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7


  再看此人,黑脸膛大抹子眉、血盆大口一嘴黄牙板,脸上横肉扭动,一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绕在脖子上,一身彪悍的腱子肉筋肉凝结,身高八尺膀大腰圆,带着股子杀伐决断的杀气。

  他叫谢黑熊,就是因为长得凶恶,又力大无穷,战场上冲锋陷阵十分勇武,尽自跟张督军一样大字不识几个,却颇得上头喜爱,30来岁就当了连长。

  此人在军中是有名的心狠手辣、贪财好色,战场上连死人的东西都敢踅摸,什么金牙、金戒指、金表、金笔、现大洋,反正只要他看上的东西,强取豪夺都不用,直接开枪杀人再抢。着实干尽了坏事,加上胆大心黑,连上司都不敢怎么管他。
  养成了他飞扬跋扈、骄横不法的脾气。

  小刘见了谢黑熊,满脸笑成了一朵菊花,一路小跑着过来,拉着谢黑熊大哥长大哥短的奉承了足有一刻钟,比蜜甜的小嘴说的谢黑熊喜笑颜开,非要拉着他去喝酒聊天。

  小刘哪能放过这种机会,生拉死拽得把谢黑熊拉出军营,先去了南京丰泰大酒楼要了一桌八块大洋的燕翅席,直把谢黑熊高兴坏了!土匪出身的谢黑熊平日里就知道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哪里见识过这些个,连吃带喝很快就酒不醉人人自醉,舌头打了卷儿。

  小刘丁点不敢怠慢,使出浑身解数奉承眼前的老乡,直夸得他天上少有地下无双,谢黑熊咧着大嘴直笑:“小老弟!小老乡!依我看,你这嘴皮子的能耐可大啊,比他娘说书唱曲嘴里说的还好听!别在外头瞎跑了,跟着哥哥我干吧!老乡见老乡,一定喜洋洋!哈哈哈哈,赶明儿我把你送到大帅那里去,看你细皮嫩肉能说会讲的,我们大帅爷最喜欢喽!!”

  “哥哥,我的老哥哥,您这是笑话我!我这点子本事,照您比,连一根儿毛都比不上!别说见大帅爷,就是见了您这般威武神勇,我这腿肚子还转筋呢!我这点本领,上了战场肯定拉稀!来,咱们兄弟喝着!多??不多!!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我知道,老哥哥您是海量嘛。要说也是缘分呐!不介,您怎么在火车站借火还能借到弟弟我这儿来了??”

  “嗐!谁他娘说不是呢!来,喝一个!老哥哥没别的本事,就是能打仗,在南京这块,除了冯督军,就属咱们辫子军啦!咱们辫子军那是忠义军啊,看看老哥的辫子,民国这些年,咱们爷们都没剪掉,为的啥??咱们大帅爷是大清的忠臣呐!自然,也是袁大总统的忠臣。老弟,哥哥在这儿碰见你是真高兴,今后在南京遇上啥事不好办,找哥哥我来!”

  谢黑熊把胸脯拍的山响,小刘等的就是这句大包大揽的话,赶紧起身抱拳:“哥哥既然说了,小弟愿意拜在哥哥门下!为大哥牵马坠镫、万死不辞!”

  “哈哈哈哈,好!老乡就是老乡!来啊,小二、小二!给大爷预备香烛纸马,大爷要拜盟兄弟!”

  那当儿谁不怕张督军的辫子军?!小二赶紧飞跑着预备了香烛桌子,醉醺醺的谢黑熊和小刘,就在酒楼包间里拜了兄弟。


  酒足饭饱,小刘扶着醉醺醺的谢黑熊坐了洋车,去了南京城里最繁华的青楼巷子,这里亭台楼阁名目繁多,都是苏杭娇娃美女,吴盐胜雪、眉目如春,约可二八佳人的地界,跟北京城里的八大胡同有的一比。

  找了家门户华丽的燕春楼,小刘掏出一把银元撒在桌上,一副骄纵模样:“老鸨呢?!还不把你这儿的红牌姑娘叫几个出来伺候伺候我大哥!!”

  “吆!那阵风儿把二位大爷吹到奴家小店来了!嘻嘻嘻,我说姑娘们呐,还不出来见客啦!!”满头珠翠的老鸨子眼珠子直愣愣看着亮晶晶几十块大洋,笑的合不拢嘴,又见后头跟着个膀大腰圆的辫子军,更不敢怠慢,赶紧招呼着。

  谢黑熊哈哈大笑,指着小刘连连说:“呃!老弟!你、你可太知道老哥我的心意喽!!那就不谢了!老鸨,给我们哥俩一人两个伺候着,一会儿上了床谁要敢逃跑,按军法处置!哈哈哈哈!”

  小刘假意赔笑,由两个漂亮的妞陪着谢黑熊上了楼。自己却要了一席茶宴,跟老鸨子和几个美妞插科打诨、谈笑风生。

  这谢黑熊天生神力,又久在军中不能出来,毕竟南京是冯督军的地盘,比不得在徐州张督军那里能时常的“偷鸡戏狗”,被俩美妞架着上楼,女子身上的脂粉气早熏得他欣欣然不知身在何处,全身火动、春意勃发,进屋就脱衣服,提枪上阵!

  这一幕黑熊戏双凤的活剧,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果然搞得俩美妞哭泣求饶。

  又过了半晌,谢黑熊才春风得意、心满意足的下了楼。小刘赶紧过去伺候,俩人勾肩搭背出了燕春楼。

  打这起,小刘算是跟谢黑熊勾上了,一连三天,天天请他花天酒地、青楼享了,把个谢黑熊搓弄得真以为小刘是个难得的好兄弟。


  到了第四天上午,小刘又请谢黑熊喝酒,酒过三巡,谢黑熊笑呵呵说:“兄弟!这两日让你破费了不少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找哥哥帮忙??即便是真的有事,也用不着如此破费,咱们都拜了盟兄弟,有什么不好说呢??你这么一来,让哥哥我怪不好意思呢!我都忘记问了,你这么年轻,哪来这么些银子花销?”

  “嗐,今朝有酒今朝醉嘛!大哥何必多问?至于说到钱,大哥您又错了,大哥是军人,谁不知道如今这世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小弟这点意思,不过是看大哥仗义忠厚,愿意跟大哥交厚。别的事,也没啥。来,大哥喝着!”


  又喝了几杯,谢黑熊夹了块鸭子放进嘴里大嚼,笑道:“什么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吊毛!这都是外头那些狗屁东西胡咧咧!哎,老弟你说,打仗咱们兄弟冲锋陷阵得拼杀,等给钱发军饷了,还不是督军大人吃肉喝酒,下面大官拿大头,小官拿小头?!哥哥这种小连长,能有口汤喝就不错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