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老苏苦笑说了原委:自己同宗兄弟带着儿子大猛从江西来找老陈瞧病,谁知一老陈见面,大猛顿时脸色大变瑟瑟发抖,指着老陈破口大骂,老陈两眼盯住了大猛,嘻嘻笑了半天,说大猛被凶物冲了心气,早已“死了”,面前这位根本不是大猛,吓得老苏和他同宗兄弟胆颤不已,当爹的跪在地下,非要请老陈救治,末了,老陈说那就只好换心啦。这不,里头正预备换心的秘法呢!


  别人听了都当笑话,知府大人和王师爷闻言,登时如晴天霹雳!驿站死的小吏,可不就被开膛破肚,丢了一颗心吗!原来是老陈作案,可为了救人去杀人,这、这也不是老陈平日所为啊。知府脑袋乱了套,立即吩咐王师爷回衙门,叫衙役来准备抓人。老苏和他同宗兄弟还不知道咋回事呢。知府不放心,怕老陈跑了,又敲不开门,只好叫人在高墙外搭了梯子,他爬上去往院里观瞧。


  夜色朦胧,苏府外头人声鼎沸,院里却鸦雀无声,四周点着素白纱灯,照地一片光明,院子中间是个法坛,周围没有八卦五行,也没香烛纸马,知府正觉得古怪,忽然闻见一股扑鼻血腥之气,仔细往大厅里瞧,“我的妈呀!”一个尖叫差点掉下墙来!吓得他体如筛糠魂飞魄散!


  原来大厅里,看起来疯疯癫癫的老陈正拿着一把牛耳尖刀,在杀人呢!就见大厅里绑着个年轻男子大猛,被剥了上衣,老陈手起刀落,一刀杀了大猛,却不见血流,胸腔里的血仿佛血豆腐一样,都冉冉运动,流不出来,再看老陈拿着刀“咔嚓嚓咔嚓嚓”把大猛割成两半,一半搁在东边床榻上,一半还留在安乐椅上,大猛胸腔里那颗心,本来该是鲜红色,此刻却是紫黑色,砰砰跳的厉害,老陈一把抓出心,闻了闻念了几句咒语,随手扔到院里,心一落地,竟化为黑气消散了。


  老陈又从袖子里掏出个油纸包,打开来,里面包着颗砰砰直跳的人心!他念诵几句,把心塞进大猛胸腔,又扛过那一半尸体,复合一处,手里打着响指,从大猛头摸到脚下,顿了顿喊:“此时不起,更待何时!”


  “大人、大人!”王师爷喘吁吁喊早已看的五色神迷的知府,知府一低头,满脸惊诧,问:“衙役来了么?”


  “来了!”

  “给我冲进去抓住老陈,凶手就是他!”知府又惊又喜又觉得不可思议,刚说完,老苏忙过来求情:“大人!先让老陈给我侄子治好病啊!我愿意保他!”

  “保个屁!”知府勃然大怒,指着老苏说:“你这个糊涂蛋!老陈在院里杀人呢!你迷信妖术,你侄子早……”话音未落,就听大门哗啦一声开了,传出个懒洋洋的声音:“谁说我杀人呢?!”


  知府一个胆颤从梯子上咕噜噜滚了下来,爬起来指着气定神闲出来的老陈大怒道:“大胆!你敢滥用妖术,杀人越货,想必城外驿站小吏被杀丢失人心,就是你干的好事!来人,把他拿下!”


  众衙役平日都知道老陈的咒术灵验,不少人还请他治过病,此时谁也不敢上前,都咋咋呼呼磨蹭,知府更怒,刚要大骂,谁知院里又出来个人,众人一看,啊?这不是大猛么?


  就见大猛活蹦乱跳跑出来,眼泪汪汪冲老苏和父亲拜了下去,大喊:“叔父、父亲,儿子好了!”


  “哎吆!”老苏和大猛的父亲惊喜交加,抱着大猛喜极而泣,又转身给老陈磕头谢恩,知府傻眼了,周围的百姓掌声雷动,大喊叫好。


  知府走过来上下左右看了大猛好半天,又看看他身上,一点伤疤没有,是个很健康的年轻人。可是刚才亲眼看见的杀人场面,不像做梦啊!不大会儿,大猛忽然跳起来指着远处喊:“文书、紧急文书!”喊了几嗓子,晕晕乎乎又正常了。知府一把拉住老陈问:“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