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杨爷一家子去哪儿了呢?俗话说蛟龙出水也能活,这一家子为避大难,悄没声直奔了天津卫。

  那当儿,天津卫可是华北鼎鼎有名的大码头,其地开埠早,早在前清英法联军侵华时便被占据,后来又根据各个不平等条约的确定,满布着各国洋人的租界。洋人们来的多,也杂,离着海口近便嘛,便在此扎下了根儿。英法德美日奥各国洋人比着赛似得在天津占地盘,盖洋房,带着老婆孩子群集于此,真把个天津卫变成了万国会,到了民国初年,这里就成了商旅辐辏、经济发达、车水马龙、中外云集之地,俗话说的:南有上海滩,北有天津卫,就是打这儿来的。



  这年秋,杨爷一家子先在乡下躲了一阵子,到了天津卫,满大街人来人往,热闹气氛又与北京城不同。爷俩一合计,不能白闲着啊,别的活计又不会干,嘚!还是干老本行吧,城里、租界不许上大马车,爷俩便拿出点儿积蓄,买了辆载人的双轮西洋马车,在城里拉活儿。

  也算杨爷一家子幸运。其实北京那头儿下了令要抓人,早已通告华北各省。可连年战乱,民不聊生,各地督军大人们都跟土皇上似得,谁也不拿什么民国大总统、北洋政府当个事儿,自己个儿地面上的事儿还管不过来,谁有那个闲工夫拿着北京发下的缉捕令当回事儿?!再者天津卫租界密布,洋大人们都有豁免权,不归中国衙门管,万一闯来闯去叫洋人怪罪下来,一下质询到外务部,引起外交纠纷来,这才是难办呢!天津府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儿,也乐得得过且过。因此杨爷一家子在这儿住了多半年,竟是毫发无损,没人管没人问。



  在天津拉活儿,跟北京城不一样。天津城东边、南边都是租界,原先的城池,在庚子年八国联军那当儿就叫洋鬼子炸毁了,所以城里城外的区别有限。在城附近拉上座儿,几毛钱到地儿。但只要去租界,甭管远近,要的价就得高些。并不像北京城那么老大,东西南北不管到哪儿,只要不出城,洋车的价差不离。再者杨爷爷俩原先是拉长途的大马车,如今改了活计,倒也显得轻松,每天穿着干干净净的短打扮衣衫,白袜布鞋,甩着大鞭子在前头车辕上轻轻一坐,在繁华闹市、衙门公馆附近,总有买卖。算下来,刨出去吃喝,还能赚点呢。


  这天下午,杨爷爷俩在城边租来的小院里吃罢饭,爷俩闲聊了会儿,要出去拉夜场。四姑娘一面做针线,一面笑道:“你们爷俩忙叨了一天,还不歇会呢?人家这儿晚上不关城门、不宵禁?小心叫巡警阁子的人逮了!”

  “妈,您说的是哪年的老黄历啦?”大杨起身穿上布衫,灯影下露出胸脯上结成的伤疤,把大鞭子递给杨爷,说:“天津卫这儿没啥宵禁捂得,人家这儿越到上灯越热闹呢!您瞧瞧城里,再瞧瞧洋鬼子那租界,好家伙,满大街红男绿女和洋毛子们精神着呢!越到这会儿越能拉到活儿。”


  “哎,也是的。”四姑娘看看刚喝了两盅酒,脸色红扑扑的杨爷,不仅感叹:“为了那座小院儿,闹出这么些个事儿,又是打擂又叫孩子受伤,临了扑腾地饶世界都知道,紧赶满赶跟逃难,晚上一想起来,我就心里堵得慌!你说咱在京城好歹有那些老街旧邻,一下子抛家舍业躲到这儿来,吓得我心里老慌慌,成天介跟做梦一样云里雾里!那个什么韩老二的、官府的,再找寻到这儿来难为咱们家,可怎么得了!再说,孩子也老大不小啦,连个媳妇儿也没说上,我……”


  杨爷摇头笑着指指老伴,挥手带着大杨走了,剩下四姑娘对着灯影发呆。爷俩赶着漂亮的马车到了南门外,华灯初上,灯红酒绿,越挨着租界近,市面上越繁华,饭庄、酒馆、茶馆、舞厅、小吃摊鳞次栉比都开着门儿,来来往往的摩登男女挎手携肩。找了个饭庄拐弯停下马,爷俩坐在高车辕上闲唠嗑。杨爷比划着:“也不知咱家房子院子咋样了。到了这儿,另一个光景。等咱多赚点银子,给你小子娶房媳妇吧。”


  大杨抹不丢儿笑说:“爸,既然跑出来了,还惦记那些干啥?有本事咱再挣!我就不信,咱有手有脚的,在这儿赚不出个房子。娶媳妇再说吧,刚来这才几天,甭惦记。”


  杨爷感叹一声,掏出烟袋锅子比划道:“不是那一说!你爷爷、你奶奶的坟还在京城外呢。咱也不能老在这儿待着啊。我琢磨,在这儿待两年,等京城那头平息了,咱再回去。”


  大杨看老爹摆弄那个褪色发乌的银色自来火(打火机),一手要过来摆弄道:“您老又想那么长远,回去干嘛呀!前年头里我出远门赚得那点银子,在这儿买个小院,好好过日子就得。”


  “那哪成?”杨爷嘴里呜呜呀呀比划:“我心里还藏着件事儿呢!那对桃子在咱家一放就是这些年,引出事儿不算,连这烟袋锅子、自来火,还是人家杨大人临终前送我的。瞧黄掌柜和那个日本人意思,那玩意值钱呢!人家当年大难临头也不知道内情就送了咱,咱们咋也得……”



  爷俩正聊得热闹,忽听大街那头乱了营似得咋呼开喽:“杀人喽!抢劫啦!快来人啊!!救命啊!”,尖厉声传得老远,街头的男男女女闻言变色,有些赶紧溜了,还有些所谓天津卫的“闲人”们,跟北京城爱瞧热闹的老少爷们一样,顺着嚎叫就往那头跑。瞧热闹,算是北京、天津两地老少爷们的共同爱好。


  杨爷爷俩一愣神儿的工夫,喊声却越来越近,大杨个头高,踩在高车辕上往那头瞧,嗬,真是热闹!马路前头,一个俊秀的瘦高个小伙儿架着位40来岁的中年人没了命的往这儿跑,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跑得中年人金边眼镜掉了半拉,当啷在鼻子上,皮鞋也没了一只,俩人满头大汗惊慌失措。


  后头跟着一群玄色短打扮的汉子,白袜布鞋,竟然举着一只只短柄斧头,为首的是个络腮胡子麻子脸,手执弯刀,一嘴黄牙咧开大叫:“给老子抓住前头那俩!!路边的伙计们都听清楚啦!今儿个五爷堂口的事儿,谁他妈在这儿不觉闷瞎喏喏!老子叫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都听清楚啦!”呼呼啦啦的一群人眼瞧就要追上前头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