,当年也有在这儿买过珍奇宝物的!明摆着,这里的掌柜的连伙计,眼力可比不得琉璃厂那帮大拿,没学问不说,有些连大字也认识不了几个,来这儿“淘宝”的人有运气,花个仨瓜俩枣,还真能买到不少好玩意儿呢。


  即便如此,门户之见很深的古玩行众位掌柜的,是绝然不来这儿的。这里的物件在他们眼里,完全是“不对路”,既然道不同不相与之谋,不少打小鼓的便多了个心眼,把古玩行里瞧不上的东西都往这儿送,这里的掌柜的绝不挑眼,更不会拿腔作势训人,送多少东西来,他们只大概估摸一下,就随手给几个大子儿。

  提供的货源便宜,卖的自然也便宜,加之卖货的也不懂,大量好玩的玩意儿就汇集于此,来此地买东西还能胡侃价,因此,甭看这些挂货铺子门脸小、陈设捡漏、货不好,可来往于此的客人却不少,生意更是比琉璃厂不差。



  不过说起来,凡事都有例外。今儿杨爷领着大杨来的这家元茂的挂货铺子,就是挂货铺子里的“例外”。

  这铺子,瞧着跟其他挂货铺子差不多少,其实内里,不靠场面上的生意发财,人家是专做下三门和洋庄生意的“暗铺”。

  所谓“暗铺”,跟普通的挂货铺子还不同,满屋布置的物件瞧着杂,其实都是打遮掩呢,外头这些仨瓜俩枣的小生意,只是为了遮遮外人的眼,随随便便就卖了,当然,普通客人也瞧不出来。他们真正的货源,并不是那些四处打小鼓的,而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下三门:一门偷、二门盗、三门坟蝎子送来的赃物!而买家,只有少许懂行的亲贵大员、豪门财主和大多数东交民巷里头的洋人!这些洋人,还不是外交官那种“正当”洋人,而是趁着民国混乱,从英法德美日各地想趁机发财远渡重洋而来的各国混混、黑道、古董商和私人财团的代理人。这帮人即便在他们国家,也不是良善之辈,何况来了惧怕洋人的中华民国呢,他们心黑手狠、贪婪无耻,什么发财他们干什么,什么值钱他们要什么,像见了血的蚊子一样把老中国的古董珍玩一箱箱往外鼓捣,仗着身份特殊,着实发了大财。


  有买的就有卖的,琉璃厂正当的古玩铺子和掌柜的,大多数不敢犯这种忌讳,也顾及着名声。因而这种“暗铺”,最得江湖下三门的喜爱,也最得那些杂七杂八洋鬼子的青睐。而这种“暗铺”既然做的是地下生意,那掌柜的、伙计就绝然不是普通挂货铺子那种二五眼喽。幕后的东家,找的都是从当铺、古玩行跳槽出来的眼力奇毒、狡猾多诈之徒,连前门外“恒”字号几个大朝奉都能叫他们重金挖过来,可见其实力雄厚的同时,这里的生意经也端的深沉呢!


  杨爷爷俩哪懂这些?糊里糊涂在门前停了车,抱着盒子进了门。屋里黑嘟嘟的,一股酸臭气熏得大杨直犯恶心,他好奇地跟着老爹,在屋里站了片刻,才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四周一瞅,好家伙!什么杂七杂八的物件堆得到处都是,脚底下到处瓶瓶罐罐,桌上随意打开的春宫图隐隐约约露出细腻工笔,看的大杨口干舌燥,赶紧别转了脑袋。


  “掌柜的在么?”大杨随口问了一声。


  “在,在呢!”里屋门帘一挑,出来个30来岁的瘦子,这人长得奇怪:老鼠眼、小蒜头鼻、老鼠胡子、小薄嘴,一笑呲出一嘴黄板牙,穿一身玄色大褂,满脸烟色,瞧着跟个成精的黄鼠狼化作人形穿了衣裳一般!唬的大杨一愣,杨爷也一呆,直冲他抱抱拳,指指大杨。

  那人甚是乖巧,一看就是个一点浑身乱抖的机灵人,赶紧过来问好,把俩人往里头让,一面让一面说:“小心脚底下,二位爷,一瞅就是场面人!快,请。”


  堂屋里是在乱,挤到里头墙角,有个靠墙的方桌,几把横七竖八的椅子,几人坐下,也没茶。大杨刚往门帘里头瞭了瞭,瘦子眼珠儿转的溜圆儿,赶忙遮掩道:“里头是个朋友,您二位甭客气!我是这家的掌握,姓黄,咱这儿没茶水,委屈您,喝两碗白水吧。”说话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热水。杨爷皱眉看了看他,比划了几下。黄掌柜没看懂,只拿眼审视着大杨,大杨四处看看问:“黄掌柜,您这儿卖的物件可真杂,请问,您这儿收东西么?”


  大杨话一出口,黄掌柜暗笑:这爷俩感情是俩“雏儿”,胆儿真大,啥也不懂就敢上这儿来卖东西!赶着我发财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