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俩使者都把铁链子挂到老朱脖子上,一起拉着他往外就走。走到院里,老朱的媳妇正端着盘子往堂屋走,一见此情大惊失色,忙赶过来问询,老朱哭得满脸是泪,简单说了原委,俩使者不依不饶说:“甭耽误工夫,老朱家的,你丈夫命在旦夕,赶紧预备后事啊。”


  老朱媳妇是大家闺秀,识文断字,尽自惊诧却不慌张,福了福身子大声说道:“二位阴差有礼了!我家老爷平日忠厚,并没有犯下什么罪恶,身体也挺好。咋会惹的地府发错文书要两位来拿?莫不是其中有缘故?”


  “那我们可不知道,我们哥们只管抓人!你瞅瞅,这两份文书上写的正是你家男人的名字啊。”先头那位使者递过文书给老朱媳妇看了看,老朱媳妇一瞅便恍然大悟,大喊道:“错了错了!”


  “啊?哪儿错了?”俩使者一脑袋雾水。


  “我们家老爷是姓朱,字德育,可本名不叫德育,叫朱让!您二位瞅瞅,您文书上写的是:捕获朱德育一名。我想,我们老爷的上司管库大使,本名朱德育,他们家在西城,我们家在东城,您们受命抓得不是他还是谁?!”

  “哎吆!”俩使者又仔细打量了两份文书,果然上头劈头写的是“朱德育”,根本没提朱让的事儿。这可不是闹错啦?俩使者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末了只好放了朱让,给朱让和他媳妇赔礼道歉,问明了朱德育的住处,这才倏然消失不见。


  朱让抱着媳妇儿又哭又笑,惊魂未定,在家养了几天,等上衙门打卡上班才晓得:三天前他的上司管库大使朱德育果然在家暴死!

  回到家,朱让对又敬又爱的媳妇儿说:“哎,真吓人!这同名同姓也害死人哦!”




  这段故事说的是同名同姓闹出一段地府抓错人的笑话。勾魂使者的失误与有礼貌、朱让媳妇的大气胆量和端庄稳重、老朱的胆小怕事,构成了这段古籍故事中最有趣的一幕。其背后的文化信息却很浓:原来国人自古以来,中上阶层除了本名,还有字、号、小名儿、别号、笔名、俗称、美称等等一大串代表本人的信息,很多时候别说地府抓人,就是咱们后人不了解其中的信息,也是稀里糊涂闹不明白。

  比如民国时期,很多一知半解半瓶子的醋的文人就把李青莲、李清照闹成一个人,老杜和小杜也分不清,苏轼和苏东坡搞成父子,白香山和白居易搞成叔侄,这种误会自古都有,不过是文化传承中的笑话。
  不过呢,按说书的看,名字嘛,就是个符号,命运有时是注定的,贱名不一定就贱,贵名不一定就贵呵呵,古人所尚习俗比今天看的豁达,比如《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里,“人道寄奴曾住……”,朋友们查查,人家刘裕小时候叫“寄奴”,也没妨碍日后大展宏图登基称帝,倒是比如“杨国忠”“李辅国”“魏忠贤”这种又好听又体面的名字,其主人哪一个有好下场?


  所以,与其在给孩子取名上费尽心机,不如给孩子安排好婴幼儿、少儿教育,让孩子有个快乐、健康、活力四射的正常成长童年吧。



  好了,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次再说。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