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大案纪实(不虚构不夸张真实案例纪实贴)


作者:爱吃煮鸡蛋的猫  分类:鬼话

  5\
  又是38度,为毛天气预报天天38度呢?肯定又藏起来2度。
  齐亮亮再次坐在公交车里,后悔没赶上那趟空调车,虽然车里很多座位,乘客们都站着,齐亮亮想想还有十好几站,就坐了过去,瞬间他从椅子上弹起来,旁边一个大妈开始教训他,“你这个小伙子,也不看看烫不烫,这么多人都不坐,你就不想想为什么?”
  齐亮亮脸通红,憨憨的笑着,开着窗户的公交车里,走起来还好,进了站就和闷罐差不多,还没到,齐亮亮的T恤前胸后背全湿透了。
  他湿哒哒的从公交车上下来,回忆起上次来朱彩英家的一幕,那时候天还很冷,但走到楼下的时候,他犹豫了,那个瘦小的老太太再问起他,怎么你又来了,是不是彩英有消息了,他该怎么说呢?
  齐亮亮在知了乱叫的小区门口站住脚,四下张望了下,旁边卖水果的大哥已经在竹制躺椅上睡得昏天昏地,齐亮亮摸摸口袋,走过去叫起这位老板,买了一个西瓜,两斤桃,走了两步又在小区门口的商店买了5斤鸡蛋,口袋里皱巴巴的钱实在没几张了,才拎着这堆沉甸甸的东西离开。
  越发的热了,这次单元门门禁也坏了,半敞着随意进出。楼道里的小广告越发的胆大包天,已经覆盖了所有的墙,连超出齐亮亮身高的位置也刷满了掏下水道的电话号码,看来竞争太激烈了。
  门,还是被敲响了。
  老人开门一看是齐亮亮,眼泪就和断了线一样,致悲致痛的老人,紧紧地攥住齐亮亮的两个手腕,等齐亮亮把东西放下,老人又攥住他的手,热泪一颗颗滴在齐亮亮的手背上,滚烫。
  朱彩英的母亲并不记得女儿认识一个叫曾苗苗的人,关于呼号的事儿,老太太也没什么印象,听到齐亮亮说这个细节,老人低头捧着脸,“她这是做什么去了,瞒着家里,十年了连个影子都没有。”
  “那您知道孩子去G城干什么工作?”
  “上回你不是问过了?是不是彩英干了犯法的事儿,你们抓起来了?判刑了?去监狱看她也行啊。”老人眼巴巴的看着齐亮亮。
  “确实没有,有的话,我一定告诉您了。上回您说彩英还有个姐姐,她和姐姐联系多吗?”
  “不多吧,每次她姐姐还问我彩英忙什么呢。”
  “彩英在H城打工的美容院,您还记得在什么位置,叫什么名吗?”
  “叫什么名儿,叫什么名儿……”老人努力在脑海里搜索某个曾一扫而过的名字,好比在一堆杂草中打捞一棵海带,许久,她眼睛亮了一下,快步走进北面一个房间。
  齐亮亮跟着她,这个房间一看就是女孩住的,床单还保留着红白花的十年前审美,虽然很干净,有一股子霉味,齐亮亮注意到老人走向墙壁上的一套风景挂历,这套挂历是一家H城当地企业的宣传,上端还印着公司的名字,但是看起来纸张发黄,当扫到底端的时间时,齐亮亮大吃一惊: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