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古佛的佛堂里,除了地毯,其余佛像都诵经后搬走,留下四个方向的矮桌,只摆放了由各寺庙印刷的有关中土的佛经、内典。

  供奉佛头的矮桌,铺了华贵的三色彩缎,佛头上方,按照大师们商议出来的办法,设了一个五彩织锦的帷幕,中间一幕撩开,挂上金钩。佛头下方铺陈得是大德寺大师送来的江户初期出产的五色绸绒垫,佛头后方则是西本愿寺大师贡献的一座五扇红漆描金彩绘佛陀说法的缂丝座屏。

  佛头周围,陈设得则是一套珍贵的银胎七宝烧供器和盛放果、饼、花、茶的器皿,乃是招提寺的大师进献的。

  佛头前面,却陈设了一套大明成化年间的掐丝珐琅、俗称景泰蓝的铜胎五供,再前头,又用中土礼节,陈设了一套乾隆官窑粉彩的碗盏杯盘,一对雍正年间的青玉双耳瓶。

  佛头供桌摆设完好,桌前头,又是一张黑漆描金的小桌,摆了经卷、小木鱼、菩提念珠,算是让山田平日礼佛所用,山田太太花私房钱,又摆了个一个五彩销金的跪垫。

  这一番铺陈只是开始,后头林林总总的仪法、规矩自不必多说。

  在村民们看来,这一场足足闹了36天的法事,真是旷古以来在此地从未见识过呢。虽然他们并不能进去看,每日只能听到白天晚上敲不完的木鱼声、诵经声、念佛声、鼓声、金声,种种玄妙,可让他们开了眼界。
  当然,山田更不能闲着,每日里为大师们的衣食茶果跑前跑后,顺便为村民开了一个“大斋会”。也就说,每日午餐,只要在山田门口跟着念几句佛,就能吃一顿香喷喷的大米饭加萝卜酱汤,这也是山田跟着老北京学的一种积德方法。

  有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村民男女老少都跑来念佛吃饭,一吃就吃了一个来月,都称赞山田富而好礼,为他扬了好名声。


  最后一天,法事完毕,众位大师又三参三拜,一起动手,将佛头供桌转变方位,从正北移到了正东,恭请佛头背靠东、面朝西方,也就是中土的方向,这也是禅宗各门提出来的仪法程序。屋里各处的陈设,各位大师又亲自整理一遍,这才算功德圆满。

  山田肯定要借花献佛,又请来的大师指点着,让他收藏在另一个屋里的佛像、唐卡、佛画等等念诵了几遍真经,也随着做了个小法事,众位大师又对山田敦敦教导一番,这才觉得累不可言。

  由宗海大师主持,山田夫妇请众位大师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斋饭,每位又送了不少礼金,大师们这才各个回寺。

  宗海、宗本大师总算了了一件心事,告诫山田:“法会花费甚多,业已圆满完成,到底功效如何,还得再看,希望山田施主今后定要晨昏礼拜、多做善事,也许佛陀看在你虔心修习的份上,赎你罪过也未可知呢。本寺日后如有法事、善事举行,定当请你过去一起参与。”

  这山田两口子算算账目,也不过花了1万多银洋,却办成了这件大事,算是心满意足,自此后,在家里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对这尊古佛佛头虔诚到了极点,初一十五、逢年过节,不仅要去题经寺参拜,还得领着全家人一起顶礼膜拜。

  又加上山田有钱,为了忏悔自己的罪孽、积累功德,为出家人大开方便之门,月月斋僧,年年修庙,在家乡的村子里也是惜老怜贫、救助孤苦乡民,给大家伙儿修桥铺路、翻修学校、神社,凡是善事,山田一男无不倾囊相助,十分关怀。

  这下子,山田大善人的美名传遍了东京乡下,连县里都知道了,知事大人还给山田颁发了表彰证书,成了全县闻名的大人物。


  说来也怪。

  不知道是中土古佛到了东瀛日本国失了灵性,没了报应,还是山田请来的一众大师们举办的法会起到了作用,或者说,他做的善事积累的功德不少。这些年来,山田家并没有受什么“天罚”,下什么地狱。

  他的女儿嫁给了有为青年、儿子上了东京大学、连他投资的那些商铺和买的股票债券,也呼呼啦啦做飞机似得往上涨,银子哗哗淌海水似得往他家里进。着实是生意大兴、阖家平安。

  幸福生活简直看的别人直眼热!有时候山田太太也念叨着:“难道咱们的罪孽过去了??佛陀看在咱们诚心诚意得份儿上,饶了咱们的罪过??还是压根就不灵呢??”

  每到此时,山田总要训斥太太一顿,他觉得,山田家所有这一切的一切兴旺发达,都跟自己“搞”来的古佛头有关系,可到底有啥关系,他是想破了脑袋也弄不明白。。

  山田一男更加虔诚,一心一意的拜佛行善。

  如此时光轮转、日月如梭,七年岁月,匆匆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