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第一百一十七个故事:紫微宫留仙诗






  五代年间,金陵城有个算命师傅,姓李,卜术超绝,能欲知吉凶祸福断人生死,上门求教的百姓乃至官僚富豪不计其数,这人脾气也挺怪,兴致好了,能一天不歇着,川流不息接待顾客,若是兴致不好,哪怕王孙公子文武大臣们递上帖子,人家看也不看,直接璧还,叫上小童带着瑶琴玉箫,去秦淮河上吟风弄月,饮酒玩耍。

  因此京城内外的各色人等,不仅不以为忤,反而都传说他有真本事。更多的人趋之若鹜来上门求卦。这年秋,李师傅正在门馆占卜,外头人流涌动,应接不暇,他忽然打了个喷嚏,送走这位顾客,觉得心思不宁,便用手摇了一卦,低头一看,笑了起来。转身吩咐道:“童儿,速预备好茶点心。”。

  童儿纳罕:老师平日虽然日进斗金,可过日子很简朴,再说从来没有给顾客预备茶点的规矩啊。便回身去内宅预备去了。半晌,由打街口果然走来俩人。


  为首这位,穿一身碧色道服,腰里系着丝绦栓块羊脂玉配,头上裹着织金沙罗软巾,插着碧玉簪,通身简素,长得俊雅潇洒,秀色夺人,二目如电顾盼神秀,身后跟了个华服奴仆,飘飘摇摇如同大家公子。进了门馆,轻轻作揖问:“这里可是李先生占卜处?”


  李先生轻轻一瞥眼前人,忙站起身微笑道:“正是,在下不才,以小小技艺讨口生活,公子有礼了,请坐。童儿,上茶点!”,二人落座,李先生又命童儿遣散了门外顾客,说是有朋友来访,众人知道他素日的性情,也不以为意,各个散去。

  二人品茶片刻,年轻公子问:“我想请李先生给看看休咎,请问是摇卦还是测字呢?”,李先生稳稳笑道:“公子天潢之苗裔,安富尊荣便是,何必问卜呢?这不过是普通人侥幸预测,有所期待而已。”

  年轻公子一怔,笑问:“您怎么知道我是贵胄出身?真神了。”,“小小技艺,不足挂齿。百姓们算命,不过是升官发财,名利二字,您……不问也罢。”

  年轻公子仆人有点生气:“你这人,找上门来的生意怎么不做?怕我们没钱么?”说着掏出一对金铤搁在案上,李先生小童一入眼便是一惊!妈呀,这一对金铤至少有50两!真财气!这是位豪客啊。


  谁知李先生并不看金子,只对着年轻公子端详一番,说:“天生此道,本为趋吉避凶,造化无穷,谁又能全知全能?譬如自古以来,君、相是不能随意卜卦的,为何呢?君、相本为天命所定,是给别人造命化运,变换吉凶祸福的。身膺符图,何必求人?”


  年轻公子换了庄容,仔细打量了李先生很久,点头称是:“受教了!先生大才,何不去朝廷效力呢?” “区区小术,糊口而已,当今圣明,如旭日当阳,我这等草芥之术,不能登大雅之堂哈哈。请用茶吧。”

  俩人谈的很投机,一个多时辰过去,毫无倦意,年轻公子叹道:“不意市井中竟有如先生般才品。既然我来了,先生还给说几句吧。”


  李先生犹豫片刻说:“也好,童儿,研墨。”谁知年轻公子竟亲自给李先生研墨濡笔,先生展开纸张,挥笔写了几行字折叠好:“胡乱写了几句,请公子回去再看,别笑话。至于卦金我不敢收,无功不受禄,本门所忌,璧还。”,公子接过纸张哪里肯拿回金子,推让了许久,怎奈李先生坚持,公子只好叫仆人收了,想想不过意,摘下腰间的玉佩送于了李先生。领着仆人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