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一时间,在家编好的词忘了个干干净净,山田有些愣神。

  “施主??施主??”宗本大师问了两声,山田赶忙回过神儿,尴尬得擦擦脸:“大师赎罪,我方才走神了,还有一事请教,普通人家供养佛陀,只在家中开辟一个净室就可以了,如此,还用很多种供养仪法吗,还得分哪一类的佛陀??”

  “施主说笑了。确实如此,不知施主留意没有,中土所传的大乘佛法,品类就有不同,虽说万变不离其宗,但区别还是有的。”

  刚说到这儿,外头小和尚轻轻问询:“监寺大人,主持听说山田施主为我寺捐献巨款,又是监寺大人的旧相识,在净室里传话,请山田施主去坐坐。”

  “我知道了。山田施主也是有缘,我师兄多日不见客了,上个月大谷伯爵前来问法,两人还喝茶下棋呢。请随我来。”

  山田起身随宗本出了屋,又转了个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竹栏围成的小院子,里面几间和式木屋,院子里一颗茂盛的梧桐树伸出臂膀,枝枝条条得透出散碎的阳光,十分静谧。

  “大谷伯爵??是不是那位京都府本愿寺的法主??”

  宗本微笑:“是的,那里不是本愿寺的本宗,是西本愿寺,算起来,他是20多代法主了,算起来,还是今上陛下的连襟兄弟,为人精通佛典,很有见识。”

  进了净室,也是一位黑瘦的老僧,互相行礼致意了,山田把心愿一说,宗海大师也称赞一番,说到供养之法,宗海大师问道:“山田施主既然是虔心供养,自然不能比普通人家那样。可否告知,到底是哪一位佛陀?我们也好参详参详。”

  “这。。。。。。。”山田急的冷汗直流,说实话吧,他不敢,这俩大师看起来也是道德高深之人,听了真话,万一恼怒了,说不定把自己赶出去。
  可说假话,他也不敢,他拜佛,求得不就是赎罪?连真话都不说,岂不是恶业更深?

  半晌,宗本觉得山田有些怪异,轻轻问:“山田施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无碍的,既然都是旧相识,又是善居士,说出来我师兄弟也能帮上一二。”


  山田不得不开口:“方才大师问供养的是什么佛,实话说,是一尊毗舍浮佛。。。。。。的佛头。。。。。。”

  “什么佛???”云床盘膝而卧的宗海大师长眉一挑,惊讶而疑惑得跟同样惊诧的宗本大师对视一眼,又缓缓望向山田。

  “不满二位大师,我、我自中土得到了一件过去七佛中的毗舍浮佛的佛头,20多年前,去国离家之际,我就在佛前发了大愿,如能在异国成功,就为本寺的佛祖冲塑金身,并请一尊中土的古石佛来,供养在家,等我百年后,奉送给寺里供养,也算我小小的功德。所以。。。。。。”

  “南无妙法莲华经!!”宗海大师念了一句佛号,沉思片刻,看向师弟宗本:“虽我日莲宗与其他宗门不是一派,不过,山田施主说的这位佛陀,很是罕见哪!恐怕连我国的其他宗门也并不确实知道此佛的神通法力,我国很少有供养此佛的仪法,如果有,也是净土、真言等几宗有此,山田施主,你是去京都的禅宗、净土宗的宗门问问,还是一定要在此呢?”

  “既然在贵寺许了大愿,定然是请教二位大师了!!”宗海大师的一连串说明,把山田闹得稀里糊涂,说是信佛,可日本佛教门派多达几十种,他一个商人,怎么搞得清??

  本以为在这里随便找个大和尚能处理的事,没想到竟然变麻烦了。

  “方才听山田施主说,不是一尊佛,而是一件佛头??”宗本大师心里一丝惊疑划过:“难道是传闻里,中土那种摩崖石刻的佛头喽??”

  “。。。。。。。是。”山田含羞低头。

  宗本向宗海点点头:“师兄,我看此事蹊跷,供养之法各宗门大同小异,只是这件佛头,我想亲自去看看,再向师兄禀报。”

  “也好。既然相见,想必就是天大的缘分,师弟,你跟山田施主走一趟,我想想有没有合适的仪法。”

  宗本告辞了师兄,两人一起出了寺庙,坐车直奔京郊,宗本见山田的脸色又灰又暗,仿佛生了疾病,内心的疑虑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