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很多朋友都遇到过离奇的“鬼打墙”故事,科学上的说法是地磁引力和幻觉,至于到底是不是幻觉和引力作用,说书的不敢妄加评论,今儿说一个此类故事,请看:



  第二十八个故事:鬼引路




  南唐中宗年间,江苏高邮有个医生叫刘攀,医术高明仁慈厚道,给四里八乡的老少爷们看病,从来不含糊,有钱的就给点,没钱的就免费,还送药救人,大家都敬佩他的为人,推举他为乡长。


  做了乡长,大小也是个亲民的地方尊长了,刘攀便常来往于扬州府城和高邮之间,帮老百姓跑腿办事,虽风尘仆仆,他也不以为意,乐得为民做事。


  这天,他从扬州府办完事情,有亲友来请他吃饭,他说:“明儿我得回高邮去给乡亲们看病,耽搁了时辰可不好。”

  亲友说:“怕啥呀,您老这么办,今儿吃完酒,我送您出东水门,晚上坐小船,明早就到了,也不耽误您诊病。”

  刘攀一琢磨,也行,就跟亲友去了酒楼,酒席摆上,几个老哥们推杯换盏喝的酩酊大醉,那位说送刘医生出城的亲友,也醉的不行,刘攀踉踉跄跄站起身大笑道:“你这酒量还送我?赶紧回家睡觉吧呵呵。”说着话,不顾其他人劝阻,踏着月色,摇摇晃晃下了酒楼,直奔城门而来。


  他迷迷糊糊出了城门,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对劲儿:咦?东水门外不是有河流水道么?怎么这儿都是荒丘野草?书中暗交待:原来大醉的刘医生走错了门,从参佐门出了城!


  走到半道,找了个荒村小镇,敲开一家门,也没看清是谁,就投宿在此,睡着了。睡了半宿,远远鸡鸣,四周还是暗沉沉安谧如初,刘医生昏昏沉沉醒来,一看,自己躺在土炕上呢,东边桌上一盏绿豆大的莹莹油灯,散发着幽蓝的光,屋里冷气森森,有点渗人。便坐起身叹道:“哎,坏喽!明天得回高邮给乡亲们看病啊,这下可耽误了!请问这里有人么?此地是何处?”

  问了几声,屋里静悄悄的,刘医生纳闷,起身下了炕,忽然听到外物有轻轻脚步声,隔着布帘,影影倬倬见一妇女缓缓施礼,问:“不知客人您要去哪儿啊?”,刘医生赶紧回礼:“多谢大娘子救助!我要回高邮,给乡亲们诊病,酒醉错走了此路,请您指点一二。”


  妇人说:“这不是去高邮的路,您走错了,不要紧,我派个仆人送您回去,耽误不了您的事儿。”说罢,妇人唤来个低矮的仆人,小声交待几句,刘医生谢了妇人,出门而行。


  说来奇怪,那妇人一直到老刘走,也没露面,只在黑暗中说话,而派的这个仆人,更奇怪,一身玄色衣衫,破破烂烂,低着头看不清脸,在前头走的却很快,刘医生一面追一面喊他:“慢点、慢点走!”,仆人也不说话,在崎岖泥泞的路上行走如飞,急的刘医生大喘气,到了曲折难走的地方,仆人异常恭敬,半跪在地下,用手捧着刘医生双脚让他踩着过去,刘医生心里热乎乎的大为感动,这一路走了小半个时辰,不远处果然见到扬州府东水门高大城楼,东水门外有家刘医生熟悉的客店,他进了客店,叫仆人进来,那人却只在门外拱手作揖,刘医生心里过意不去,看仆人衣衫破烂,便解下长袍,坚持送给他,又拿出两吊钱做谢礼,谁知怎么劝,仆人既不说话,也不收礼。


  刘医生说:“现在世间哪还有如此古道热肠的人?请你收下,回去代我拜谢你家主人!”说着强把衣服银钱塞进仆人怀里,眼瞧他一转身,倏然不见了。回到店里,刘医生跟掌柜的借了房间休息,要赶大早坐船回乡,谁知刚进了房间,突然间方才送给仆人的衣服银钱齐齐整整摆在床上呢!不由感慨良久。


  休息片刻,刘医生坐早班船回了高邮,没误了给乡亲们诊病。他老想着这段奇遇,觉得那妇人、仆人真是诚朴的君子,便邀了几个好友,专门顺着那日酒醉的道路去找,找来找去,到了那日的荒村一瞅,却是毫无人烟,回忆着道路找到那天住宿的地方,地上哪有什么房屋人家,原来是一座久远的古墓!


  刘医生悚然震惊,却不害怕,请人买来香烛纸马,专门在古墓前祭祀一番,刻碑纪念此事。





  这个故事说起来一点不恐怖,没有那些“鬼打墙”捉弄人的戏谑和惊悚,平淡中带了些温馨,或许古墓里的“古人”,还保留了他们时代的温厚诚朴风尚吧。


  故事说完,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