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话问的张遗老面红耳赤十分尴尬,只好在众人疑问下认输,抱拳拱手叫郑学士解说。

  郑学士清了清嗓子,笑道:“张师兄承让,这事儿不是我乱讲,确实记载在刑部大案则例上,也是我后来闲来无事,胡乱翻书看见的,没想到却对上了此物,诸位说是不是奇缘?那是宣宗道光十三年秋天……”



  道光十三年九月十二日清晨,北京城尚在一片薄雾蒙蒙中还未苏醒。紫禁城外的护城河水流潺潺,远处东方喷薄欲出的红日,映照碧蓝的天空澄净安详,明黄色的琉璃瓦光芒闪烁,在红墙辉映下显得异常高贵,太和门、乾清门外硕大的青铜香鼎中御香袅袅,如烟似雾,淡然游动在不少窸窸窣窣的声音和小心翼翼的人周围。窸窸窣窣是各宫苑守更太监起身交班之声,小心翼翼之声,则是值门太监、打扫处太监们起身更衣,打开宫门,倒马桶、打扫宫廷各殿。他们必须在天光大亮前完成手里的活计,不能让入朝的文武大臣勋贵们瞧见他们心目中如同天庭般的紫禁城与天子后妃,其实也如大家子一样吃喝拉撒睡的平凡模样,这可是有损“天子威仪”的大罪。这种生活已经伴随他们几乎半辈子之久,而这群“下贱如蝼蚁”身份的人,是紫禁城里绝不可或缺的人物。只有他们才能才能让皇帝和各宫主子们放心。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刻板老套子一样的日子,已然在这座天子皇宫中,延续了数百年之久。


  片刻间,风云突变,值了一宿禁卫班的护军统领,忽然接到属下急报:内驾库出事了!望着眼前汗流浃背惊慌失措的属下,统领大人还没反应过来呢,等他张大了嘴目瞪口呆惊了半晌,两旁侍卫早手疾眼快架着他佩刀持剑慌乱冲出值班房,领着一帮子亲军营的侍卫亲军越过东华门,往南一拐弯的銮驾库内库。根本顾不得跪在门口磕头如捣蒜魂不附体的值班亲军和不远处飞奔过来的乾清门侍卫,窜进銮驾库瞪大眼细瞧,红顶子的统领大人登时吓得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

  场面大乱中,有那精细之人,这才发现,收藏有1370余件套全份大驾卤簿的黄琉璃瓦硬山顶的东侧五间大库,昨天下半晌还好端端贴着盖有关防大印的封皮掉落尘埃,胳膊粗的大铁锁不翼而飞,两扇巨大的包铁皮木门轰然洞开!

  坏喽!内驾库失盗了!

  紫禁城里,一怕走水,二就怕失盗。且不说敬事房和领侍卫内大臣衙门里头挂着先朝皇帝关于严禁走水失火、失盗不少煌煌圣旨,就是每天从东小门因为奉命不谨,伺候皇帝和各宫主子被杖毙、打死的太监尸体,稀稀拉拉就得好几具。那些被打死的尸首连棺材都没有,用芦席一卷,就扔到东便门外的乱葬岗子喂了野狗!这内驾库失了盗,甭管丢了什么,先得把值班、守门的问个失职的死罪!更何况,在场的人都晓得,这里头全套的天子大驾卤簿仪仗,乃是高宗乾隆爷当年趁着康乾盛世的强盛国势,重新制作的一套大驾仪仗,里头金、银、玉、珍珠、宝石制作的仪仗、法器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平日里在太阳底下晒一晒都五光十色耀的人眼花缭乱,如今在守卫森严、兵仗如林的紫禁城里被撕了封皮没了锁,还能是老鼠、黄仙儿搞得鬼?!能不丢?


  霎时禁军甲士蜂拥而至,在乾清门外值班的领侍卫内大臣、御前大臣、銮仪卫大臣和领班侍卫、乾清门侍卫、御前侍卫与銮仪校尉们,如临大敌,弓上弦刀出鞘,霎时把个内驾库围了个风雨不透水泄不通,等几位头头脑脑奓着胆子带着档案房里面如死灰的满洲司官捧着档案簿子进了大库一点查,库外的人提心吊胆胆战心惊,库里点查的人更是如丧考妣不寒而栗!


  原来,内驾库里最珍贵的皇帝大驾卤簿仪仗法物,丢失了150多件,全是镶嵌珍珠宝玉的纯金物件,连皇帝金辇里宝座上的羊脂玉如意也不翼而飞,其余的赤金瓶、座、香炉、宝器更是踪迹皆无!为首的御前大臣与领侍卫内大臣一合计:这事儿不能瞒,压根也瞒不住,谁敢在里三层外三层护卫最为森严的天子皇宫中肆意盗取这么多珍宝法器?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根本不是外贼干的,而是有内贼内外勾结、里应外合!看看库外一个个如惊弓之鸟的值班亲军、校尉和侍卫们,这会儿顾不上审问,得赶紧上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