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精彩继续!多谢朋友们关注支持!!





  打定主意,王会长更是气定神闲,第三天,由子山陪着一同游览了鸡鸣古寺,转过天,再去栖霞寺。


  第三天晨曦,几人吃了早饭,驾车直奔栖霞山而去。

  栖霞古寺,在南京城东北数十里,始建于南齐永明七年,南朝历代增修,与鸡鸣寺、定山寺齐名,为江南“三论宗”祖庭之一,隋代文帝大兴佛教,下诏于天下名山古刹修造舍利塔,诏书中就以栖霞寺为首庭,可见其地位尊崇,唐宋之时,与山东灵岩寺、湖北玉泉寺、浙江天台寺,并称天下四大丛林,洪杨之乱被毁,光绪时重修。

  其寺在栖霞山中峰,三面环山、北临长江,一带山岗突兀而起,山势如龙,气势巍峨,中天峻及,满眼苍翠,水晶一样的明镜湖杨柳垂垂,回首四望,十里秦淮蜿蜒如链,长江淘淘向东南一泻而去,烟波浩渺处,还能望到突立在江中的燕子矶。

  王会长、山田如痴如醉欣赏着四野景色,不知身处何地。山中叽叽喳喳的鸟鸣、扑棱棱飞动的鸟雀点染得此地更为幽静清雅。

  因不是初一十五的日子,游人居士并不多,三人进了山门,山田在大雄宝殿三世佛前恭恭敬敬上香跪拜如仪,见四周壁画金彩辉煌、佛祖法相端庄,心中大喜,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值守的小和尚,王会长、徐子山礼拜佛像,看看山田的银票,都是一愣。

  300大洋!

  正敲着朱红木鱼的小和尚接过来一看,大惊失色,从没见过礼佛的施主如此豪爽的,赶紧合掌执意,扔了木鱼跑没了影子。

  王会长笑道:“子山,你跟此地的师父们熟不熟?这小和尚怎么吓跑了?”

  徐子山拍着一脸虔诚的山田一男肩头说:“山田先生出手太大方了,必然是吓坏了人家小和尚,他这是去请监寺师父了。正好我跟他多时不见,一起拜会吧。”

  不多时,后头脚步声响,小和尚陪着一位60多岁的长眉老僧走出来,和尚一身杏黄的僧袍浆洗得干干净净,三绺短须,目光如炬、满面红光,移步出来,微笑着冲三人合掌稽首道:“徐施主别来无恙!!二位施主有礼了!!这位施主随喜了300大洋,可见对我佛敬意,贫僧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三人躬身回礼。徐子山掏出10块大洋,冲一脸懵懂的小和尚眨眨眼递了过去,对老和尚笑道:“法师言重了!两月前我还送来香烛为我母亲祈祷阴福,这不,今天是陪我姐夫和一位日本居士前来进香。喏,这位便是日本朋友山田一男先生。”

  山田异常恭敬,又是鞠躬又是念佛,老和尚请三人去偏殿待茶。

  徐子山一面走一面小声对山田说:“这位大师父法号智明,前清在此出家,已然40多年了,佛法精深、修为高尚,山田兄可多请教。”

  山田连连点头,等进了偏殿落座,便把自己笃信佛家的家事细细说了一遍,智明大师一脸慈悲,闻言不住点头念佛,半晌才说:“善哉善哉,不想贵国居士也如此崇信我佛,确是可喜可敬之事!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友邻之邦,佛门一宗渊源如一,据贫僧所知,大唐时便有鉴真大师东渡贵国,传了招提寺一派,可谓盛事!今日山田先生能来我寺瞻仰进香,也是有缘。贫僧今日便陪诸位檀越居士游览一番,有一餐素斋奉上,等山田先生有朝一日回国,也向贵国师父们致意。”

  山田恭敬起身:“大师父渊博!!鉴真大师的法身,在我国是国宝之尊,每到节庆之日,上自王公贵胄,下自黎民百姓,万众瞻仰。小人家中世代笃信我佛,也是天意,今日能随子山兄前来进香,更是大开眼界,瞻仰了与我国不同的佛门风采,心中十分喜悦!奉上些许香资,算是给佛前添置些灯油,不敢称什么功德。我国佛门也非常繁盛呢,维新之后,我皇陛下大封贵族,有不少佛门宗长,授予了伯爵、子爵爵位,也是我佛门盛事。有幸结识大师,请多多指教。”

  智明大师连连称是,跟山田一男聊起了佛门各宗,山田又介绍了日本佛教的宗派和不同之处,十分投机。换了茶,智明大师亲自领着三人游览了天王殿、毗卢殿、罗汉堂、藏经楼、舍利塔。但见各处飞檐斗拱、宝光琉璃,山田如进了天宫一般,一面听智明大师的介绍,一面念了无数声佛。

  吃了素斋,喜悦的山田问:“此处真是丛林宝刹!不知还有什么胜景,小人想一起瞻仰拜望一下,等回国也给我国的善信居士们说一说,让他们也听听中华大地的宝刹风光。”

  王会长喝着茶转头问徐子山:“我看山田老弟是身入宝刹,乐不思蜀了,真可惜他不是和尚,不然在此出家清修也是他的缘分。这山上还有什么好去处,领他去看看,等他回家,也算是个念想。”

  徐子山思索片刻,问智明大师:“请教大师,山上那处千佛岩还在不在??如果可以,今日我们想去看看。”

  智明大师微笑道:“贫僧也想到了,山田先生,我栖霞山除了本寺风采,还有一处名胜,名曰千佛岩,乃是禅林胜景。只是年深日久、茂林陡坡、湮没已久,道路不好走。幸而民国之后,四方居士们大发善心,捐纳银两,修了一条路,我寺徒弟才常过去清扫、进香,今日既然徐居士提到了,我领诸位过去欣赏。”

  “千佛岩?!”山田惊喜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有些失态的叫了一声,赶忙掩饰的笑笑,鸡啄米似得点头,把几人都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