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咱们书接上回。


  昨晚应朋友的邀请,去看了场相声,现而今老传统文化在良好的大环境下蓬勃发展,丰富多彩的传统艺术文化形式也进入更加多样形式与新型商业模式结合,对于我辈来说真是一件好事。


  那是自然呐,人家那艺社除了相声,平时还有京韵大鼓、评书、古典戏法等众多节目哈哈,引得笔者也想登台献艺,给大家说几段老故事娱乐一下,只是生怕自己这点无门无派的本事不够格儿,露怯叫大家笑话。


  闲话不提。



  昨儿说的有关钱的故事,今儿咱们还是说这个。所谓“人生在世,酒色财气”里,酒、色、气不能沾或少沾,单说这个钱字,自古以来,便是多多益善的好。为啥呢?真到了富可敌国之际,连帝王也得看在金山银山的面子上,对你以礼相待,酒、色、气能有这么大势派么?


  诗仙李太白他老人家写诗:“天子呼来不上船,自云臣是酒中仙。”潇洒飘逸大气之极,可少了钱,他连酒也买不来。巴寡妇清开丹砂矿经营产业富可敌国,天下闻名,这才叫横扫六国、气吞九州的秦始皇以礼相待,尊为上宾。可见呐,有钱真好。

  
  ( 李太白)

  既然有钱好,古往今来不少人,正路上赚钱赚不来,就鼓捣一些“妖法邪术”聚敛金银,比如民间邪术中的“五鬼运财法”,“青蚨招财术”,“点石成金法”。这些人恨不得财源广进日进斗金,可惜最后只会落得人财两空,功败垂成。这是心术不正一类。


  另外一类,则是自开辟以来,天地孕和,阴阳聚会生成的灵宝之物,若是普通人有福得了,必能发财。不信?且听说书的一一道来。


  故事二:聚宝金蚕


  话说五代十国之际,南京金陵城积善坊里,有个军器监的副监正,叫老王,老王做的这个小官,没啥油水,吃不好饿不着,住在祖上传下的旧屋里,老婆孩子青衣布裙,家里都指着他那点俸禄过日子。

  南唐中宗即位后,老王还是副职,好容易等了几年升了监正,因为没有银子给上头送礼,又被降了两级,气的老王愤懑满胸,哎,男人在外混的不好,只能回家照着老婆孩子出气,他回家喝点酒,打媳妇骂女儿,闹得四邻不安。


  这天晚上,又冲老婆发了顿脾气,多喝了几杯,就伏案沉沉睡去。睡得迷迷糊糊,外头走进个黑衣人,老王睁眼一看,竟然是自己过世多年的老爹!


  老爹满面怒容,指着老王大骂:“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好好的一个家,叫你闹得鸡飞狗跳!自己没本事,还朝着老婆孩子出气?我当日是怎么教你来着?”

  老王哭咧咧跪在地下抹眼泪:“爹啊,您说说,咱们家也是做官几辈的人,您咋没给儿孙留下带你产业啊!”


  老王他爹冲他狠狠“呸!”了一口,道:“你还有脸说?!好儿不靠父母养,你那么大个子,还嫌老人不给你留产业?我留给你那么一大笔花不完用不尽的金山,你小子找着了么?!”


  “啊?金山?!”老王一惊,猛地一抬头,酒醒了,看窗外夜色沉沉,原来是南柯一梦。醒了他就上了心:梦里老爹突然出现,说留给自己一座金山?莫非家里藏着什么宝贝不成?!


  打这起,老王就请假不上衙门了,成日介满院子的东挖西找,在屋里翻箱倒柜,找老爹留下的东西。找来找去,除了破箱子烂柜子,啥也没有。老婆孩子瞧着,以为他疯魔了,问他找啥?他也不说。找了半个月,老王连他爷爷头百十年的破烂货都找出来了,就是没发现老爹说的什么“金山”。气的他欲哭无泪,以为老爹托梦来故意耍他呢。


  这一日,家里老仆人王福就问:“老爷啊,您不上衙门理事,成天在家翻腾找什么呢?”

  老王知道,王福是跟了他家三代的老人,必然见多识广,便说了原委。王福皱眉想了半天,说:“嗯……要说老太爷那是顶顶有名的清官,为官数十年,没听见说留下什么宝贝,更甭说什么金山了。难道是老太爷记错了?”

  “不对,”老王满脸不乐意:“听人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既然我爹他老人家做了多年清官,怎么会不传些好运给咱们后人?你再想想,老太爷当年在外做官,得过什么奇异的物件没有?”


