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哎,冯督军也该出来说说话嘛。”山田轻叹,对于帝制一事,他不好乱说,毕竟日本也是帝制国家,又打败了大清和俄罗斯帝国,只是民国搞帝制,怎么也说不通嘛。

  “说什么??”王会长皱眉道:“兄弟有所不知,别说张少轩这种帝制积极人物,武昌首义黎副总统怎么样?被软禁在瀛台!徐菊人国务卿,说起来还是前清的太保、宰相,又是袁大总统的密友盟兄弟,还不是送了钱远远打发出京??听说连蔡将军都从云南召回京城坐了冷板凳,这是给各地督军大人们上眼药!”

  说完又自失得苦笑:“咱们老百姓就是瞎操心,刚从京城来避嚣,管这些个做什么??管他什么总统、皇上,不都得交粮食纳税??《左转》上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呵呵呵呵,这事儿,该他们肉食者去操心,你们瞧着吧,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没什么好下场。”

  “谁说不是呢!姐夫,我听同行说,孙大炮渡海去了日本,要组织护国运动,说要维护民国。。。。。。”

  见山田在旁,王会长一摆手制止了内弟,使了个眼色:“方才你看的新闻纸上写的什么,拿来我们看看,就当一乐子了。”

  徐子山会意,递过报纸大笑:“看看吧,姐夫,真是奇文共欣赏!幸亏大家没吃饭,不然,隔夜的蒸糕都得吐出来!”


  王会长接过来,山田也饶有兴致的凑过来欣赏,是一份《金陵晚报》,这些大大小小的报纸,也算民国之后才时兴的东西,大清那当儿,全国只有几种而已,而江南最有名的,自然是《申报》《沪报》了。

  晚报第一版是金陵南京府里的民政、财政、商业广告什么的,打开第二版,好家伙!整整一大版,从右自左通天彻地的占满了,上头大标题———长江巡阅使、定武上将军率两江士民将兵等,恭戴我袁大总统改变国体,实行帝制,早登大宝、君临华夏,进贺表文!
  “臣长江巡阅使、定武上将军张,为恭戴我大总统袁公改变国体,实行帝制,早登大位,谨顿首顿首,再拜于我大总统座下曰——
  臣闻天生蒸人,树之以君,所以对越天地,司牧黎元。少轩等眷眷,实有愚心。以为圣王作制,百代同风,褒德赏功,古自来矣!圣帝明王鉴其若此,知天地不可以乏飨,故屈其身以奉之;知黎元不可以无主,故不得已而临之。盖此次国体改革,为我国历史上莫大之光荣,不特征诛揖让无此宏模,即揆之各国之名誉改革,应亦未遑多让。尽善尽美,不容有罅隙之留。
  所以弘振遐风,式固万世,三五以降,靡不由之,贤哲之士犹以为美谈。
  伏惟我大总统袁公,体天隆运、定统建极、神姿秀伟、英明神武、聪明睿哲,玄德通于神明,圣姿合于两仪,应命代之期,绍千载之运。夫符瑞之表,天人有征,大运之兆,图谶垂典。体尧舜之昌明,膺七百之禅代,当汤武之期运,值天命之移受。自任总统以来,世有全功,善治华夏,朝无阙政,民无谤言。德布四方,仁及万物,越古超今,远迈汉唐。

  前者九州鼎革,肇造民国,率虎贲之军士,扬盛朝之威武,允文允武,威名远播四海;后则击破民党,稳固政权,以鹰扬之爪牙,平孙、黄之逆乱,克明克哲,皇天俯临眷命。邦内康宁,苛慝不作,宜乎承天受命,君师宇内!

  臣又闻:尊位不可常虚,万机不可久旷。且纯化既敷,则率土宅心;义风既畅,则遐方企踵。天祚大顺,必将有主,九州黎庶、万众一心。以迩无异言,远无异望,讴歌者无不吟咏徽猷,狱讼者无不思于圣德,天地之际既交,华裔之情允洽!

  愿我大总统袁公,存尧舜至公至大之情,狭巢由抗矫抗伪之节,受兹介福,允当天人。以国家社稷为务,不以小行小德为先,以黎庶万民为念,不以克推克让为事。上以慰宗庙乃顾之怀,下以释海内倾首之望。元功盛勋,光光如彼,国士嘉祚,巍巍如此,内外协同,靡愆靡违。则所谓生繁华于枯荑,育丰肌于朽骨,神人获安,无不幸甚!

  伏念臣受知最早,获恩弥深。小站兴军,为王前驱,平定民党,征南逐北。今景运方隆、元圣临位,躬逢盛事,感怀涕零。恭戴我大总统袁公,受天眷命、抚应民意、改变国体实行帝制,早登大位、君临九州!方慰上下群臣、将领、黎庶之愿也!

  臣不胜犬马忧国之情,伏愿陪列阙庭,共观盛礼,踊跃之怀,虽远罔极。

  臣长江巡阅使、定武张将军张,顿首顿首,谨奉表以闻。并特率两江士民人将兵人等,望阙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