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茉莉花??人家喝茶还用花朵熏制吆!真不错!还用蜜腌果子,嗨,别说咱们,就是县里的财主老爷估计也没吃过吧??”
  山田招呼着大家又吃又喝,跟上座稳稳坐立的渡边村长和几位老者叙谈了一会。
  按照渡边和几位老者的意思,山田为了振兴山田家,应该做几个事儿。
  第一呢,自然是修一修父母的坟地,这是远方游子回家必须进行的。
  二呢,要去村外的神社祭拜一下,渡边村长知道山田家信佛,不过入乡随俗嘛,神道毕竟是帝国的倡导宗教。
  三呢,山田家的房子要修一修,重新翻盖就得请村子里的乡亲帮忙。
  四是买地,渡边村长已经问了,邻村有几户想卖地的,价钱再谈。
  最后呢,山田要请村子里的“三老”和乡亲们吃顿饭热闹热闹,自然,吃什么无所谓,但要在乡土定居了,必须得有点“表示”。

  几位年高德劭的老人都纷纷赞同,山田当然满口答应,他提出来,先请客,请乡亲好好吃一顿,聚一聚,再做其他的事,这样大家才愿意来帮忙修祖坟、盖房子不是??

  等渡边村长一招呼,大家热烈欢迎喽!

  第二天,山田领着村里的几个青年后生去县里买了不少猪肉、牛肉和青菜、鸡蛋、水果,米酒、清酒,一车车川流不息的运回村里。
  各家各户的女人们,都带着餐具、矮桌、柴火来山田家帮忙,一众女人在渡边太太的指挥下,卷起袖子忙活起来。
  众人说笑着,半天工夫作出了一桌桌席面,山田在老北京吃过见过呐,总觉得不太体面,又从县里请来几个厨子做菜,跟大家说好了,随吃随上,一天开三顿,就叫“流水席”,只要是本村的,欢迎大人小孩都来吃!
  日本乡间,没有听说过什么“流水席”,一看财大气粗的山田这样豪爽大方,谁不愿意来凑趣儿,各家各户的老少爷们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一窝蜂似得涌来吃喝。
  风卷残云般足足吃了一天,第二天照样如此。

  连摆了三天大席,村民们都喜欢上山田喽。哪朝哪代也没见过这么势派的乡亲哦,还是从中国回来的!

  后面的事儿就好办多了,不用山田操心,渡边村长陪着他祭拜了神社,又招呼村里的青壮年帮着修了祖坟。
  连翻修山田的老屋,各家各户的乡亲也是踊跃帮忙,砖头瓦块、木头石料源源不断得买进来,请来的工匠师傅在上头忙活,乡亲们在下头帮忙,一天管两顿饭。众人何乐而不为??

  等竣工那天,村里的“三老”————村长、小学校长和神社祭祀三人都到场讲了话,小学校长还写了一篇古色古香文辞优美的和歌,纪念山田的祖辈和山田今日的荣光。
  足足忙活了一个多月,山田总算在村里安稳落了户。

  这晚,山田太太打着呵欠问:“咱们总算安定下来了,一共买了多少地?找没找租户??”
  山田眼神炯炯望着天花板:“哪有那么好找,才买了不到200町,你还以为跟在中国似得有那么多地亩?渡边伯伯说,这就不少了,可以后咱们不能光靠这点地生活啊?孩子们还得读书上学,让你下地劳作你干得了吗?”

  “下地干活?可别打我的主意!我觉得,咱们应该在东京再买套房子,投资点产业,不然老在这里住着,还不如大阪热闹呢!我听说有些华族破落户家里过不下去,要卖房子产业呢?不能考虑考虑?”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等孩子们都大了,都有个依托不是??过阵子咱们去东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产业,钱存在正金银行就行。华族破落户??我的太太,你想都别想,咱们可没那个福气!”
  “怎么了?”

  “太太,你不知道,华族的产业住房和私人财产,那是都在宫内省登记过得,凡是有这种交易,华族收了你的钱,肯定不付给你房子产业,因为法律上规定,华族产业是世袭罔替的,不能买卖。有些道德不良的华族老爷,就靠这个诈骗呢!到了法院,人家也不会判你赢!”

  “这不是蒙人吗?!这些人还当贵族呢,还不如咱们在老北京的那些商人朋友。”


  “太太,”山田忽然有些严肃:“以后咱们在这里,别老是跟人说老北京怎么怎么样的话,大家听久了会厌烦的,记住,咱们是日本人。”


  “知道了!好像你成天不挂在嘴边似得。用得着这么声严厉色的??对了,上回我门急匆匆回来,到底为了什么?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呢?!”


  山田看看孩子们都睡了,回房琢磨了半天,才把当日在南京听了小刘的诱导盗割古佛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听完山田太太就炸了!
  “老天!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这些年我嫁给你算我瞎了眼!这么下贱的恶事丑事你都敢做?!你成天念佛诵经的都读到狗肚子里去啦!就这么着,佛祖会保佑你??还不得报应到咱们全家身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你不知道这是要下地狱的恶业啊?还成天装着没事儿人一样又吃又笑的?!”



  山田太太又哭又叫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手抓脚踹把个山田搓弄得如同破被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山田太太作为大阪商人的女儿,平日里也不那么信仰什么神佛菩萨,不过当年幕府时代,幕府朝廷崇佛太久,百姓们也跟着信了上千年,从小耳濡目染的山田太太除了对财神菩萨非常笃信,对佛教也有不少敬意。


  乍一听说丈夫干了这缺德事,当然怒火万丈喽!

  “送回去?!”山田脸上被抓了一道伤,灰心丧气的反问,“这个不行,都漂洋过海请过来了,咱们送过去,不让人家抓住??我想在家供养,再说花了不少银子才弄到手的。。。。。”


  “呸!你就知道银子!你这是鬼迷心窍了!当日我说你怎么急匆匆带着全家跑回来呢!原来干出这种坏事!连告辞都不敢去王会长家,你是没脸见人家!还怪小刘挑唆你??你自己心里没有恶念,谁能挑唆??说不定这会北京城的老朋友们都指着名字在背后骂咱们呢。哎!还不还我不管,你要不愿意,赶紧想个主意啊。整天放在家里可不是个事儿!”

  闹了一场,山田太太余怒未消,一甩手去别的屋里睡了。剩下个山田一男又羞又恼得干瞪眼。
  好容易过段时间,去东京找了几个原本熟悉的客商朋友,在几家铺子入了股,又买了些看好的股票和几座小房产,算是投资吧,领着太太去看了看多年未见的妹妹,山田太太才算消了气,可佛头老秘藏着,也不是个办法。



  山田太太催的厉害,搅得山田日夜不宁,山田把自己想好的办法跟她一说,太太琢磨了好久,总算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