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14
  山田这次是彻底服气、忏悔了。
  为了一家子的性命福运和自己数代人的功德不被自己一次贪念入魔毁于一旦,过了几天,山田就开始按照宗本大师的指示行动起来。


  山田先是指挥着家人,把地摊儿似得摆了一屋子佛堂清理出来,只放了几张小桌和佛头。
  那些金玉佛像、唐卡、佛画,送到另一个屋子存放,反正他们家重新翻修的祖屋,房子甚多。

  然后呢,山田又带了太太去题经寺,支付了一笔礼金,由宗海、宗本两位大师联名写了几封书信,给日本国内的禅宗、净土和唐密真言各宗的宗门法主、主持大和尚,请他们倾力相助。

  随信,当然带着一张足额的支票,就当是各位大师来东京的车马费和香火钱,说明,如果来的大师,必定厚待如仪。

  不过显然,当年日本佛门各宗的联系并不是那么紧密,有些门派间上千年的纠葛和怨望,自然不是一封信和一张支票能解决的。有几位回了信,答应来“襄助”一番,有几位就不那么热情,不是说正在静修,就是有别的法事要做。

  日本当年的古寺,大都在京都一带,东京这边鞭长莫及,也没有个去拉人来帮忙的道理和权力啊!

  怎么办呢??

  还是宗海大师有办法,想了半天,只能请出西本愿寺的大谷伯爵帮忙,谁让人家是大正皇上的连襟兄弟,又是伯爵,又是法主,别说一般佛门宗派的大师长老们,就连几位执掌国家大政的元老,像山县、伊藤博文、大山岩、井上馨等元勋,见了也得让他三分。

  再说,他家祖传的西本愿寺,就在京都府,跟当地的宗门非常熟悉,总算是个拿得出来的大人物。

  那个年头,不光是中国,日本国也认大人物。

  不过想法挺好,可打电报一打听,大谷伯爵去了中国游历,好像在辽东一带,自清末开始,欧洲、日本的不少王公贵族都喜欢跑到中国来,游历名山大川和古城古迹,这些人爵位高、地位大、钱又多得花不完,着实是有钱有闲的“富贵闲人”,

  不来个跨国旅游,尤其到中南半岛和中国来,仿佛开个沙龙都没有吹嘘显摆的话头儿。

  比如那位斯文赫定,在中国游历了很久,“搞”走了不少中国文物国宝,连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登基前,也以皇太子的身份坐船远洋来华游历了很久,受到清廷的盛大接待,让他非常高兴,日本人眼红了,又把他接到日本玩了几天,还没玩够,就让一个日本警察拿刀把脑袋给劈了!

  吓得尼古拉二世躲在旅馆里不敢出门,消息传出,世界舆论哗然,还是日本明治皇上看自己的臣仆丢了大脸,亲自登门拜访,才算把这个丑遮掩过去。

  不想,却种下了日后日俄战争的远因,也是一段跨国旅游惹出来的滔天大祸。

  有些精明的旅行者,来华后仗着是洋人、自己有钱,还大肆挖掘和收买了一大批中国的文物珍宝,带到欧洲、日本洋洋得意得宣传,开记者招待会、写书出名、开研讨会,闹得不亦乐乎,既旅游还出名。这么着一来,各国贵族无不纷纷效仿,也是那几年中国文物珍宝流失巨大的原因之一。

  一听大谷伯爵帮不上忙,这下可把山田急坏了,又不敢指责,请宗海大师指点迷津。
  宗海大师又亲自写信,告诉大谷家的大管家,又急事找伯爵大人,请速速联系,告之详情。

  过了几天,电报来到,大谷家的大管家说了个喜信儿——大姑伯爵去了大连湾暂住,短时间回不来,不过听说题经寺的主持、监司两位大师相邀,必然有什么大事,可以写信去大连。

  宗海大师又写了一封长信,把山田的事情诉说一边,不过大师总算口下留德,没说是盗宝,只说收买佛头,为了祈襐吉祥、化解山田家的劫难罪孽,想召开一个大法会,只是自己和师弟没那么大本事和名气,只有请大谷伯爵回日主持此事。

  大谷伯爵看了,立即回信——听说这事,非常高兴,不管佛头是买的还是“搞”的,总算是一件宝物嘛。但山田这样做,必然有大罪孽,法会开办不知道管不管用。自己在中国刚得了一批重要的古董、文献,正收拾整理,回不来,不过,自己可以写信给宗海大师看中寺庙的大师们,请他们帮忙,先商议一个仪法的程序,如果自己能赶回来,必定要参加,如果赶不回来,一定要请众位把仪法记录整理下来,作为佛教资料使用,并祝成功健康云云。。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大谷伯爵总算热心,赶紧写信给宗海大师看中却不想帮忙的几个宗门的寺庙首脑。
  众僧接信一看,哎,这事儿推都推不掉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嘛!谁让人家把大谷伯爵都请出来了呢??

  于是乎,短短一个月里,忙的焦头烂额的山田总算把要请的大和尚们请来了。因仪法还得商议,家里又住不开,只得在题经寺里腾出一些禅房,请大师们居住。

  自然,一笔开支礼金是少不了的。

  林林总总的大师们来到东京题经寺,都是宗海、宗本两位大师接待,其中著名的有:

  净土真宗之一,京都府龙谷山西本愿寺的监寺大和尚、
  禅宗临济宗之一,京都府大德寺的监寺大师、
  禅宗曹洞宗之一,京都府万福寺的监寺大师、
  禅宗临济宗之一,京都府镰仓五山圆觉寺的监寺大师、
  华严宗之一,奈良招提寺的大师、
  密宗真言宗本宗,和歌山县高野山金刚寺的大师。
  等等等等。

  有大谷伯爵的面子,山田又财大气粗,这回宗海、宗本大师一共请来了15位高僧大德,加上他俩日莲宗大师,总共17位。

  不过,这些大师早就说明,这完全是私人关系和“救助”山田一家的福运,跟各宗门之间可绝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此事要保密,不然传出去,让其他宗门知道了也不好。

  宗海、宗本大师自然满口答应。山田更是乐坏了,作为一个普通日本人,他哪辈子也没参见过这么多高僧啊,想想真是,还是有权有地位好,再就是有钱,不然,这些大师们哪能随意出山呢??

  想到这儿,山田又觉得自己罪过喽。


  人是请来了,有的还带了随从,题经寺里热闹非凡,招待得也不错,可众位大师一听山田家发生的这件事,可就炸了锅喽!

  虽说宗海、宗本大师口下留德,不过这些大师都是“智慧德力”非凡的高人,知道这么个大财主,忽剌巴请这么多高僧大德来,为的是个自己“买来”的佛头,还要祈福,忏悔??

  这可不对。

  这不,几位大师就争论开了,说如果是从中土买来的佛头,还可商议,万一是山田一男故意毁坏佛身给偷来的,别说山田要下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就连他们这些修炼多年的大和尚,也得为恶业“襄助”犯了天条,堕入地狱!

  山田可惨了,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到底是“买来的”还是“偷来的”,赶上这些大师又非常执着于佛法规矩,解释来解释去,众位就是不信,有的还训斥山田。

  宗海大师也为难,自己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怎么办??纸里包不住火,只得说了真话,不过,山田只是说被早已下了地狱的仆人小刘给“诱导”的犯了恶业,自己还是非常虔诚的。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人要脸,树要皮,孔夫子都说———羞耻之心人皆有之嘛。

  要不这么说,大师们恼怒了一走,自己岂不白忙活了??

  大师们听了,有的痛骂了山田一顿,算是了解了真相,接着会商如何开办法会、用什么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