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山田一男!!你这只喂不熟的东洋老狗!!”恼羞成怒的小刘几把就将信封和信撕了个粉碎,天女散花一样扔到满天都是,又想把那张1万大洋的银票撕碎,握了好久,实在舍不得,只能装进口袋里。

  怒气冲冲的闯出屋门:”什么礼崩乐坏人心不古!!山田一男,论这个老子知道的比你多!老子就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等着,没了你,老子照样发大财!“
  在一旁目瞪口呆的侍应生被撞了一个趔趄,小刘狞笑着拽出一把银元仍在地下大喊:“小子,没见过这么多钱吧?!哈哈哈哈告诉你,算大爷赏你的!你现在就跪在地下,一个个捡起来,就都是你的了!”

  侍应生惊喜得答应一声,扑在钱上就不撒手喽,小刘撇着嘴看着侍应生跪在地下手忙脚乱的捡钱,仰天大笑。。。。。。






  10




  王会长在南京跟徐子山去了莫干山玩了半个来月,等回了南京,一看报纸才知道,北京袁大总统闹腾着登基称帝一事,这些日子已是局势大变。


  早先呢,只有云南的蔡将军首举义旗,兴兵护国。住在东瀛的孙大炮和民党一看,早已按捺不住,派了不少日本留学生和民党潜入江南各省,不是呼吁这个督军,就是吓唬那个督军,连同两江、两广和湖南、湖北的各省都督们,对妄图称帝自为的袁大总统也早就首鼠两端、阴奉阳违喽!不少民党出身的督军也跟着拉起了队伍,起兵反对袁大总统帝制,仿佛根本不记得自己前些日子在各地报纸上发表得各种丑态百出的劝进表文。

  一时间,中原、两广、两湖和江南地区群情汹汹。

  而北洋高层内部,原本铁板一块的北洋军阀内部乱成了一锅粥,分崩离析,那些早已被排除出核心圈的元老重臣,也坐山观虎斗似得看起了热闹,不是这位爷躲到天津租界里陶然自乐,就是那位爷去了青岛租界喝酒赌钱,还有的跑到外洋去躲风,这些元老辞职的辞职、养病的养病。反正早年跟袁大总统一起小站练兵出身的嫡系兄弟们,都走的走、散的散。

  等袁大总统想起来调兵遣将,谁还尽力呢??

  比如黎副总统被软禁、陆军总长的段大爷,辞职不干了,那位国务卿政事堂的首脑大人徐菊人大人,也对老把兄弟闹得这出戏看不惯,撂了挑子。

  只有筹安会几个御用文人还在那里上蹿下跳,妄图以劝进扶摇直上、平步青云,却被梁先生一篇《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的雄文骂的狗血淋头、打回了原型。


  袁大总统焦头烂额喽。


  这不明摆着,有个大总统的位置,虽说不是选出来的,可这些文武大臣谁不想坐上去过过瘾,袁大总统可好,非要搞成传承家人的帝制,再登大宝,断了人家的念想,哪个手下还出力??

  再者这些年风气已开,各省督军、将军们都成了土皇上,谁也不想头顶上再坐个皇上管这管那,自己在领地里收钱收税欺男霸女多舒服!

  而满清遗老遗少们,背地里也骂,谁不知道紫禁城里还有小皇上宣统坐镇呢,轮也轮不上你袁大头来当皇上啊!

  老百姓多少也知道点,前清总算有200多年的“深仁厚泽”,这袁大总统算什么?山野乡民问起来,还常说:“宣统皇上还在位不??”

  加上袁大总统内帷也不修,几个夫人姨太太生的孩子们为了争夺连影子都没有大位闹得天翻地覆,日夜不安。


  而为了谁当“皇后”,姨太太们也从平日里的和睦都翻了脸,成日里打鸡骂狗、沸反盈天地吵吵。把个袁大总统闹得如热锅蚂蚁似得气急败坏。

  终于,护国军连战连捷,连原本袁大总统的几个干儿子也背叛了他,辫子军的大帅张督军也变了脸,各省督军、省长和北洋元老们一致达成协议————纷纷上表,敦请袁大总统俯查“民意”,改变国体、实行帝制一事,万万不合民国国情,恭请袁大总统放弃此议,并查办一二奸邪“宵小之徒”逮捕法办,以正视听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