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第二天一早,小刘就迫不及待乐呵呵去了军营找大哥谢黑熊,两人碰头,谢黑熊咧着大嘴哈哈大笑,小刘立即明白了——事儿办成了!


  小刘立即请谢黑熊派人买了个樟木箱子,把佛头层层包裹好,送入自己住的大旅馆,为表示大方,赏了一个大兵20块大洋。

  等乐不滋滋的大兵回营,这才拉着谢黑熊去了酒楼。先听谢黑熊大言不惭的牛皮哄哄说了盗佛头的过程,又显摆了半天自己的英勇,小刘假装惊诧莫名,连连咋舌不已。

  过完了嘴瘾,小刘问:“大哥!这次着实辛苦了!不是大哥这等忠义勇士,谁能办得了?您就是张飞张翼德在世啊!!来,小弟再敬您一杯!”

  谢黑熊一扬脖子喝干了,撇撇嘴不满:“张飞??老弟,告诉你吧,就算张翼德喝断当阳桥,咱也不在意他。咱拜得是关公关二爷!!忠义无双!张飞算个啥?”

  “那是!那是啊!”小刘笑的眯了眼“大哥就是关公在世!!以后必定威震九州!小弟是张翼德,全仰仗大哥栽培!大哥,只有这一尊搞到了,那六尊。。。。。。??”


  谢黑熊轻叹一声:“兄弟,别赖哥哥说,有这一尊就得了。我倒想这把那几尊都搞来,可时机不对啊!谁不想多赚些银子??你现在看着哥哥威风八面,还不是因为手里有枪??咱大字不识几个,想往上爬,没银子成吗??可这石佛不是别的物件,弄得太过分,不定老天爷怎么想呢!再者”谢黑熊压低了声音:“最近上头传下话来,说我们就要移防调动回徐州了,日子紧,来不及呀。万一这事儿走漏了风声,南京城毕竟是冯督军的地盘。你也知道,他跟我们大帅爷不对付,闹腾大了,对你、我都不好。”

  “哦。。。。。。。大哥说的有理!不过大哥说的想往上升一升,这是正理啊!怎么,是银子不凑手还是??”


  谢黑熊笑笑:“这银子就没有够用的时候!你就说我这个小小的连长,升个营长,还不得去团长那里送个几千??不介等过几年老了没人要,咱成了胡子兵,别说张大帅,就是前清的皇上那当儿,也没人用咱呐。你说咱干得杀人放火这一行,回家能干啥??做买卖?不认识字,种地??吃不了那个苦吆!老子们跟着他们东挡西杀这么多年,等人家用完了咱,还不是踢死狗一样把咱们踹了??”

  小刘善解人意的点头称是:“谁说不是?赶上这个年月嘛。除非袁大总统正式登了大位,封张大帅个总督、大将军当当,大哥您也能跟着享福吧。”

  谢黑熊摇摇头:“狗屁!人家眼里谁认识咱们这群弟兄??你不知道,我听说云南那位蔡将军在京城大总统眼皮子低下跑啦!回了云南就要起兵!有几个省的将军、督军,看着嘴里喊得挺敞亮,谁知道是啥心思??咱们兄弟在人家眼里,就是一条狗!用得着,赏咱们几块骨头,用不着了,一脚踢走!”


  “大哥,小弟明白了!既然如此,小弟不能白让哥哥忙活。这是2000大洋的票子!”说着,小刘掏出一张银票:“前天那1000,是订金,这是谢老哥哥的,另外,还有1000!”又掏出一张银票!

  谢黑熊目瞪口呆盯着小刘变戏法儿似得从袖子里往外掏银子:“兄弟,你、你这是。。。。。”

  小刘气定神闲:“这3000,是本来小弟答应大哥的,佛头弄来了,咱们该怎么办怎么办!剩下的1000,是小弟我孝敬大哥的!您先别摇头。这钱,您买黄金也可以、办几件礼物也可以,抽空送到团长那里,加上您的资历和功业,必定升官!您升了官,以后小弟的好处还能少得了?!您要是推辞,就是不认我这个弟弟!”

  谢黑熊咧嘴大笑,不好意思的搓着两手,“哎呀,这、这怎么好啊!嘚来!既然想兄弟这么说了,咱要是不要,就是不给兄弟面子喽!好!回去我就办!等老哥哥升了官,别说一个佛头,就是把千佛岩炸了,全送给兄弟也值!”

  俩人又推杯换盏喝了一通,因小刘说要回京,谢黑熊不久也得调防,俩人各自留了联系方式。谢黑熊把自己的部队去处和营房告诉了小刘。这俩人才依依惜别。

  小刘回旅店,一溜风儿关上房门,打开樟木箱子,满眼贪婪的抚摸了佛头好一会儿,又点了根烟,想想回去怎么跟山田说。

  他这回,可是赚大了!临来,山田给了他7000大洋的银票,许诺只要弄来佛头,还能再拿3000,这不过才花了4000多点,不仅佛头搞来了,买通了一个日后发达的谢黑熊做兄弟,还落下3000大洋的好处!!

