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大家伙儿都听呆了,连格格不入的张遗老也一头雾水,他们任谁也想不到,那位以“勤俭朴素”为圣德的道光皇帝,还有这么段不着调的往事!至于说宠爱媳妇、怕老婆,这事儿几位遗老在京城倒是听过几耳朵,谁知道还跟眼前这件宝物会有诺大关系!


  郑学士把《能静居日记》递给大家伙儿传阅,一时看完了,张遗老迟疑问:“师弟!这深宫秘闻、殿宇森严,道听途说恐怕做不得准吧?再说,我在京听人说过,当年英中堂乃是因为宣宗道光爷改移修建慕陵,监工不利,才与众大臣一起得了重罚,怎么偏偏在赵先生的日记里,是那么个缘由?”


  “这事儿正因为道听途说,所以我原先看了,也没放在心里,不过师兄请看,这蟠桃底座下,有行小字呢!”郑学士一指,众人赶忙凑过去瞧,可东看西看,也没瞧清楚,大杨年轻眼力好,挤过来趴在桌上细细打量,原来在蟠桃嫩绿叶子下头,果然有一行小米粒大小的垂珠小字,字体填金,因年代深远,早已斑驳,不细看,谁也不知道刻的啥!


  “……广……督……才……恭……”大杨瞧瞧念出声,回头问:“学士公,真是您说的呢!原本刻的是两广总督奴才……恭进?”


  “不错!”郑学士叫张遗老看过,微笑道:“张师兄所言不差,看古董么,自然大家都知道一二,其中凡考古、考据、学问、眼力、见识、研磨、缺一不可,比如眼前这物件,从包裹、盒子和料子看,必然是件大内流出来的宝物,这是一;其二,上头虽没有签儿,也没有什么名目,可桃子下头的篆字总不会有错,这必然是当年进贡的大员,为了邀宠,叫匠人精心刻上自己的官衔名目,不然按前朝旧例,那么多的寿礼送到御前,皇上哪来得及看;其三则是《能静居日记》写的详细,当年赵先生随曾文正公日久,认识的朝野名士非常多,算算年月,当时人知道的事,算起来定然比咱们后人清楚,虽是传闻,也可佐证一二。再者,这料子可稀少,非旁人随意可见呐。我记得在京跟李总管他们家内亲聊过,当日老佛爷就喜欢这种料子,制作了不少首饰头面,等到宾天,她老人家那具梓宫内棺里,就陪葬了几件碧鸦?的宝物,其中在脚底下搁的,就是一件重37两8钱的碧鸦?五色莲花。记得李总管内亲当日所言:单这件五色莲花,市价至少在80万两银子!那么这件十来斤重的蟠桃的价值,也就可想而知喽。”



  “啥?80万!”张遗老惊得一缩脖子,满怀疑虑摸了摸桌上五色晶莹的蟠桃,倒吸冷气,满屋众人都被惊得说不出话,连豫麟和杨爷听了也凑过来,至此,满身冷汗杨爷回想起庚子那年赶车护送两宫西逃,悲惨可怜又见多识广的光绪爷为啥看见此物说价值巨万,要他千万别露富,又想到自己莽莽撞撞拿着蟠桃去黄掌柜那儿,黄掌柜和山中有志为啥看上了蟠桃摆件,处心积虑要痛下杀手把这物件搞到手!若不是大杨危急时刻用了邵大爷传授的绝技杀了犬养,这物件如今就流到东洋日本去喽,到时候自己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