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15

  时间,转瞬到了西元1923年,民国十二年,日本大正十二年,9月1日。

  这天整个日本天气非常好,初秋的季节,东京街头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各大公园里,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们相会于树丛花海之中。

  因为在位的大正皇上据说有神经病,几乎从来不临朝听政,退居内宫修养,军国大政被几位元老把持着,几位元老也算为帝国兢兢业业,老而弥坚,还能互相制衡,不让任何一个元老势力做大,这样,就造成了所谓“大正民主时代”的轻松环境。经济发展的好、裁军也顺利,此时的日本帝国,仿佛真的进入了“君主立宪”的辉煌时代。

  下午,山田从东京城内的古书铺子里,买了些梵文的佛经,又给太太带了些小礼物,还给东京帝大读书的俩儿子送了些点心,俩儿子见老爹来了,非常高兴,因为是星期六没什么课,带老爹逛了逛帝国大学,把老爹送到车站,看看老爹提溜的东西实在不少,又没带仆人,俩儿子自告奋勇,要把老爹送回家,等过了星期天再回来上课。

  山田一男当然乐不得,这些年也不知走了什么大运,女儿嫁了好人家,俩儿子非常出息,一个读的历史文化专业,一个读得法律专业,都是勤奋好学、正正经经的好孩子。那个时代,日本大学的入学率,才不到适龄青年的百分之五!东京帝大和京都帝大,又都是日本国内第一流的大学,原先只有华族的贵族少爷们才能入学。

  这在当地的村里,山田家也算摆脱了乡土气,成了远近有名的大户人家。

  爷仨回了家,山田太太大喜过望,赶紧做了丰盛的晚餐,一家人高高兴兴吃了饭,山田又跟儿子喝了几杯,收拾饭桌,又喝了会中国的毛峰茶,晚上9点,去佛堂上了香念诵了一卷经文,这才各自就寝。

  不知是高兴过头还是喝了中国茶,山田一男失眠了,感慨颇多,一会儿想起来这些年的好日子,一会儿回忆起在中国老北京的往事,一会儿又惦记这些年王会长不知过得好不好,一会儿又想着以后儿子们成家立业了,再生几个大孙子,自己子孙满堂,山田家又一次兴旺发达喽。

  迷迷糊糊正胡思乱想,听见卧室里的镀金西洋座钟当当当当只打了11下,山田一男翻个身给太太掩了掩被子,正要躺下。

  轰隆!!咔嚓嚓!!顿时一阵山崩地裂、山岳崩摧的巨大轰鸣声从地下传来!
  随后一股吱嘎噶、吱嘎噶的闷响、扭曲的晃动从四面八方震颤着传导过来,紧接着便是一阵一阵的摇晃,大地仿佛得了疟疾,打起了摆子!屋里也开始左右摇晃、上下起伏,像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被巨浪搅拌得躁动不安!!

  :地震了!!

  山田一男顿时猛醒!赶紧大吼着拉起了太太,俩人赤着脚跑到儿子房门口,俩儿子早就醒了,架着父母大喊着往外就冲!

  仆人们也被吓坏了,哭爹叫妈嚎哭着批了衣服冲出屋子。这下,全乱了套!!


  等一家子失魂落魄跑到当院,全都毛骨悚然哆嗦成了一个团儿,悚然不安地拥挤在一起,仿佛濒临死亡前的恐惧,注视着周围的恐怖景象。

  大地轰鸣着冒起了黑气紫烟,剧烈抖动,地面呼啸嚎叫着裂开无数个巨大的深渊,好似血盆大口,一口口吞噬着地面上的庄稼、商铺、神社和民众,细细看,地下深渊里还冒出无数毛丛丛黑乎乎的恶鬼似得巨手一样的爪子,把试图逃离的人们和摇摇欲坠的房屋、牛马一起拉进深渊!像极了无间地狱!

  一排排、一栋栋合抱粗细的大树和整齐的房子,如同纸糊的一般,摇晃着、被摧残着、倒塌着、粉碎着,有些勉强挣扎掏出房子的民众,立时被砸成了肉泥或被埋在废墟中惨烈得嘶鸣嚎哭。

  巨大的烟尘卷着血腥的风暴舔舐着无头苍蝇般乱跑乱叫的人,生生被风卷到天上,摔下来暴毙。

  天空突然出现了几束诡异的极光光华,氤氤氲氲覆盖了天际、轰鸣声更强烈,整个日本四岛就这么在太平洋上跳大神儿似得扭动舞蹈着。空气里的血腥味越发浓重,无数的残肢断臂和脑浆血污下大雨一样的铺天盖地哗啦啦急速落下,在一片凄厉的鬼哭狼嚎声里投入活着人的怀抱。


  地面裂开的血盆大口还冒出一股股恶臭的血水和毒烟,掉落在内的人哭爹叫娘的往外爬,有的沾染了毒烟立刻被熏死,有的被活活淹死,刚要爬出地面的人被突然合上的裂缝挤成了肉饼!

  各处都是撕心裂肺的哭喊、救命声,吵得寰宇不宁,山崩地裂让山丘、森林大规模滑落成谷地,铁路的钢轨被扭曲成了麻花,车站、村庄和城市被随后而来的泥石流、海啸一口口吞没永远不见。

  地震、地裂、泥石流、暴风、海啸一个劲儿的肆虐着这个岛国,活着的人拼命逃亡,可四处都是血海尸山,拥挤、踩踏、推撞造成的伤亡不计其数,惨不忍睹,关东地区的煤气管道又来凑数,燃起的熊熊天火和滔天的海啸洪水呼啸涌来,水火交加,把整个关东地区变成了炼狱!

  废墟中的幸存者还妄想等着日本陆军和警察、海军陆战队的救助,不料风助火势、火助风威,滚滚浓烟把他们熏倒,大火随着烧死他们,烧焦尸体的恶臭四处弥漫,继续寻找活着的人。

  关东地区的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无数的建筑、寺庙和宫殿、园林、小区、公园、学校、兵营化成灰烬,池水烧干、人们只能失魂落魄得蹲在那里,等着死神来临!

  山田一男一家子披着被子挤在一处,早已吓得魂飞天外,嘴里不住念叨着佛经内典,抱团等死,也顾不得四外甚至更远处那地狱里的凄厉嚎叫。

  整整一天一夜,山田一家没敢露头,那山崩海裂的轰鸣吼叫等释放得差不多了,终于停止了。

  战战兢兢得山田早已昏迷了,被儿子们叫醒,看看全家幸而无恙,忍不住嚎啕大哭,哭了多时,再站起来一看,自己的村子绝大多数民众和房屋都不翼而飞,成了残垣断壁、死尸遍地,活着人躺在那里哀哀叫唤,等着救援。

  “父亲!父亲!!快,快看!!”儿子忍不住大惊大叫拉着懵懂的山田两口子。

  一众仆人不知怎么了,都趴在地下大声念佛,叩头不已。

  山田揉揉昏花的老眼,回头看看自己家的院子、再看看院子外头地狱般的景象,傻子一般说不出话来,山田太太欣喜大大喊大叫:“佛祖、是佛祖保佑啊!!山田,你看!你快看看啊!!”

  山田激动地捂着脸失声痛哭,跪在地上朝着自己家嗵嗵叩首。

  原来,山田一男的祖屋,在这样惨烈的大地震里,如同固脱金汤的森严壁垒,或者根本没在日本国内土地上一样,丝毫无损,连玄关门外的鞋子都一丝不苟依然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