  小刘啊小刘,原来怎么没发觉你怎么这么聪明!这么会办事儿呢!!

  小刘哼着小曲儿,一身华服在大玻璃镜子前扭来扭去,心花怒放、得意洋洋。

  心里暗自打算——等老子捞够钱了,也自己开家铺子!省的跟着山田跑前跑后的成天吃苦当碎催!


  “小二,小二!!给大爷来一桌上好的酒席,再去堂子里找俩漂亮姑娘!要苏杭的!!”

  小刘大喊大叫主子似得躺在松软的大铜床上,做起了美梦!



  闹腾了半宿,转过天来,小刘洗了澡,依依不舍换下了华服,又穿上那身顶难看的蓝布大褂和半新的布鞋,打算停当,偷偷溜出大旅馆去了徐子山府上。


  山田跟小刘定下了瞒天过海、金蝉脱壳之计,自己装病去清凉山别墅避暑,其实他这病,就是心病!

  小刘外出这几天,山田更是一日三惊,百爪挠心,热锅上蚂蚁似得,一会儿担心事情不成让人抓了,一会儿担心小刘办事不利把佛头凿坏了,一会儿担心王会长、徐子山知道自己密谋偷盗佛头,大怒之余再把自己告了!

  除了夜眠不安,更是连饭都吃不下,成日里忧心忡忡。

  王会长本来还没在意,一直关注着北京城里劝进的消息,报纸上一登蔡将军逃回云南,率军护国讨袁的信息,就把他和徐子山高兴坏了。
  可山田的病,看着却越来越厉害,又不像热病,就让王会长留了心。


  小刘一回来,让王会长拉到客厅问了个遍,都让不显山不漏水的小刘一张巧嘴说的天衣无缝。

  王会长琢磨了半天,也看出啥,便吩咐:“这几日你辛苦了,先去看看山田先生,问个安。好好休息吧。”

  小刘装的若无其事诺诺连声,等进了山田的屋子,关好了门户,一脸菊花笑着卖弄:“老爷,老爷??您快起来吧,那事儿,小的给您办成了!!”

  方才还半卧在床上的山田闻言呼得声坐起来,俩眼圆瞪、凶光毕露:“你、你说办好了?!!真的?!”

  小刘压低声音:“我哪儿敢骗您老人家!!真不容易!带去的银子花的差不多了,拐弯抹角找了好多关系,求爷爷告奶奶,人家都不敢呐!又是送礼、又是花银子,这才。。。。。。。”

  山田激动的浑身抖动,嘴唇歪斜:“别提银子了!不用管那个!剩下的都赏你了,东、东西到手了?!”

  “到手了我的爷!!别提了,您听我跟您说说。”

  山田也顾不得了,一把拉住小刘按在床边的花梨木圆墩上,凑过耳朵来。

  小刘一张嘴滔滔不绝编故事一样添油加醋的把盗古佛的过程说得天花乱坠,什么遇到黑帮啦、黑帮抢银子啦、他自己怎么大义凛然说服黑帮啦、什么夜晚亲自去千佛岩盗宝啦、盗宝时日月无光、天降天雷啦、千佛岩出现佛光万道金刚力士现形啦。

  小刘这番说,好比北京天桥张快嘴说评书,说得是吐沫乱飞、手脚比划着,眼珠子嘀哩咕噜转的飞轮一般。

  听得山田一愣一愣,一会儿心惊胆战、一会儿冷汗淋淋、一会儿毛骨悚然、一会儿心满意足。

  末了,山田才长舒一口气:“万幸!万幸!这么说,东西到手,没留什么后患??”

  小刘弓着身一嘴蜜糖:“老爷,您呐,就把心安安稳稳放进肚子里!只要栖霞寺那些和尚们不说,谁也不知道!咱们爷们得赶紧走!等他们回过神儿来,报了官府,就算要查问,这个年月,咱们人在北京,说不定您回了东京,上哪儿查去?!”

  “只是王会长、子山先生这边。。。。。”山田皱眉。

  “嗨,这还不好说??我早替您想好啦我的爷!咱们就说江南气候实在不习惯,北京那边的店铺没有您主持,家里也弄得不好,要立即回京,回了京城就好办了,赶紧找个洋人把铺子兑出去,带了银子和佛头,您赶紧回日本,我就听您安排。他们再厉害,还能跑到日本国东京府去告您??我的老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半晌,山田突然抬头盯着小刘,吓得他一哆嗦:“老爷,我哪里说得不对?您这是。。。。。。。”

  “都说中国人聪明,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了,没感觉,如今看来,最聪明的人就在我身边哪!小刘,这些年委屈你了,等回了京,我不会再委屈你了,佛天菩萨也会保佑你!”山田意味深长得笑了,只是那笑,在小刘看来,很是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