  王福鼓着腮帮子在院里踅摸半天,突然一拍手,指着院子角落说:“哦!我想起来了!大唐末年,老太爷做浙西司户参军,朝廷有旨,叫采石运送长安,挖了好几百车,老太爷管这个,有个老石匠挖出个石头蛋,瞧着圆光可爱,老太爷又是清官,不染分毫,就花几文钱买了来,那不是,撂在院里鱼缸那,这都几十年了。”


  老王一听可乐坏喽!好似饿虎扑食,一纵身扑过去,把院子角落里那个西瓜大的石头蛋抱在怀里,拉着王福进了屋,赶紧搁在桌上细看。


  洗去了脏泥巴,石头蛋露出真形:西瓜大小,青石料子,不知怎么天造地设生成,圆咕隆咚比用模具做出来的还圆!老王使劲掂了掂,十几斤重,敲了敲,实心儿的。他对王福说:“难道是黄金铸造?还是宝石雕刻?” 赶紧叫人拿来凿子、锉子,坐在那儿又凿又搓,石粉纷纷,里头还是石头的!


  老王火炭儿似得热腾腾发财的心,好似一盆凉水浇头,唉声叹气良久,就把石头蛋扔到院里不理会了。

  宝贝没找到,为了生活,还是得去衙门上班呐。转过年来,中原后周世宗柴荣,派大军攻陷南唐淮西之地,南唐中宗是个文弱皇帝,抵挡不住,只好割地赔款求和,柴世宗派了高级文臣作为钦差大臣,来南唐宣布诏书,接收淮西、淮南地方户籍图册和金银财宝。等这位钦差大臣一入江南,就问南唐恭迎的大臣:“你们这里有个叫老王的小官,乃是我的亲戚,还在不在啊?”


  说来也巧,这位钦差大臣,正是老王拐着十八道弯儿的一个远房亲戚。南唐宰相一听,又惊又喜,屁滚尿流,赶紧给中宗奏报:“咱们这儿军器监小官老王,是钦差的亲戚!”中宗大喜过望,割地赔款不要紧,听说来的这位钦差大臣是个难伺候的主儿,正不知道怎么接待呢。便立即下旨,升老王为礼部侍郎,充钦命接伴使臣,前去迎接中原钦差,南唐宰相知道他家穷,又从官库送了他几万贯钱,叫他赶紧修整府邸,预备钦差去他家游览。


  老王这下可真是闭门家中座,福从天上来!一下子升了14级官位,成了朝廷大员,又得了几万贯钱财,真是富贵全来。他穿戴整齐,坐着大轿带着仪仗,面见了钦差,两下一见面,极为欢喜,盛排酒宴,畅叙亲戚之情,两人聊得十分投机,钦差知道老王因为自己来江南而升官,更是高兴,几天之内俩人形影不离,在公事上,也就没有难为南唐朝廷。

  老王可不含糊,知道亲戚归亲戚,国家归国家,不能因私废公,便在钦差面前竭力为南唐说话,也算他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没有忘了自己本分。这天钦差说:“老王兄弟,我这次来还没见过嫂夫人和侄女儿呢,啥时候去你府上拜会?”


  老王立即陪笑:“去吧,家里早预备下了,就等着上国钦差去呢。”俩人回了老王家,拜会了老王媳妇和女儿,吃酒看歌舞,十分欢愉。吃完饭,钦差在修整过的院里散步,一眼瞅见角落里那颗石头蛋,眉毛一挑,捧起来左看右看,点头道:“不期在此见到此物了。”

  老王问:“大人看上这颗石头蛋了吗?这是先父从浙西带回来的,没啥用处,随手就撂在这儿啦。您若是瞧着好,我叫人送到您馆驿里去吧。”


  “不可!这是宝贝啊。我可买不起。”钦差捧着爱不释手,老王一怔,随即大笑:“什么宝贝!就是一颗石头蛋,咱们是亲戚,你花钱买,我还不给你呢!来人,把这颗石头蛋给钦差大人送去。”老王也来了豪爽脾气,一张嘴就送出去了。


  钦差点点头喜上眉梢,神秘地小声说:“王兄,这东西可真是宝贝,你可别后悔啊。”说的老王直摆手。钦差要送钱,老王不要,俩人争执一会儿,钦差叹道:“物有始终,与人有缘。这东西你既然不要,那么我也不能白要,我如今公事在身,也没带多少钱来,这么着,我预备10万贯钱,代你存在汴京城,待日后天下归一,你可切记要来取钱。”

  “成啊成啊,老兄怎么办都成!”老王以为钦差开玩笑呢,也就没在意。




  
  后周世宗柴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