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说这么多,看起来老弟读书明事确高于我等,不过,这跟今儿的鞭子有什么关系?”方才那位遗老不无醋意地着了意气,斜眼盯着郑学士。众人正聚精会神听郑学士掰着手指头侃侃而谈,被这老头一冲,立时大煞风景,没了兴趣,都不言声望着俩人。大杨心说:嘚!这老头生了意气,叫板呢!


  郑学士点点头:“老兄问得好。不说明这些,就不能不说到大驾卤簿中净鞭的来历。”


  “愿闻其详!”遗老拿出个鼻烟壶磕在烟碟里满满研磨,非要刨根问底,问倒郑学士。自古文人相轻,即便是同科的师兄弟也不能免俗。大家伙肚里暗笑,都竖起了耳朵。


  “原先秦汉三国魏晋之时,大驾卤簿中,并没有什么净鞭肃驾仪仗,到了东晋太宁年间……”


  东晋太宁年间,江左政局混乱,本地士族与南迁到江南的士族不合,又有北方五胡之乱,因此尽管晋元帝南迁金陵时,北方大乱,长安洛阳沦陷,仓惶之际,连麒麟阁的藏书经典和宫廷宝物,或毁于八王之乱自相残杀的兵祸,或被乱兵抢掠不存,丁点没带出来。可随驾的朝廷大臣、兵士并没有忘记带着少许天子大驾法物和朝章典仪,到了江南,当地氏族势力大盛,元帝只好“王与马共天下”,才苟延残喘延续了晋室帝祚。皇权威仪,自然比西晋差的远了。历经几代,才算是粗粗具备皇帝大驾。晋明帝太宁年间冬至,明帝摆了天子大驾,由打金陵城内去南郊祭天,鼓乐法器、彩旗宝幢、兵甲仪仗迎风飘舞,辉煌夺目,大驾出了台城正往前走着呢,八宝玉辂上的明帝忽然打了个盹儿,朦胧中,只见前头血海翻涌飞剑凌空!从人群里窜出来十几个大汉,冲入仪仗张牙舞爪就要攀辕而上,刺王杀驾!明帝大呼:“来人!!快来人!!”谁知身边甲士侍卫木偶一般,傻怔怔并不动身。明帝吓得抱头惊呼,一个大汉正窜上了玉辂,俩人对眼一瞧,明帝登时毛发森然!原来眼前的刺客,竟然是个虎头人面的怪物!



  怪物挥刀便砍,眼瞅刀光袭来,明帝闭眼惨叫:“我命休矣!”,谁知耳中就听“噼噼啪啪”几声震耳欲聋的脆响,眼前刀光、怪物霎时在空中化为虚空幻影,渺然不见。等他再睁眼看,四周依旧是朝阳遍地,金陵盛景,繁华世界,玉帘外士民官僚欢涌如堵,山呼万岁之声由远及近,雷动轰鸣,这才发觉方才是南柯一梦!


  在斋宫打坐之时,心慌意乱的明帝招来司天监术士秘询,术士不敢怠慢,占了一卦,却是“妖梦入怀”之兆,主人君被邪祟困扰,宫内有镇物冲犯紫微帝座,幸而半路上有神物救护,明帝才转危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