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小田娶了张小姐,俩人日子过得蜜里调油一样,老张因爱屋及乌,特别喜欢这个女婿,几年间便把小田从小将提升成副将,再升神武统军,成了镇守一方的大将。

  这年秋天,朝廷下令,小田去江陵进行军事调度,张小姐离不开夫君,也要跟随,老张只好答应,派了卫队保护,一行人前呼后拥从鄂州出发。刚走到半道上,路边有个小姑娘喊:“卖花啦,卖花!”,张小姐挑帘一看,路边市井中有个10几岁的小姑娘,挎着个大篮子,里头满是鲜花香草,不禁有点眼馋,立即发话:“叫她来,我要几朵。”


  小田骑马正走着呢,忽见大队停了,忙回马来到近前,原来是夫人在卖花,再看卖花的小姑娘长得灵秀清俊,有点眼熟,细一看,小田登时倒吸一口冷气,冷战不已!原来,这小姑娘长得跟当年前妻的婢女莲花一模一样,可是那婢女早已……

  小田心慌意乱下了马缓缓走过来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张小姐正选花呢,见丈夫痴呆呆盯着卖花女子,嗤笑道:“人家一个小孩子,禁得住你这么看?”,谁知小姑娘一转头瞥了眼小田,似笑非笑道:“小田将军,忘了我么?!”

  小田闻言登时如晴天霹雳,晃了晃喘着粗气问:“你、你那年不是被匪徒杀了吗?你是人是鬼?”

  张小姐也有点疑惑,看着小姑娘。莲花小姑娘笑道:“我是人啊,大天白日的,怎么会是鬼?我当年跟夫人被贼人所杀,后来命大没死,被人救了,流落在此,卖花为生。夫人在家做饭种桑麻,哎,今天见了将军您,才知道您又娶了一位夫人呢。”

  张小姐恍然大悟,感慨不已,却见丈夫小田脸色惨白冷汗淋漓,心神不宁。以为他担心自己吃醋呢,便缓缓下了大轿,拉着莲花姑娘的手说:“真是如此,那可是万幸!我不是个嫉妒的人,想来这几年你跟姐姐受了不少苦,夫君啊,咱们应该把姐姐和莲花接回家去,我既然嫁给你了,也不在乎大小,可别再错过了。”


  小田战抖不已,仿佛在回想什么,嘴里念叨:“不可能、不可能啊!”。“什么不可能?”张小姐问:“难道你还怀疑我的真心?”“不是不是!全凭夫人的吩咐。去、一起去看看吧!”小田满腹疑惑,带着大队跟随莲花到了附近村子里。


  左拐右拐,在村中间一个残破的院子外,莲花叫了叫门,“咣当”一开门,走出一位荆钗布裙的美丽女子,别人看了不认识,小田一见大叫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女子泪流满面大哭道:“夫君!”,小田颤巍巍迷迷糊糊起来过去双手拉着她大哭起来,周围的人无比陪着掉泪。

  张小姐也很大方,下了大轿缓缓走过来施礼万福:“姐姐万福!妹妹庆贺姐姐!”,“不敢当!”王夫人微笑看着张小姐半晌,叹息道:“也是我命不好,遇到歹徒杀人越货,妹妹公侯千金,以后可要靠你照顾夫君了。”

  “哪有的话!既然姐姐得天保佑没死,当然要接回家去一起享受荣华富贵啊。”张小姐诚挚地拉着她的手。王夫人微笑看着小田:“这就得看将军了。”



  “回、回,大家一起回去!”小田心慌方寸大乱,王夫人叫莲花摆了素酒,专请小田,请张小姐和侍从人马稍待,张小姐知道他们有话,便答应了,在院外等待。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时辰,看看天色已晚,里头毫无声息,张小姐起了疑心,立即命人进去查看。

  谁知仆人刚进去,就听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传出来!“有、有鬼啊!!杀人啦!!”张小姐大惊失色,她是将门虎女,提了宝剑带着侍女进来一看,激灵灵战抖不已!屋里哪有什么人,蛛丝环绕遍地灰土,只有一具森然白骨,衣衫被撕碎,肚中五脏六腑没了影儿,遍地血污!仔细瞅,正是自己丈夫小田!

  王夫人和莲花一点影子不见啦! 张小姐又惊又怒,心想:难道是她们看见小田娶了我心怀不满,杀人?不对啊,俩女的都是娇柔女子,小田武艺高强,怎么没听见叫声?再找来邻居们一问,大家都悚然大惊:“这里哪有什么卖花的女子居住,这是一处废弃的院子,几十年都没人住啦!”

  张小姐惊骇莫名,立即传命当地地方官来勘验,果然如此。她百思不得其解,见丈夫死于非命,只得痛哭一场,装殓了小田尸骨回了鄂州。老张早得了急报,也是惊怒交加,见女儿归来伤心不已,更不知如何解劝。

  这天晚上,张小姐魂不守舍想起当日跟小田恩爱之处,正迷迷糊糊打盹,忽然一阵阴风盘旋进来,张小姐抬眼一看,风中正站着王夫人和莲花姑娘!她大怒骂道:“你这贱人,嫉妒我也罢了,怎么敢残杀了小田将军呢?!你还我夫君!”

  谁知王夫人并不恼怒,只微微摇头叹道:“妹妹,你我共侍一夫,你难道还没看出这畜生的本性么?
  ”

  张小姐惊诧道:“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哎!小田看似年轻英俊,正直豪侠,谁知他竟然是个人面兽心丧心病狂的畜生啊!!当日为了攀附你爹,预图富贵荣华,他心中定下毒计,骗我归宁母家,半路上他挥刀杀了莲花,再刺死了我!我苦苦哀求他,念在多年夫妻之情饶我性命,谁想他竟将我二人头颅砍下扔进江水中。回鄂州后编瞎话假装被打伤,说我们是被匪徒所杀,其实凶手正是他!!”

  “啊?!”张小姐头上如同炸了个焦雷,打得她晕头转向毛骨悚然。她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你别骗我,小田不是这种人!”

  “妹妹啊,他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狼啊!你不信,且到鄂州外50里山野间,三叉路口水溪东,便是我们二人头颅所在!你找到便知,世间男子本性多端,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皆不可信,妹妹以后可要谨记。我们大仇得报,要去轮回界了,告辞!”说声告辞,阴风陡然打着旋走了。张小姐起身只觉头晕,原来是南柯一梦,可梦境如此真实,她连忙命人骑快马到了王夫人说的地方一查,果然水溪间有两颗早已腐烂成白骨的骷髅头!

  张小姐闻言泪如雨下,万念俱灰,成殓了王夫人并莲花姑娘的头颅,入土为安。自己出家去了。而老张知道这事儿,也懊恼不已,想不到一表人才的小田将军竟然是人面兽心恶毒的畜生,见女儿出家,只得答应,连朝廷得了这信儿,也传的沸沸扬扬,成了南唐中期一段朝野皆知的诡异奇闻。。。。



  预知后文如何,咱们下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