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十二




  众人被这幅展开足有一丈多长的图画吸引,一个个面目惊诧咋舌不止。连方才那位摇头晃脑的说风凉话的遗老也深深陶醉其中,被所谓“乾隆盛世”那股子豪奢华贵震慑地心动神摇。


  杨爷蹦着脸不言语,在五颜六色栩栩如生的画卷中,他不经意想到20年前两宫从西安府起驾回京时那羽林环绕、锣鼓喧天的场景,下死眼瞅瞅画卷里御驾前后手执净鞭的校尉,再看看一本正经的郑学士抚摸自己那根赶了多年车的大鞭子,杨爷心里若明若暗明白了些许。


  大杨鼓着腮帮子发呆,悄声问瑞儿小伙儿:“这是啥?赶庙会还是天桥耍把式?他们手里的家伙什少见呐!”


  瑞儿“噗”一下笑了,摆摆手,示意大杨听郑学士解说。郑学士见大家伙儿神情色色,轻轻放下画卷,点了一根小萝卜粗的雪茄烟笑道:“诸位师兄师弟,怎么样?可不是我瞎说吧?”


  “这画你哪儿来的?”有位遗老有点忿忿:“这东西怎么落在你手里啦?郑老弟,这、这该在宫里啊。”


  “是啊,典守者监守自盗,自然就流落出宫了,就像这根鞭子啊。”郑学士毫不在意。


  “这里头净鞭如此之多,煌煌大驾仪仗,你怎么知道就是桌上这根呢?再者说,里头净鞭足有十几根,我瞧着也算不得什么稀奇宝贝!要说宝贝,这些金玉法物才算得上,也是崇表天子威仪所致,如猜的不错,现今紫禁城銮驾库里还隔着不少呢。珍在何处,宝在哪里?!”那位老先生也较起了真儿。



  “老兄稍安勿躁,且待兄弟慢慢说来。”郑学士缓缓起身,抽了两口雪茄问:“诸位可知天子大驾来历?”


  “这……”这话问的一众老头傻了眼,这群人都是靠着高头讲章四书五经侥幸入仕,平日里满口道德文章忠君报国说的溜熟,猛不丁叫他们说起什么劳什子“天子大驾”,霎时都偃旗息鼓。


  那遗老不服气:“按你说来,御驾跟鞭子有何关联么?”

  “自然是大有关联!”郑学士笃定地回答,一面如数家珍说起了来历……


  中华自古以来号称古国,自礼仪服御语言用度,自与各国不同。单说这天子大驾辂车仪仗,便来历颇远大有玄机。炎黄始祖以上圣之姿,发文明之始,法天象地,和阴阳、汇五行、崇四合、融六极,统御九州,辨识天下万物之称,又造出种种交通之车,所言乃黄帝与蚩尤大战于野,史书明载,然当时之车,只有兵、输两用,并无天子专用。自三代始,宫廷才有辂车仪仗之称,《文献通考——王礼》所言:殷因钩车而制大辂。又言:大辂,车辂也,昔成汤用之郊祀,有山车之瑞,山车亦谓之金根车,亦谓之“大辂”,王者之乘也。

  自此后,为表天子帝王“承天景命、神功圣德、德布四海、威加九州”,便接连制造出了天子专用车辂仪仗法物。商承夏制,尚白色,才制有“大辂”、“鸾车”车辂及“白旒”大纛、甲士兵仗之类。延续周代,周公制礼作乐定规人伦礼仪,融入天、地、春、夏、秋、冬及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属,乃于天子车驾之中,添入“玉、金、象、革、木”五辂,用“像天以为盖,像地以为舆,像(星)斗以为杠、像二十八宿以为旗,像日月以为轮辏……”,以表示天子“圣王有道、承天建极、协和万邦”。百工所制,极尽华丽名贵之能事,以五彩漆器、镂金雕玉、七色绸帛为装饰,蔚为大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