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山田想到的,自然是去庙里请教。那当儿的日本,京都、大阪和东京各地,古寺甚多,山田年轻时离国之际,就是在东京附近的题经寺叩拜祈祷的,于是,等处理好了家事,山田亲自坐车来了题经寺。

  题经寺,是东京地区的古寺之一,也是日本日莲宗的宗寺之一,原本是江户幕府时代崇佛的大将军布施了3000两黄金创建的寺庙,始建于宽永年间,距今也有300余年了。
  山田幼时,便跟父亲来过这里,此次荣归,更是觉得当日许愿有灵,进了寺庙,但见绿树如荫、芬芳遍地,甚是幽静。和式的山门外,几个香客正穿着木屐缓缓出来,有几个扫地的布衣小和尚忙活着院子里的卫生。

  山田脱鞋进了大殿,先在古苍色铜盆里净了手,持香顶礼膜拜,在佛前忏悔念叨了许久,才起身问询一旁敲木鱼的小和尚。
  “小师傅,请问贵寺的主持大师可在??”

  小和尚翻了翻眼皮,看看一身华服的山田,小声嘟囔:“施主各处瞻仰随喜就是,我们主持不见外客。监寺大人还在内院修习,也不见。”

  “我知道规矩,不知道贵寺的宗本大师可在??我与他是旧相识呢,这回我在万里之外的国度才回来,想拜望一下,烦请小师傅通报一声吧。”说着,从怀里掏出支票本,唰唰写了几个数字,恭恭敬敬双手递给小和尚。

  “旧相识??既然如此,施主请稍等,我去。。。。。。。”小和尚没怎么见过支票,拿过来一看,猛然揉揉眼再看看山田,顿时傻了!

  “先生,您、您写的这是3000银洋吗??!”小和尚瞪眼咋舌道。

  “是啊,小师傅,这是正金银行的本票,凭票立即兑现的。在寺庙里怎么敢说谎话呢??”
  小和尚吐了吐舌头,说了句:”施主稍等!”就忙不迭往后跑了。

  3000银洋!小和尚边跑边琢磨,这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那年月,日本钱币值也非常之高。自打明治维新后,因本土局势很乱,黄金又便宜,欧美各国的洋人纷纷涌入,发现帝国新政府懂经济的不多,又忙着内部争权夺利,便大肆用白银套购黄金,一口气买了1年多,把日本黄金足足买走了大概五、六千万两,日本经济本来就是小农经济,这下子银贱金贵,又赶上内部打了几场仗,花钱买武器如同流水,着实让西洋人狠狠坑了一把。
  自此,维新政府想顺应国际形势,改银本位制度为金本位制度的计划,胎死腹中喽,本来嘛,没了那么些黄金,谁理你??
  可日本人有心眼儿,失之西方,补之东方。这可是大久保利通老大人在太政官会议上说的。
  于是,经过十几年备战,到了甲午中日战争打败了大清国,日本一下子从大清国得了2万万3千5百多万两白银的赔款,这些银子,大概是日本3年多的国民收入的总和!
  终于咸鱼翻身的日本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先逼着大清国把赔款的白银换成英镑,又按照英镑对日元的汇率,再换成日元赔偿给自己。就这么在汇率上一来一去,大清国为此多陪了2000多万两银子。
  大赚了一笔的日本除了拿出2000万银子奉献给明治皇上当零花钱和陆海军扩展军费,剩下的大部分就做了储备金,一跃而改革成为金本位制度的国家。
  所以,那时的1日元,俗称日本银洋,跟中国的银子对比,是1两白银:1.35日本银洋的汇率。

  看看物价,就知道山田如何财大气粗了,东京物价贵,首都富贵人多嘛,1盒1斤重的牛奶,才6分钱。
  一升大米,4分钱。
  一双最好的棉袜子,1角5分钱。
  政府机关里的一个小职员,比如一个警察,一个月月薪5块钱。
  一个陆军大头兵,每月5块5角钱。
  一个陆军少尉,每月28块钱。
  最高军衔的陆军大将,每个月也不过500日元。
  东京歌舞伎町红灯区,叫最好的姑娘陪酒陪玩陪睡,才花4块钱,一般的1块8角钱就搞定。

  山田一出手就是3000银洋,这才吓坏了小和尚。

  不大一会儿,小和尚领着一人出来,山田一见,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题经寺的监寺和尚,他的旧相识宗本大和尚。

  这位宗本大师,也是60多岁的年纪,当年跟师兄宗海大和尚一起主持题经寺的事务,也算有道高僧,这些年过去了,只见一身灰色僧衣的宗本大师须发已白,精神还好,手里转动着念珠,朝山田望了望。

  山田赶忙行礼问候,说明自己的身份。

  宗本双掌合十念佛不已:“山田施主这些年虔心向佛,远渡重洋得了富贵,又回来还愿修诚,不敢当!!请随我去后堂奉茶!”

  领着山田往后走。

  题经寺不算很大,转过几个弯,就到了监寺住的禅房,也是一片青翠树丛掩映下的木头屋子。

  两人落座,小和尚奉茶离开,山田这才又取出当日在南京栖霞寺智明大师送给自己的佛经,奉献给宗本大师。


  宗本大师双手接过,仔细欣赏片刻,称赞道:“本以为中土之地,佛教衰微了,不料还有同门心善,能做出这种功德,可喜可敬!有机会,可否留个当地的地址,我也好写信回问一下。
  只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信,怎样通汇到中土去。”

  山田心中有愧,只得含糊笑道:“那是自然!临来时,栖霞寺的智明大师也让我向师傅们问好,不过山高路远,等找到时机再说。此次奉上3000元,是我当日在佛祖面前求愿,后来得了福报,请大师一定招募工匠,为我佛再塑金身!也圆我多年的梦想,多出些许,也请印几部佛经,赠给善男信女,还有些就算我的香油钱吧。请大师千万不要推脱。”

  宗本点点头:“这也太多了,山田施主不必多礼,我们是旧相识,当年你离日赴中土而去,我就知道山田施主此去定然有成,既然施主如此急公好义,我这就收下,本月是火月,不好动工,待金月再行招募工匠,重塑金身。寺里的华盖、经幡也一起换一换。再印几百部《南无妙法莲华经》赠送给各位善居士,算是你的功德了。”

  “请大师随意分配!山田情愿!我此次在中国见识了不少高僧大德,回来之后,也想在家里专门整修出一间佛堂,请大师多多指点!”

  “不敢,我国与中土之佛教,虽分门别类,派分不同,但出处也是一源。虽没有去中土瞻仰过那里的风采,不过有报纸、书信可以看看,再则,禅宗有云,拜佛拜的不是那尊偶像,而是我们心中那尊佛,佛既是我;我既是佛,这才能达到内心“识心达本,解无为法”的境界,绝不是穿了袈裟,熟练念几卷经文,说一些禅语就能做到的。中土的对本教的理解,有些确实很有蕴意呢。施主既然有心,我定当相助,不知施主何时、需要什么样的供养仪法,供养的乃是那尊佛呢??”

  山田听了宗本大师的话,内心轰然一惊,他知道,大师说的不是他,可字字句句这么像指点他呢??

  再说,那尊佛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