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啊?!”徐子山失声惊讶,王会长使劲儿坐起身:“快叫进来!!”

  仆人飞跑出去,一会儿,进来两个和尚,一位正是那天游览栖霞寺时,在大殿诵经的小和尚。

  俩人一声素布僧袍,躬身道:“徐施主!王施主,别来无恙!!”
  徐子山不解,怎么栖霞寺里的师傅们突然找上门来了?!

  “快请!!二位小师傅坐!来人,上茶点果子!”

  王会长也站起来点点头,没等询问,俩和尚言说:“两位不必多礼!今日我们二人是奉了我们师父智明大师之命,前来有事请两位檀越施主去寺里一趟。”

  王会长心头一惊,看看徐子山也是一头雾水。俩和尚微笑道:“二位不必多疑,是师父他老人家听师祖有言,请二位去的,详情我等也不知道,务必请二位随我们走一趟。”

  “这。。。。。。这可。。。。。”王会长干瞪眼没法子,心想坏了!人家知道是自己带来的日本人偷盗佛宝,找上门来了。
  看徐子山闻言却大惊失色,悚然颤抖!

  “你们师祖?!!莫非是广惠大师吗??这、这不可能啊!我听家母说,他老人家20多年前就闭关静修,不问世事了。难道还在世上??!”

  王会长还是拉着两位小和尚坐了,徐子山掏出手帕擦着满脸的冷汗,直发抖。
  原来,这位广惠大师,在洪杨之乱时就在金陵栖霞山驻锡,精研佛法,在他的主导下,栖霞山各处寺庙和栖霞寺才能在平定长毛之乱后迅速恢复旧观,当年据说他是镇江府人士,有的说是杭州府人士,可谁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的来历。

  因为洪杨之乱当时,广惠大师就已经60出头了,这要是还活在人间,岂不是百岁以上的老者?!
  徐子山幼年跟着信佛的母亲还见过广惠大师,当时这位大师就须眉洁白如雪,慈眉善目,后来听说他老人家因年纪老迈,将寺里的事物交给了徒弟智明大师,善男信女以为他老人家早已圆寂,再者,徐子山今年都40多岁的人了,想起幼年时的往事,乍一听广惠还在人间,忍不住冷汗直流!

  “善哉善哉!!原来广惠大师想招,我知道,没有急事,老师父绝不会出关,也罢,姐夫,咱们就跟二位小师傅去一趟吧。”

  事不宜迟,两人备了马车,带了几个矫健的仆从骑了快马,一路烟尘直奔栖霞寺而去。

  到了山门前,下车俩人匆匆进庙,却发觉栖霞寺跟往日不同,一众僧侣们都脸色肃然,也没有什么香客进香。

  奇怪。

  过大雄宝殿、天王殿和观音殿,路东口,是个青砖素瓦的月洞门,随着俩和尚走了足有半里地,来到了一座静修精舍。

  这里地势较高,四周种了不少松柏、银杏,游廊小巧,天然野趣。
  门口站得,正是一声杏黄僧袍的智明大师,却见他面容肃然,手里的菩提念珠转的飞快,见二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赶来,赶忙迎上来:“阿弥陀佛!久累二位檀越施主!请随我进屋。”

  开门进了屋子,王会长长舒口气,细细观瞧。

  里面是三间素雅的精舍,纤尘不染、雪白的窗户纸显然是新换不久,正中一个大方桌上,供的是泥金三世佛,宝盖华幡都是素绸所制,连座位都是粗木的,地下有个杏黄的蒲团,年深日久,显得陈旧,显然是广慧大师常坐诵经之所。

  东屋摆着张简洁的木床,青布素被,西边通开,摆放着一张香楠木嵌螺钿的木榻,

  上头卧着一位须眉雪白、满面红光,身上却瘦弱的老僧,穿了身青布僧袍,正合眼仿佛睡着了似得。


  智明大师一躬身,刚要开口,卧着的老僧突然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