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谁知刚到潼关,宝子突然疯了一样对着老张大骂:“你个牛鼻子老道这么使唤我,就是使唤你爹!我就是你爹!”,老张登时大怒,却见宝子背着东西行如闪电,一溜风似得不见了,老张这个气吆!撒腿就追,追了半天也没见人影,忽然想到德子还在潼关下呢,回去一瞅,顿时大惊失色:德子也不见了!
  这可咋办啊。

  原来那几年中原各地节度使混战,秦陇之地连年用兵,各处关口隘口搜查非常严厉,就怕有密探混入军中,如果没有身份文书,必然会被诛杀,老张身边空无一物,当然又惊又怕,出不了潼关,只好返回了陕西,一面乞讨一面找到施法救助的那个员外家,说了实情,请老员外资助路费。老员外皱着眉头听了半晌,气呼呼说:“你个道士是撒谎吧!哪有这种事儿啊!上次我已然赠送你重金,你怎么又来讨要?!”说罢冷冰冰关了大门。


  老张这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饿着肚子出了城,碰到个好心的农夫收留了他,农夫家里也穷啊,老张只好每天跟农夫一起同吃同喝同劳动,天不亮就起,干一天农活吃点粥就睡,艰辛备至,苦不堪言。这天干活累了正在大树下小睡,忽听树上有人嘻嘻笑,一睁眼,咦?!树干上坐着嬉笑自若的德子和宝子正冲他乐呢!


  老张气愤难平,还没等起身呢,宝子冲他一点手:“别动!”,老张顿时身体僵直动弹不得,他大惊:“你、你怎么会定身法?”,宝子德子笑道:“你个牛鼻子老道,哈哈,如今做奴隶的滋味好受么?”,老张气得浑身哆嗦,满脸通红。

  宝子说:“我们哥俩乃狐仙,在山林里待闷了,游戏人间,从不害人,只是跟你们开开玩笑。你别怕!”说着掏出老张那本禁狐的书卷笑道:“你个不开眼的道士,这书本就是我们哥俩修行的咒术,丢了很久啦,谁知碰上你学了咒术,竟敢在我们哥俩面前班门弄斧哈哈哈!既然我的书失而复得,我也不会难为你,省的你说我们狐仙不懂知恩图报。其他的文书、朱笔纸符和银钱都给你吧!你可记着,今后别学了点东西就到处卖弄,四方显摆!不然下次碰上更厉害的,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老张羞愧难当,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宝子德子把包袱扔给老张,俩人打趣:“赶紧回去!还有人等你书符咒降妖除魔呢!哈哈哈哈哈……”说罢俩人身影一晃,没了踪影!


  又羞又臊的老张得了财物身份文书,给了农夫一些钱,转身回到城里见了老员外说了真相,员外也是哭笑不得,只好又送了一些路费给他,老张有些万念俱灰,回到中原后,再也不敢随便给人书符驱邪,一直在道观虔心诵经,以终天年。




  这故事很搞笑,说的是老张意外得到仙书,学了禁狐术,驱邪救人,没想到却被仙书的主人俩狐狸精调侃逗弄的事。从老张身上看,道理很简单,一是没有那个本事、资质就老老实实做老本行,别这山望着那山高,二是不明来历的利益、金钱和缘分一定要小心谨慎,三是有了本领能力,不要到处显摆卖弄,要谦虚低调,古话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呵呵,可别像老张一样一误再误,落得一无所成成了笑柄。

  不知朋友们以为呢?

  故事完,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