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当今社会世风日下,世人利欲熏心,金钱至上,真的是五浊恶世,贪婪,瞋晦,愚昧诸毒俱全。看当下戏子当道,小人得志,忠良被害,草菅人命层出不穷,回看古人社会,善良,勤奋,嫉恶如仇,兢兢业业。三爷笔下生莲,每每观之,让疲惫的心情得以安抚,如一股清泉流淌身体,以古人之智慧拂拭我们被蒙蔽的真心。在此感谢楼主三爷,并祝福三爷吉祥如意,妙笔生花,带给我们更多的好作品!善良人必得好报!
  现在很多朋友信佛,平时烧烧香,做做法事,念念经倒也是不错,往大了说,增进和谐,解决心理疑难迷惘,往小了说,能修心养性,不过很多朋友还有一个方面,喜欢放生。按说放生本来是好事,可不少地方的居士们,弄了些毒蛇毒虫到处撒,吓得普通民众惊惶不安,还影响了社会稳定,真是得不偿失之举。这些人,有时被称为“佛棍”,佛成了“棍”!多难听!这些朋友还不自知,一意孤行,以为放生就能积累功德,平时在生活中反而对身边人漠视冷淡、斤斤计较、算计无常,甭说亲朋好友对其敬而远之,在佛教本身来说,也是亵渎佛法的一种行为。老话不是说么: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平时对人不好,不做好事,光凭这个就能积累阴德福果?如此说来,修心养性求得福果也未免太低级了。古人也有这种情况,不过呢,他们比咱们今人诚朴虔心的多。请看:



  第二十六个故事:救人即救己


  五代末年,江西有个小官叫宋大有,信奉我佛,非常虔诚,他平时公务不忙,还在外兼职做买卖,反正那当儿天下分争,朝廷也管不过来,于是老宋就办了个停薪留职,十天八天也不去衙门,专职在外做生意。


  老宋四处做买卖,加之笃信我佛,不管到了哪儿,遇山进庙,见佛烧香,大把的银子花出去,毫不吝惜,平日遇见和尚僧人来化缘,也是待若上宾,殷勤款待,奉送金钱粮食无数,听见说哪里修庙修塔,不用来请,他也奉送钱物,以助功德。家里大人小孩若是有个病啊灾啊的,他都请庙里的大和尚诵经念佛,逢到家里长辈生日,他就买下无数鱼鳖虾蟹飞鸟鱼虫,放生在四处。

  这些年,他赚得钱不少,花的更多,自以为积累了无数功德,志满意得,在生意场上却是严苛残忍、投机不法、贪婪算计,搞得不少同行破产败家,对其侧目不止,不过呢,他不在乎,他心想:没钱拿什么做功德呢?!


  到了后唐中宗登基这年,也不知是算计不周还是贪图暴利,老宋一个筋头跌下去,生意急转直下,落得破产毁业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这可把他气得不轻,去庙里拜佛也一个劲儿埋怨:我一直虔心供奉佛祖,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佛祖佛祖,您老不公啊!

  谁知念叨了上了香,出了庙门脚下一滑,“噗通!”摔了个狗吃屎。弄得满身灰尘,更让老宋起了怒意,觉得信佛多年,咋沦落到这地步呢?


  灰心丧气的老宋往家里走,边走边叹气,琢磨着生意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越想心眼越窄,脑中便生出轻生之意,他溜达到江边,想跳进大江里,一死了之。


  刚走到江边,却见江边围着一群老少爷们七嘴八舌喧哗吵嚷说个不停,他挤进去一瞧,嗬!原来地下有个渔夫,举着一只水盆大的乌龟在叫卖。众人指着乌龟议论纷纷。老宋细细瞅瞅,这乌龟遍体绛紫,龟背纹路奇特,硕大无比,头很小,两只眼珠儿含泪频频点头,看起来十分可怜。


  老宋叹口气,想到自己往日花了成千上万的金银财帛,放生了无数生灵,以为积累功德无数,再看看如今惨状,不胜唏嘘。转头要走,地下那只大乌龟突然伸出长脖子,一口咬住了他的长衫!


  大家伙儿都转身纷纷瞧他,老宋很尴尬,低下头要挣脱开,却见乌龟含泪,冲他不断眨眼,那泪珠儿断线似得扑簌簌直落,看得他心软。渔夫瞧见陪笑道:“这位官人!你瞧,这是我今儿在江水里打上来的,那么大个头,瞧着又是个有年头的,不好卖呢!它冲您哭泣,显见跟你有缘呐,您多给几个钱,买回家养着玩吧!”


  老宋不耐烦说:“你这渔夫说的好轻巧,我现在自己都养不活自己,哪有闲钱买它?”


  渔夫笑道:“您瞧,您不买,它可不撒嘴吆!这么着,您给个实在价,买了以后杀刮存留全凭您。”


  老宋怎么拽,那乌龟就是不撒嘴,末了老宋也心软了,摸了摸身上还有几串钱,都给了渔夫,还不够,又摘下一块玉佩给他,这才算买下了大乌龟。


  众人瞧着大笑不止,有的夸赞老宋心善,有的讽刺老宋傻帽,说啥的都有。老宋也不在乎,抱着大乌龟,走到江北,摸着它的头说:“哎,老龟啊老龟,我这儿家门不幸,做生意赔本,一心想死,没想到临死还救了你。你是得救了,我呢?以前做了那么些好事,也没得好报!也罢,我不杀你,你走吧。”,说着话把大乌龟放在水中,往前轻轻一推,那乌龟仿佛通了人性,冲老宋点点头,转身潜入大江,不见了。


  老宋见送走乌龟,心事已了,整整衣冠,看看四处无人,就要踏水投江,忽听后头高喊:“宋官人!宋官人!!”转头一看,是个身材高挑、面目俊雅的中年人喊他。


  老宋纳闷:这人是谁?


  那人匆匆走到老宋身边,拍着他肩头高兴喊道:“老宋!可叫我好找啊。”



  “这位仁兄,您是?”老宋不好意思投江,赶紧拱手问询。

  “你怎么忘了!我是你家邻居老王啊。”


  “老王?”老宋有点莫名其妙,想了半晌也没想起是哪个邻居,这位老王却像跟他很熟悉,谈了些旧时相交的往事,老宋影影倬倬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俩人谈了一会儿,老王说:“你在此做啥?烈祖驾崩,皇上登基,武昌、江西做买卖的都赶着预备大宗礼品往金陵去呢,我小有资产,可最近不得空,你老弟久经商场,咋样,帮老哥跑一趟如何?我出本钱,你当掌柜?”


  “啊?”老宋一怔,觉得太不可思议啦!自己正寻死呢,一桩好生意从天而降。莫非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想到这儿,他自然满口答应。便从老王手里领了几船货物和银钱,告别家小,去了金陵城。
  做买卖对于老宋来说轻车熟路,加上他死中得活,也没了往日那么多心机盘算,只想好好谋生。说来也巧,他带的几船货物中,玉器、木器、瓷器正好是朝廷备办登基大典需要之物,来多少要多少,老宋很发了一大笔财。交卸完,带着金银回去交账,老王很大方,叫他留在柜上,负责来往的买卖,不到半年,老宋便还完了旧债,重立家业。


  重新有了钱的老宋跟原先不一样了,宽厚为本,善念为怀,虽说还是拜佛念经,却对同行同业乐善好施,有钱大家赚,博得了同行的爱戴。没过几年便腰缠万贯,成了当地的富豪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