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转过年,府院之争终于酿成激变。黎大总统毕竟不是北洋派系,后头的兵将都少,被段总理大人压迫得怒火万丈,忍不住发布大总统命令,将段总理大人赫然罢免。
  段总理大人早年就是北洋三杰之一,城府颇深,看黎大总统这个刺头不知道自己的厉害,就躲到一边去,把军政事务扔给了他。
  黎大总统哪有能力制住北洋这些个老兄弟们,被耍的团团乱转,骄兵悍将们谁也不拿他当根儿葱,都一窝蜂得不听命令,还吵着向他要粮食、兵饷。
  焦头烂额之际,不知哪个人出了馊主意,黎大总统偏听偏信,下了一道命令——着令两江巡阅使、定武上将军张督军率军入京,调解府院之争。
  明面儿张督军给黎大总统发了拥护电报,暗中却跟段总理大人串通好了,两边都拿他当自己人。

  不料等张督军率领3000辫子军入了京城,把脸一翻,又进宫朝贺了宣统小皇上,解散了国会、软禁了总统,竟然通电全国,要复辟帝制、恭请宣统小皇上再登大宝,君临天下!

  这一闹,北京城里又是一番鸡犬不宁、乌烟瘴气。

  王会长又赶上上次袁大总统劝进的事儿,而且,他见着了小刘!

  实话说,也不是他找到了小刘,而是小刘整个人抖起来喽,不仅抖起来,还摇身一变,成了京城里有名的复辟健将,不知怎么钻营得,成了京城商会的——“太上会长”!!

  原来,自打小刘被山田一男从天津涮了一把,扔下不管。这人的算计、狠毒性子,爆发到了极点。
  回了北京城,小刘就开始谋划,先是用坑蒙拐骗来的银子开了家大铺子,经营得也很乱,什么东西洋各国的物件他都做,赶上跟洋行的买办也熟悉,生意模式虽然乱得不着调,可也着实红火。

  等赚了钱,就应了那句老话——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小人得志四个字,真真是给小刘描绘出一幅肖像。
  喝酒、打牌、包青楼姑娘,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这且不说,到后来,小刘抽上了大烟,又跟不良的日本人勾结在一起,在北京城倒买倒卖起了大烟土和白面儿!!

  那个年间,倒卖大烟、白面儿,这可是跟踹寡妇门、挖绝户坟一样丧尽天良的买卖!别说一般商人,就是四九城里的江湖人士和绿林豪杰,也顶看不上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下贱东西。
  可谁让小刘走了狗屎运呢!一来二去,小刘手里的银子越来越多,想到当日跟着山田盗割佛头,算是赚了一笔,又加上他路子野、手面大,还鼓捣起了古董珍玩。
  小刘可不是开什么古董铺子,那多麻烦呐!

  他收买了不少地痞流氓,专门用下三滥的手段去敲诈大宅门和已经败落的前清的八旗子弟和王公贵胄,这些前朝的遗老遗少们,虽说家业肥厚,富贵还在,毕竟变了民国,小小不然的事儿,谁也不敢闹到官府去,再者小刘一边通着地痞流氓,一面通着洋行买办,等闲的官儿都不敢管。

  因此,着实弄了不少好东西。这些世族大家出来的古董珍玩,数量大、品质好,可小刘打定主意,一件都不卖给中国人!!他觉得,这些老中国人,就知道成天念叨礼义廉耻四维八德,古玩行还有什么老年间传下来的规矩,什么这个不能卖、那个不能收,在他看来,都是狗屁!
  什么是真的??银子!

  看看人家洋人,不管你拿来得是什么,只要人家看得上,大把的票子拿出来,这才叫豪横!

  所以,小刘只要鼓捣来古董珍玩,都赶紧跑到六国饭店去,找合适的洋人买主就卖了。大把的英镑、美元和各国票子揣在怀里,激得他雄心万丈,恨不得一口把老北京的大烟、古董市场一口吞进去,变成北京城第一富豪!

