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第十九个故事:大梦小官



  南唐有个王大人,从做官开始,就遍历江南各州地方官,从来也没进入朝廷做大员,他自以为兢兢业业、勤勉宽仁,治民有方,一直到了50来岁,咋还不能升官?有时便闷闷不乐,到处求神拜佛,祈祷自己能从地方官升任朝廷大员。

  一连多年,王大人还是未如愿。这一天,他夜晚正睡觉呢,忽然梦到自己在赤日炎炎之下,望着火球一样的太阳馋极了,一张大嘴,天上的太阳忽得坠入他嘴里,竟然被他吞了下去!等他惊醒过来,摸摸肚子还热乎呢。


  打这儿起,他可高兴坏了!为啥?原来当年梦卜中有一段说法:夜梦口吞日月,有君临天下威加寰宇的好兆头,至少也贵不可言,位极人臣!难道自己做了多年地方官没有升迁,是有九五之运或是位极人臣?!那当儿天下大乱,有名有号的帝王、霸王就十几位呢,所以人心浮动,不少人借着“谶语”“推背图”到处找寻自己能大贵的根源,老王既然做了这个梦,便忍不住喜滋滋到处请教会占卜的人,花了无数的钱,凡是占卜过此梦的,都说是上上大吉之兆。

  后来他接到圣旨,去金陵陛见皇帝述职,下了朝各处拜会朝中大员,拉拉关系走走门路,也是地方官的常态,见完了诸位宰相。老王最后去拜见自己的好友、皇帝红人、御史台御史中丞、翰林院学士杨大人,杨大人是李昇的嫡系,为人博学广闻、多才多艺,俩人闲谈了一会儿,老王看四处无人,便把自己吞日的怪梦给杨大人说了。杨大人看着他,倒吸一口冷气,肃然说:“是真的么?”

  老王说:“自然是真的啊!我还敢骗您?!”


  杨大人摇摇头说:“此梦不祥啊,老王,这事儿到我这儿打住,你可别到处给别人提起了!”

  老王傻了,疑惑道:“不祥?不对啊,我看了占梦之书,问了多少人,都说是上上大吉之梦。”

  杨大人冷笑道:“你啊,太痴了!这不是好梦,是痴梦啊。此梦至大直极,你一个小小州府官怎么当得起?”


  “可这梦实实在在呀。”老王不甘心。


  “嗐!说你痴你还真不明白。梦卜自然有理有据,然而其中之意变化万千意味深长,世间俗人怎么能照书本上胶柱鼓瑟,拘泥于死板的胡言乱语呢?就算是真的做了这个梦,依我看来,也是你的运势,跟‘赤乌’二字有关呐。这种梦咱们朋友知道也罢了,若是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奏闻朝廷,你可大祸临头。”


  老王听了杨大人之言,好似一盆凉水浇头,满腔升官发财的心凉了半截,半信半疑辞别而去。可他心里终究有点期待,回任之后,还是到处找人询问此梦吉凶。果不其然,半年后,有好事者把这事儿给朝廷奏报,烈祖李昇得知龙颜大怒,因李昇自己就是篡位登基,对民间这些神神鬼鬼的预言谶语自然心惊胆战,生怕有人照猫画虎有样学样,危急皇权。便立即下旨要禁军捉拿老王回京问罪严惩。

  还是杨大人仗着李昇宠信,从中斡旋求情说:“圣上登基日短,正是收揽人心之际,王某些许痴梦,不足为怪,万一抓来杀头,反而叫外间不明真相的人诧异议论,对我主大为不利。”

  李昇问:“依爱卿所见,该如何处置呢?”

  杨大人笑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他既然做了梦吞赤日的梦,看来跟‘赤乌’有关呐。不如叫他去赤乌做官,也应了谶语,也叫大家伙看看圣上的宽仁大度。”

  李昇一转念,点点头,即刻下旨:王某妖言惑众,本预重处,念其效力年久,不忍诛戮,降两级,发往赤乌县为官,永不许升迁云云。


  老王接到圣旨,吓得魂飞天外,赶紧打叠行礼一溜烟儿去了赤乌县,好好一个知府,就因为做了这个“好梦”,一直在山高林密的赤乌县做了一辈子县令,到老也没升迁。







  这个故事说的是做大梦降小官的趣事儿,说起来老王还是个实在人,就算做了这种好梦,红口白牙乱告诉别人,能有个好?本来的好事变成了坏事。赤日跟赤乌有啥关系呢?原来这里头含着个文化典故。据《列子》、《山海经》、《玄中记》、《河图括地志》、《淮南子》等古籍记载,太阳中住着一只三足金乌,所以古人称太阳又叫“金乌”“赤乌”,后羿射日射下来的九个太阳,其中就有“三足金乌”。而杨大人在劝解老王和皇帝时,就把梦的本来预兆“梦吞日月,主君临天下”,理解成老王官运跟“赤乌”有关,根本不是位极人臣上上大吉的好兆头。

  那么杨大人解释的对不对呢?从结局来说,看来是对的,不然老王就得杀头喽。杨大人在当年算是个智者,因为预兆一事,不能单看预兆本身,还得看个人所处的环境、年头、资料、才华,有些好预兆看起来好,其实是预兆的坏事;有些预兆看起来不好,换到不同人身上,也许就是好事儿。不能死读书似的按照书本刻板理解,犯了教条主义错误可会害死人哦!所以北宋之前的占卜预兆法和南宋以后的就不同,古人讲究全局全盘论,后代只会从细枝末节预测预兆,也是古人诚朴而后人“聪明”的区别喽。还是那句话: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好好生活比啥都强。


  故事完,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次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