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青囊尸衣5《虫师》——鲁班尺


作者:鲁班尺  分类:鬼话








  安达曼海,夕阳西下,CM58329号渔船开足马力,一直向着北面的内格雷斯角驶去,那里是伊诺瓦底江的入海口。
  船舷边,雇佣军士兵整齐的列队站在甲板上,向阵亡的布莱尔上尉敬礼。马丁少校点燃了一根雪茄烟,默默的丢进了海里,一级军士长罗德里格斯和安德森中士开启了两听啤酒,缓缓的倾入水中,深蓝色的海面上漂浮着一串白色的泡沫。
  卢太官站在舱门口静静的望着,然后走上前来问道:“布莱尔上尉有家么?”
  马丁少校点点头:“上尉在曼谷娶了一个泰国女人,孩子六岁,已经快要上学了。”
  卢太官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汇丰银行两千万港币,请转交给他的家人。”
  “卢先生,这次行动的费用您已经支付过了,”马丁少校伸手拒绝说,“雇佣军本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大家都明白死神会随时降临......”
  “这是额外追加的,”卢太官打断了他的话,淡然道,“我这次回香港便要变卖资产,然后回湖南羞山老家,找到先祖吴老爷子,然后一同与朱医生隐居蓝月亮谷。”
  马丁少校默默的接过支票,代布莱尔上尉向卢太官郑重的行了个军礼。
  一间舱室内,寒生、贾道长和有良三个人正在私下商议如何夺回鬼壶的事情,小建冷不丁一头闯了进来。
  “有良哥,我有事儿同你说。”她悄悄的摆摆手,招呼有良出去。
  “小建,俺也正好想要问你,”有良皱了皱眉头,问道,“画轴内的七具尸首死而复活,客家嬷嬷等人俱是神智不清,但却恭敬的称呼你为‘主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建摇晃着脑袋,微笑不语。
  “说话呀......”有良提高了嗓门。
  “干嘛对女孩子这么凶嘛?”小建撅起了小嘴儿,嘟嘟囔囔的表示不满。
  这时,站在外面的鬼爪见左右无人,便将身子贴到了木舱板上,全身悄无声息的缓缓渗入木头缝隙,在室内斑驳的旧墙壁上,显现出来一个淡淡的六足阴影,不过屋内之人谁都未曾留意到。
  “有良,这位姑娘是......”寒生疑惑的望着她的面孔,有似曾相识之感。
  “小建是黄建国的女儿。”有良平静的答道。
  寒生与贾道长闻言脸色遽变,两人面面相觑,均愕然不已。
  “她是黄建国的女儿......”贾道长吃惊的盯着小建,又瞧瞧有良,感到困惑不解。
  “小建前段日子离家出走了,她妈妈委托俺和虚风道长出来寻找......”有良斟酌着说道,尽量避免提及首长,怕引起寒生的不快。至于贾尸冥如何想,他才不管呢,在西山之巅,就是这个牛鼻子老道带头围攻二丫的。
  “你们认识我爸爸?”小建疑惑的看着他俩。
  “哼,何止认识。”贾道长不屑的说道。
  “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小建没有留意到贾道长的鄙视态度,急切的问着,“妈妈和姥爷从来都不告诉我,连有良哥也不说。”
  贾道长把头扭到一边,不在理睬她了。
  “小建,说来话长,等你长大了,好多事情才能明白。”寒生微微叹息着。
  “不说就算,谁稀罕?”小建赌气道,随即冲着有良把手一伸。
  “干嘛?”有良不解。
  “你答应过的,画轴先由我保管一段时间,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小建理直气壮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