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青囊尸衣5《虫师》——鲁班尺


作者:鲁班尺  分类:鬼话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尾声
  四月里的一天,雪域高原阳光明媚,高山草甸杜鹃花盛开,一望无际,如同紫红色的海洋。
  天空中飞来三架黑鹰直升机,徐徐降落在了明永冰川冰舌上,跳下数十名荷枪实弹的武警军人,枪口警惕的监视着四周。
  蛊人在张局长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下了直升机,站立在冰帽下,默默的望着十余天那场恶战过的冰洞。
  想不到,自己的千年道行竟然被那可恶的小丫头一朝吸光,还差点丢掉了性命,风后骷髅头内蕴含远古祝由术实在是太恐怖了。回到京城在301医院休养了这么多天,才慢慢恢复了元气,可是功力尽废。《水龙斩破局图》虽然还在手里,但当年李淳风注入其中的灵气,早已被自己千年以来的修炼所耗尽了,若想要重新恢复功力,怕是再也不可能了。
  “张局长,立即命令武警挨个排查所有的冰洞,务必要找到蓝月亮谷的入口。”他有气无力的吩咐说。
  “是,主公。”张局长应道。
  武警军人随即开始了搜索,他们手持的声波探测仪,能够穿透很厚的冰层,查找到隐藏着的洞穴。
  “那曲失传了近两千年的《广陵散》可谓是冠绝古今,可惜啊,昙花一现,今后恐再难听到了。”蛊人幽幽叹息道。
  一两个时辰后,那名领队的武警上尉前来报告,士兵们已经搜遍了明永冰川所有的冰洞,全都是进深只有数十米,并无发现存在有任何的通道。
  “怎么会呢?”张局长诧异不已,随即命令直升机起飞,从空中进行搜索。
  蛊人怔怔的呆立在那儿,许久,才缓缓的说道:“漂移了......”
  张局长疑惑的望着他:“主公,您说什么?”
  “虚空漂移了......”蛊人仰天长叹,“他们一定是找到了另一新的虚空,蓝月亮谷通道便随之漂移了。”
  “那会漂移去了哪儿呢?”张局长讶然道。
  “这可能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了......”蛊人鼻子一酸,竟然落下了两滴老泪。

  数年后,长江三峡大坝建成,亿万年自然形成的中国第一大河被拦腰截断。
  又过去了若干年,长江上游的梯级水库逐一为卵石砂砾所填满,最后便都沉积在了三峡库区内。终有一日大坝淤满,滔天的洪水汹涌而下,三峡大坝彻底崩塌,长江中下游地区顿成汪洋泽国,数亿百姓惨遭灭顶之灾......
  有游人登上宜昌坛子岭,见有一庙宇,阶下铸有四个跪着的铁人,庙门两侧有幅对联。
  上联:庙宇有幸名万里。
  下联:白铁无辜铸李愔。
  有诗为证:“人云无法亦云,三峡关乎民生。子丑寅卯,是非有赖我公砥中流。敢做未必敢当,国事居然儿戏。赵钱孙李,功罪无需他人付信使。”

  (《青囊尸衣》系列自此全部完结)

  作者后记:
  这本《青囊尸衣》,尺子写了十年,总共五部一十九卷,365万字,相当于每年一部长篇小说,现在终于心愿已了。
  正所谓:“十年一觉青囊梦,醒来已是百年人。写尽人妖鬼尸怪,道破尘世江湖情。”
  古人云:“至音不合众听,故伯牙绝弦;至宝不同众好,故卞和泣玉。”《青》的某些情节看似比较恶心,其实不过是“黑色幽默”罢了,看官一笑可也。
  此书当今虽难得出版,但有幸处于互联网时代,能够在民间永久的流传下去,不至于湮没于漫漫尘世之中,此生足矣。
  尺子越战旧疾在身,坚持着写完了这部巨著,现在需要隐居静养较长一段时间了。
  “枝头秋叶,将落犹然恋树,檐前野鸟,除死方得离笼......”宿命而已。
  正因青丝们这些年来的不懈支持与相濡陪伴,这部《青囊尸衣》才得以顺利完成,尺子在此顿首以谢。
  鲁班尺
  2017年2月21日于滇西大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