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现而今有的朋友婚姻不合,离婚再娶媳妇的不少,说起来婚姻生活是自己的私事儿,外人不好插嘴,只是没孩子的还好说,有孩子的可就难说喽!民间常言: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意思是后妈来了家,亲爹慢慢心性改变,就变成了后爹,这也是人之常情。对待前妻留下的孩子,心胸广阔,心地善良的后妈还好,那些心术不正、吆三狐媚的后妈作威作福,虐待孩子,不少地方的新闻里说的惨痛。不过母子连心,也有些故事是说前妻因为疼孩子回来痛扁后妻的。比如下面这个故事:



  第二十七个故事:前妻与后妻



  南唐升元年间,建安府有个小官叫王福,老王早早娶了媳妇,跟媳妇鸾凤和鸣,非常恩爱,生了俩儿子一个女儿,不料天不假年,妻子得了重病,临终前,哀哀求告:“夫君啊,你我二人相敬如宾,多年夫妻恩爱,妾身这这一去,就是永别了!只是有一事相求!”


  老王涕泪交流,赶紧点头:“孩儿他妈,有什么未了之事,为夫一定答应你!”

  妻子说:“我去之后,家里不能没有照顾你和孩子的,不用等多久,夫君你必然迎娶新人进门,别的事儿我都不担心,只是常言道:后母如虎,我是惦记咱们的仨孩子啊,你娶多少个我不管,只是千万要找贤良淑德的女子,好好待承咱的儿女,抚养他们长大成人,我就可以瞑目了!”


  老王大哭道:“贤妻说的是!此事放心,我一定找你说的办!决不让咱们的儿女受委屈!”


  说罢,老王妻子一瞑不视,去世了。老王的朋友们帮衬着办了丧事,剩下的仨儿女还小,依偎在老王身边痛哭不已。



  大半年过去,生活还得继续。老王正当盛年,没了妻子,孩子幼小,家里清锅冷灶,连个说话、暖被窝的人都没有,心思慢慢活动,想到亡妻的嘱咐,也不必等过了年,就呼朋唤友,请人再找合适的媳妇入门。


  众人帮他找了不少,老王都相不中。这天,他二舅母来家,说起一门合适的小姐,此人家财万贯,娇生惯养,长得如花似玉,只是脾气有点大,都20了,还没婚配。老王一听家财万贯,长得如花似玉,心思大动,赶紧求二舅母去说亲,那家早为了女儿的婚事头疼,二舅母去了一说,那家当即答应,反正做填房,一进门也是大夫人。


  不多日,两家结了亲,娇小姐进了门,等大婚已成,入了洞房,老王见娇小姐陪嫁丰厚,挑开盖头一看,小姐果然生的貌美如花,当即心中大喜过望,二人双双扶上牙床,颠鸾倒凤,鱼水得欢。



  打这儿起,两口子就甜甜蜜蜜过到了一起。起初,老王还记着亡妻的嘱托,给娇小姐说了,要好好照顾自己的仨孩子,娇小姐尽自心中不满,嘴上答应的很好。俩月过去,娇小姐便慢慢显出了本性:飞扬跋扈、骄横霸道,视仨小孩为眼中钉肉中刺,七个不满八个不忿,如狼似虎非打即骂,打得仨孩子鼻口窜血,给孩子的每日饭食也是残羹剩饭,仨孩子每日伤痕累累对老王哭泣,老王大怒,找娇小姐理论,反被娇小姐哭天抢地痛骂不止,闹得老王家鸡飞狗跳乌烟瘴气,等老王没了脾气,娇小姐又拿出手段好酒好菜伺候他,老王被搓弄的如同小儿,渐渐地,老王早把亡妻嘱托扔到九万里外的爪哇国去喽。摄于娇小姐的手段,对孩子们被虐待不闻不问,视若不见。



  仨孩子命苦,天天吃不饱穿不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挤在下房里嚎哭不已,惨痛非常,邻里邻居知道了无不对老王夫妻俩侧目,因为娇小姐跋扈,他们只能偷着给孩子点吃的,也是敢怒不敢言。年复一年,到了第二年春天,娇小姐怀了孕更加跋扈,非要老王把仨孩子扔掉拉倒。这当儿,老王早就成了“妻管严”,丝毫不敢违逆娇小姐的意思,又有点不忍扔掉孩子,便四处打探,谁家没孩子,想把孩子送出去给人家。


  这天晚上,老王夫妻俩正商量如何处理仨孩子呢,外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哐啷!”一声,吓得俩人一怔,忽然见外头闯进一人,娇小姐还没在意,张口就骂,老王一见此人登时吓得胆战心惊魂飞魄散!原来,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已然亡故2年的前妻!

  前妻面目狰狞气愤填膺,进来一把拉住娇小姐,左右开弓这顿抽哦,打得娇小姐血肉横飞脸如猪头,老王瘫在地下瑟瑟发抖大哭道:“夫人饶命!饶命啊!”

  亡妻大怒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我当日临终如何吩咐你的?人谁不死?谁没有母子之情?这个小狐狸精胆敢这么虐待我子女,我定不饶你二人!我已然为此在地府告了你俩,地府允许我回家十天,专门操办此事,如若你二人不改,现在就杀了你俩!”


  老王和后妻惊悚恐惧,趴在地下连连磕头求饶,亡妻端坐在椅子上,叫来仨孩子,母子抱头痛哭,末了,亡妻说:“明日预备酒饭,叫四里乡邻来,我有话说!”

  第二天摆下宴席,请来了邻里邻居,大家大惊失色,只能听见亡妻说话,看不见人,只有老王和后妻能看得见,亡妻高声说:“众位高邻!我已去世,然我家丈夫软弱无能,后妻虐待孩子,我今儿回来惩治他们二人,众位高邻做个见证!如若日后他们再敢亏待我的孩子,我必将杀了他俩!”


  邻居们纷纷叫好,诺诺连声,老王两口子磕头如捣蒜。就此,老王亡妻在家住了十天,照顾的孩子无微不至,到了第十天,她要走了,举家亲戚送到坟墓外很远,亡妻说:“可以了,大家回去吧!帮我多照看孩子!”说完又严厉教训了娇小姐几句,便渺然无踪了。


  打那以后,老王两口子对孩子全然改变,嘘寒问暖不敢有一丝懈怠,到了娇小姐足月,生下一女,一家人和和睦睦,欢度天年。





  这个故事说的是后母虐待前妻孩子,一则后母之狠,二则老王之懦弱,其实跟现而今不少家庭一样,有了后妈就有后爹,做丈夫的不能承担起责任,见异思迁,才造成这种伦常悲剧。三则,母爱是伟大的,有多少母亲即便去世,也记挂着子女,真应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老话。




  故事说完,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