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谁知这位大阪府出身的太太并不像其他地方的女性那么“温良恭俭让”,又在中国学了些新派女性的居家理念,听了山田的话,怒气上涌、杏眼圆瞪:“老爷说得奇怪!我是这家的女主人,咱们又不是犯了什么法律,又不是作奸犯科的,这么急着回国干嘛??再说孩子们那里你去说!我就奇怪了,好好的出去玩了一趟,刚回来还没休息呢,怎么突然急着回国啦??咱们的铺子产业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别忘了还有我父亲生前交代给你的呢!我那些中国朋友怎么说也来往了20几年,该给人家告辞一下嘛,不然人家怎么说咱们家??老爷,你这回出去没病吧??”

  “你才有病!!”山田急乎乎的大喊,一想到太太这些年跟着自己不易,铺子又有岳父生前给予的大量资金,忍了忍才说:“我的太太!在中国待久了,您这脾气也见长呐!这回是真有事,您就听我的,咱们回了东京再说,好吧??”

  山田太太拿了柄广作的象牙嵌玳瑁人物花鸟团扇摇来摇去,就是不吭声。小刘在外头听了俩人吵嘴,进来劝道:“太太!按说没我说话的理儿,这回老爷确实有急事,嗯。。。。。。老爷,我看太太说得也有理。咱们这铺子,在北京城里也算小有名气,这么一下子要盘出去,谁敢那么大把银子接手??恐怕没那么快,您想想,铺子里的账目要清查、还得查库底子、少爷小姐们学校那边也得告辞,太太的朋友们也得告辞一声,还得收拾行李物件。我看也得缓几天。“

  山田叹了口气,坐在红木官式椅子低头盘算。

  那年月,日本还是帝制国家,男尊女卑的礼法,比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山田太太在中国待了这些年,又赶上民国成立,多多少少沾染了摩登女性的气质,让山田十分头疼。可听了小刘说的,也不无道理。
  “依着你说,该怎么办??”
  小刘欠身笑道:”这事儿不难。太太那边呢,只管去各位总长太太、奶奶那里辞行,在家收拾行李物件和金银财物,小姐、少爷那里,我去学校说一声。等个三五天,让太太、小姐少爷们先从陆路去天津稍待,我跟着老爷在此处理完铺子产业,最多十天半个月,一起去天津相会,趁这个机会,正好太太领着少爷小姐们逛逛天津卫,等咱们处置完,一起去天津登船再去日本不迟,您说呢??“

  “嗯。。。。。。也好,反正东西存在天津领事馆,谁也不敢造次!那就赶紧收拾吧?我的太太?”

  小刘不失时机的奉承一句:”老爷圣明!“

  山田一家子按小刘的主意分头安排去了,辞行的辞行、收拾行李的收拾行李、去学校休学的休学,其实这家人自打来了中国20多年,差不多完全被老中国的礼俗熏陶了,礼多人不怪嘛。
  山田自己也不能免俗例外,备了礼物去各家相好的店铺、老主顾那里拜望辞行,一连闹了五天,家里才算稍稍收拾停当,又赶着送山田太太和子女上了去天津的火车,这才回来盘算着把铺子让出去。

  在其他店铺、洋行投资的股份、欠得债务还好说,三下五除二就该收的收,该要的要,可东交民巷这家铺子怎么办呢??
  光绪年间成立到现在,光铺子本身加上货物库底子就值个三五十万大洋,临时急着要出手,又没有现成的买主,即便是有买主,山田经营的都是东洋货,别家儿也不懂啊。
  于是又墨迹了好几天,急的山田火上房,操劳半生了,他倒不在乎房子、银子,就惦记着那尊佛头和家人。
  不过在老北京,做买卖盘铺子也是大有规矩————叫一赶三不买,一赶三不卖,。您这儿急的什么似得,人家中人和买家乐呵呵的炖着您,就是不出手。

  因为小刘跟不少保媒拉纤买房卖房的熟悉,也跟不少洋行的大班买办走动,不少人知道山田这家铺子的实力,在中国待久了,连洋人也学会这一套喽,还有,则是小刘自己有心思,他想自己把铺子盘下来或者趁机赚一大票,可没那么大的本领呐,再说还顾及着山田是日本人,到时候玩火不成再让人告一把,袁大总统对洋人可是害怕极了,不管有理没理,洋人一找上门,中国这些大小衙门都得矮三分哦!

  也是巧合,正好当时打起了一战,美国人财大气粗,小刘从美国花旗银行的买办那里,拉来了一个在美国做钢铁生意发了大财的财主,想在使馆区最近的东交民巷开个西餐厅或者舞厅,小刘赶紧在六国饭店找到此人,凭着一张嘴口吐莲花,终于说动了美国大财主,来看了看店面,还成。

  经过说合,人家美国大财主不要货底子,只要铺子,还得改建不是?于是山田又急着把铺子里的货大批发甩卖给北京城里的其他日本商人,有些珍贵的,送到天津变卖了,还有些则送给了日本驻华公使馆里的“乡亲们”。
  到最后,连铺子带地皮,卖了35万大洋,合12万美元,那当儿,这就算一笔巨款了,总算是不赚不赔。牵线搭桥的小刘自然从中没少拿,收了1万大洋的“介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