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犬养太郎的尸体扔在医院停尸间,竟是谁也不给收尸办丧事。没了用的狗,在主子眼里算个啥?西洋主子、东洋主子早把他忘到爪哇国去喽,山中一提起他就大骂不止,这条可恶可怜可悲的走狗,就这么腐烂成泥。到了,总算日本间宫一刀流流主顾念着数年师徒香火情,派人来华花了点钱烧了这堆臭肉,埋在了京城郊外。写墓碑的时候,日本武士犯了难:说他是中国人吧,他又是日本籍;说他是日本人吧,他可还有西洋名字,是中国种儿。想了半天不得要领,还是中国匠人聪明,像前清给大官写官衔墓碑一样,把他的各国名字都刻上了,花里胡哨倒怪好看:大英帝国米斯特余、大日本帝国犬养太郎、大中华民国余先生之墓……


  山中有志被揍地一条腿残废,一瘸一拐养了半年多才好,打这儿起,他再也不敢在北京城露头,动用内线关系回到东京经商,还是干老本行,没少给山中商社出馊主意坏点子,搜刮东南亚各国珍宝文物。


  只是巡警们奉命,故意耽搁了好几天,去右安门外大杨家逮人才发现这一家子早已人去屋空。老街旧邻们嘴巴严实地很,都说不知道这家子去哪儿啦。其实头好几天,南城街里街坊和车行的哥们弟兄就一齐送了大杨一家远走他乡。巡警回去一报告,官面儿上的大人老爷,也知道大杨打败假洋鬼子,早被四九城老少爷们传地跟英雄好汉一样家喻户晓,都是中国人,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也熨帖。见逮不来人,斥责下头几句,没过几天就黑不提白不提忘在了脑后,反正京城里的大人老爷们从前清到如今就颟顸糊涂、推诿塞责惯了,装傻充愣、片汤儿和稀泥是他们的绝招。


  大杨打擂这事儿像春天飞来的柳絮铺天盖地传了很久,到了第二年春天,喧嚣一时的大杨和杨爷的种种传奇就被东霸天黑大蛤蟆黑四爷家里闹鬼的邪乎事儿代替,大杨爷俩往日种种奇闻就此淡出北京城,渐渐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