  再后来,缺德带冒烟的小刘,又趁着乱,找了几个顶尖的坟蝎子,干起了挖坟盗墓的买卖。
  北京是块风水宝地,明清以来皇上都有专用的陵墓——大明在昌平天寿山、大清国则选在东陵、西陵,剩下的王公贵胄、文武大臣们都在京郊有御赐或自己购买的坟地。
  民国这两年因局势乱,挖坟盗墓得也没人管了,不少珍宝让坟蝎子给挖出来,仨瓜俩枣卖给了商人。

  小刘则趁机买通了几个,挖了京郊几个王公贵胄的坟,出来的宝物好的自己留着,一般的都卖给了洋行的买办和洋人们。

  这下子,小刘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如鱼得水,短短一年多,就成了驰名四九城的年轻富豪。
  赶上张督军率军入京。

  也巧了,他结拜的那位辫子军的大哥——谢黑熊,如今已经成了副团长!也一起来了。

  喜得小刘上蹿下跳,赶紧带着重金去拜访。
  见面一聊,小刘才知道,全靠自己当日送给谢黑熊的几千大洋,这位连长大哥又是送礼、又是送钱,搭上请上司吃喝嫖赌抽,这才升了官儿,成了团副,跟张督军也说得上话喽!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小刘搭上了谢黑熊,更是威严赫赫了,又经谢黑熊的推荐,结识了几位张督军的亲信,又是一番送礼巴结,还给张督军送了上千斤军粮,正忙活着复辟的张督军大喜,要提拔他一下,委任小刘成了北京城内务总局的“监督”。
  上任伊始,小刘摆起了前清一品大员的“谱儿”,领着一群地痞流氓在商会开会,一见面,王会长顿时大惊,小刘洋洋得意得信口雌黄、目中无人把一帮商会会员骂了个痛快,又指令这个出银子、那个出粮食,并起草文书——一致决定恭请宣统皇上重登大宝。

  气的王会长当场翻脸,跟小刘顶撞起来,大怒之下,揭了他的老底。
  这下,王会长可捅了马蜂窝,小刘下令把王会长抓了起来,噤若寒蝉的商人们终于斗不过带枪的大兵,可算应了那句——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老话!

  志满意得的小刘勾着谢黑熊和洋人买办正做着发大财的白日梦,不料短短12天的工夫,风云突变、局势大乱。
  那位坐山观虎斗的段总理大人暗中调兵遣将,在天津通电,要“拯救民国”,各路督军也把张督军给卖了,早先答应复辟的承诺一概不提,领兵来打。
  等各路联军云集京城,张督军傻了,赶忙跑到荷兰使馆避难,宫里的小朝廷也赶紧发布通告,说——复辟一事,乃被张督军逼迫所致,云云。
  反正屎盆子不扣在张督军头上都对不起他留了多年的辫子!

  激战中,辫子军损失惨重,谢黑熊和那几个盗割佛头的兄弟们,被一发重型炮弹击中,顿时炸得四分五裂、尸骨无存,辫子军各部纷纷投降得投降、溃退得溃退。

  而段总理大人一进京,就听说小刘“附逆张督军、大肆勾结匪军希图富贵,妄图推翻民国”等等丑事。
  正是破鼓万人捶、破墙万人推!
  早就看不惯小刘的商人、被敲诈的八旗贵胄和富豪们,早就憋着气要整治他呢,趁机纷纷上书的上书,告状的告状,把个小刘说成是商界第一个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段总理大人看小刘犯了众怒,还把王会长给抓了,立即下令放了王会长,见面一聊,王会长把小刘的老底一说。跟王会长早就相识的老段总理冷笑道:“这种狗玩意不杀,杀谁?!”

  可怜小刘小人得志,只富贵了2年不到,就被段总理下令抄家拿问,以“附逆”大罪,审都懒得审,直接五花大绑拖死狗一样拉倒菜市口,砍了脑袋!

  安然回府的王会长对一旁张罗着饭食的太太长叹道:“人在做、天在看。老话儿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看看,时候一到,立刻全报!小刘作出这种悖逆祖宗、偷盗佛宝的丑事,这才是天理昭昭法网不容。只是那件佛头,如今到底怎么样了呢??”

  广慧大师圆寂前留下的那句禅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出入云闲满太虚,元来真相一法无。九苦五蕴东来客,唯指山间一尊佛。七载因缘苦茫茫、廿二年后劫难成。一朝听得金鸡啼,沧海沉沉日已落。

  王会长此后不再怎么管商会的事儿,退居林下,想解开这道谜一样的禅语,日复一年,却总是不得要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