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大案纪实(不虚构不夸张真实案例纪实贴)


作者:爱吃煮鸡蛋的猫  分类:鬼话

  32
  大货车的车厢底部满是油渍,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柴油味道,好在底盘比较高,齐亮亮能在车底稍微有个挪动的空间,他把定位器固定在一处摸着不热的管子上又用手腕上的胶带来回缠了十来圈,拽拽不动,才准备钻出来。
  这时候,手机嗡嗡的开始震动了,齐亮亮心里一慌,本来脚已经要出来了,赶紧缩回车底。
  但是震动没有按照约定,只震几下,而是震起来没完,齐亮亮也没法伸手掏出来接,根本转不开,他四下看看,并没有人出来,这什么情况啊?
  等了3分钟,齐亮亮的头上全是汗,他一下下从车底蹭出来,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新同学会打电话给他,等他上了车,拿出手机,准备给新同学回电话,才发现,电话并不是人家打来的,原来是王帅。
  想想也是,别人并不知道齐亮亮刚才在执行任务,只是和新同学约定了有事电话。齐亮亮先给新同学打电话,叫他赶紧回车里,要在大货车司机上车前到位,新同学低声说,“亮哥,我给你打包啊,刚上来。”
  齐亮亮一想也是,下面还不知道要跑多久,新同学兴冲冲的回到车里,“亮哥,给,筷子,那俩司机还要了啤酒,我看得吃一会,你先吃,怎么样?”
  “弄好了,就等他俩走,咱从后面跟着就行,万一不能跟了,也丢不了。”齐亮亮接过筷子,一劈两开,顺手把两个筷子来回划一划,去掉上面的木刺。
  新同学给打包的是炒饼,上面还盖了一个鸡蛋,齐亮亮一下子叉起来,一口就塞进嘴里,嚼了两口,想起王帅的电话还没回。
  “帅,咋啦?”齐亮亮嘴里嚼着,含混不清。
  “没咋,看看你干嘛呢,刺激刺激我,闲的我都冒烟了。”王帅在电话那头,是羡慕嫉妒恨,外加悔不该当初啊。
  “得了啊,抓紧时间休息,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齐亮亮变相安慰他。
  “要不咱俩换换?”
  “得,你是想让我也停职啊,我跟你说啊,老大这回是来真的,你小子小心点吧,别老触霉头,自作主张的,回来也消停点。”齐亮亮比王帅只大八个月。
  “快跟我说说,你干嘛呢?”
  “跟人,盯梢,有个车,刚给装了定位。”
  “上回咱们买的那种?”
  “别打主意啊,让老大知道了弄死你。”
  “切,我就看看,不摸。”
  “我说真的呢,你好好在家呆着,等老大消气了,就能回来了,这期间你可千万啥也别干。”
  “知道了,知道了,你忙吧。”
  王帅挂了电话,赶紧把电脑搬出来,上回装定位的后台,他还存着呢,他想看看,这车到底要去哪。
  定位到底装对了。
  1天后,车跟到明泉走了不到20公里,就拐进了一条乡间公路,如果继续跟,目标太大,齐亮亮请示了谢大雷后,放弃跟踪,通过定位来掌控车辆去向。
  定位显示,这辆车继续行驶了7公里后,停了下来。
  谢大雷已经到了齐亮亮停止跟踪的位置,于常带着定位系统在车里忙活。
  高振借来的摩托车刚推过来,谢大雷就要上,“谢队,这个您还真不会骑,我来吧。”高振笑嘻嘻的拉住车把。

  33\
  高振驮着齐亮亮,从村里的一条小路顺着gps显示的位置走,在距离村里这条水泥主路不到200米的位置,齐亮亮跟了一天多的大货车就停在了一片院子前,由于车屁股正对着门口,看不见卸货的具体操作也看不见院子里都是什么人,高振和齐亮亮也不敢做太久的停留,摩托车慢吞吞的在这条路上走了一趟。
  齐亮亮从后座上跳下来,满脸都是灰,“谢队,不好靠前,附近都是庄稼地,但是长的太矮,还不到膝盖,人出现在那太明显。”
  谢大雷手上夹着烟,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谢队……”
  “嗯。”谢大雷嗯了一声,“小齐,你跟我来。”
  齐亮亮不明就里,茫然的跟在谢大雷身后,高振也很奇怪的看着这刑警大队的人,不知道要整什么幺蛾子。
  天已经黑透了,谢大雷带着齐亮亮大步往院子的方向走,4月的H城稍晚的时候还有点冷,齐亮亮缩着脖子,裹了裹衣服,“谢队,咱们这么过去,不会被发现吗?”
  “所以得想办法啊。”谢大雷也冷,嘴里嘶嘶的快步往前。
  “那咱怎么靠过去?”
  “会爬吗?”
  “啊?”
  “啊啥。”
  “哦。”
  “这活儿咱不能让人家高振干。”
  浓重的夜色掩盖了很多痕迹,齐亮亮只能凭感觉判断他们走的方向的大概,院子没有灯,货车也没亮灯,更好地给谢大雷他们来了一道保护色。
  远处路过的车灯,给夜色好像划破了一条裂痕,借着光,能隐约看到一千五百米开外的院落,静静地立在那。
  谢大雷把衣服扣子扣好,鞋带紧了紧,手机调成静音放进后屁股兜,又把扣子扣上,齐亮亮学着他的样子做好了一切,俩人蹲在刚返青的麦子地里开始向院子挪。
  没两步,谢大雷叹口气,“小齐,看来今天这一身衣服是废了,这么爬还是能看见,你们上学的时候有匍匐课吗?”
  “有啊,谢队,我还是班里的前几名呢,我们班有个小个子,短小精悍啊,爬的和蜥蜴一样快……”齐亮亮小声和谢大雷说。
  “快有毛用,别被人看见才是正经事。”谢大雷压低声音,首先在麦子的垄沟里一点点往前爬。
  深夜,土层还有点微冻,地皮是刺骨的凉,没一会儿,衣服就屈服了土地,变的潮湿不堪,齐亮亮的手上很快露水和泥土混成了泥巴,他一边爬一边甩手,“谢队,这算是拓展训练吗?”
  “你脱离队伍了?”
  “我哪敢。”
  “妈的,找这么个破地方停,冻死老子了。”
  “老大,我有点饿,要不是怕伤胃,我能把这麦苗啃了。”
  “啃。到时候我跟老乡说,就当支援红军了。”
  “谢队,什么仇啊。”
  “都说热胀冷缩,还真是,冻的我这手都伸不开了。”
  “谢队……”
  ……
  齐亮亮和谢大雷趴在地里一动不敢动,麦苗长的惨的地方的还不如齐亮亮的小腿高,俩人哪怕稍微一抬头,都会被人看到,如果有人往这边看的话。
  很快,地面传来震动,谢大雷捅捅齐亮亮,俩人侧着头朝动静来的方向看,又一辆货车开向小院,门口的货车给它腾了个地方,但卸货却是从齐亮亮跟回来的车上,卸下来一个蓝色的桶,看起来很沉,有四个人抬着进去的,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的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