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世人常形容糊糊涂涂、做事不着调为“马虎”,男女婚姻里,也有一种忌讳的婚姻,叫“马虎婚”,其实古时候“马虎”这个词,除了糊涂的意思,还用来形容一种凶怪,请看




  第九十三个故事:马虎怪




  五代十国时期,福建清源军节度使麾下有个文书官叫老陈。老陈跟着节度使20多年,中年后厌倦了官场的明争暗斗,便告老还乡,在安溪老家修建了一座别墅,自己带着家人住了进去,白天垂钓烹茶,在青山绿水中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晚上煮酒读书,跟朋友谈诗论文,优游岁月,非常惬意。


  这年秋天,老陈在书房喝着小酒夜读古籍,外头微风习习,夜空群星闪烁,正读到兴致之处,忽听外头有“踏踏、踏踏”的马蹄声响。老陈纳闷:三更已过,夜深人静,怎么有人骑马拜访?老陈书房窗外就是旷野,他起身开窗仔细观瞧,隐隐夜色中,旷野中忽然出现一个白衣妇人!那妇人全身笼罩在一片阴郁雾气之中,四外阴风氤氲,看不清头脸,树枝野草簌簌直响,妇人半身隐在夜色里,也没见走路,却飘然而来,老陈惊诧莫名,脸色大变,心说:没听说四外有什么孤魂野鬼啊,这位是咋回事?!

  刚一懵懂,妇人到了窗下,目中无人随便一挥手,老陈就觉得眼前一黑,阴气扑鼻,赶紧躲到窗边再看,妈呀!顿时吓得心胆俱裂!原来妇人是斜跨在一只吊睛白额猛虎上!那只老虎摇头摆尾两眼绿油油如鬼火般,正在扫视院子!老陈一屁股坐在地下,屋里灯火全熄,阴风四起,吹得人毛骨悚然,老陈全身颤抖着爬起来要往外逃,门外飞沙走石,月光也黯淡下来。老陈不敢出门,爬在窗口露出半个脑袋瞧,只见那妇人骑着老虎到了西屋门口,屋里住的是个侍女,正睡得深沉。妇人在老虎上冷冷一笑,露出一嘴巨齿獠牙,张开血盆大口拍了拍老虎头,老虎一扬头,那血红的舌头猛然涨长了五尺多长,竟然穿墙而过,一下击中了侍女的腹部,侍女毫无感觉,源源不断的血气涌出体外被老虎吸入腹中,那老虎的眼珠儿由绿变蓝,片刻又由蓝变紫,由紫变红,猛然张开大嘴冲天“嗷嗷!”大喊几声,发出的却是马叫声!


  老陈看的惊愕不已,冷汗如雨,半晌,老虎吸完血回头冲夫人点点头,妇人一拍虎头,老虎收了长舌,阴风大起,那虎四蹄下升起一阵黑风,竟是乘风而去。老陈扶墙喘着粗气出了屋,大叫几声,惊醒了大家伙儿,冲进西屋一瞧,睡在床上的侍女全身血肉皆无,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髅!老陈六神无主慌不择路,报了官府,衙门来人查了很久也没查出来,此事就成了悬案。


  多年后,有金陵太清宫的道长游方到此听闻此事,倏然大惊,说:“这是马虎怪啊!那妇人更是了不得,乃是千年死僵所化的白骨夫人,这两怪都是百年难遇的凶悍精怪,狠毒凶恶法力高超,陈老先生幸亏命大,如果叫它俩盯上,必然在劫难逃哇。此怪不除,江南必定大乱,荼毒百姓,贫道将回太清宫请师尊来降服此怪。”

  老陈惊讶问:“道长,我读书也不少,历事也久,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马虎怪是什么东西?请您指教一二!”

  “这也难怪,这东西异常少见,乃是造化生成的一种异兽,马、虎本是天生的对立,马善而虎凶,然而阴差阳错,有雄虎跟母马相交,而生出的老虎,形如虎,声如马,舌长如蛇,凶性狠毒,善吸人、兽之血,修炼有年,便能呼风唤雨、蹄下生风,千年以后,甚至能肉身生翅膀,凌空横飞于九天之内吞噬生灵。此怪不除,还有大祸!”


  后来,太清宫的师尊在福建漳州祭起神通,布置法阵除了马虎怪,那是另一个故事了,这马虎怪的故事,就此流传下来。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