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大案纪实(不虚构不夸张真实案例纪实贴)


作者:爱吃煮鸡蛋的猫  分类:鬼话

  43、
  1个月后,谢大雷的报告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但是正在另一起案子上的谢大雷接到了另一个消息,被解救的7岁男孩的父母找到了。
  这是一对在武汉打工的夫妇,他们的孩子当年被工友抱走。为了找孩子,两口子一直不敢离开武汉,过年都不曾回老家,挣点钱就到处贴广告上网发信息找孩子,由于信息滞后,直到今年,他们才知道可以免费上传DNA的事儿,这一家三口的信息在庞大的数据库里自动实现了碰撞,省厅实验室的人一得到结果,马上通知了谢大雷。
  7岁的孩子已经寄养到了H城福利院,按照规定,具县没有福利院,孩子才会被送到市一级福利院。
  第二天,孩子的父母就要从武汉赶过来了,谢大雷和他们约好了,一起到达福利院。
  这天,天气不错。有点雾霾,不是很严重,福利院的采暖炉冒着白乎乎的烟,几个脑瘫的孩子流着口水在活动室闹腾,小一点的一个人一张婴儿床,有的站起来,有的躺着,哭的多,吵的不堪。
  7岁的孩子去上学了,中午才能回福利院吃饭。谢大雷和这对夫妻就在办公室里等,女人带着一个蛋糕,按照她的说法,明天刚好是孩子真正的生日,6年以来,他们又生了一个孩子,但总觉得心里有个洞,什么都填不上。
  孩子母亲哭的眼睛又红又肿,絮絮叨叨说着6年里到处找到处找的心酸,孩子的父亲是个闷不做声的男人,偶尔擦一下眼,一直在旁边抽烟。
  “领导您不知道啊,那年有人给我们打电话,说孩子给卖去了西安,知道信儿刚好是端午节,买不上票,我和孩子爸爸蹲了一夜的火车,腿都木了,下了火车就坐公交车去人家说的地方找,孩子没找到,还让人骗去4000块钱。”
  女人擦擦眼。
  “您知道4000块钱我们得攒多长时间?我在家照顾小儿子,再也不敢撒手了,孩子他爸去工地,刨去房租、吃喝,就没几个钱,这钱让人骗走后,孩子他爸在炕上躺了半个月,家里吃饭都没得吃了。”
  谢大雷一言不发的听着,心里像打翻了一盆炭。
  小男孩回到福利院,从大门口蹦跳着走进大门,谢大雷站起来冲他招招手,小家伙还记得这个又黑又高的叔叔,冲他跑过来。
  “今天上的什么课啊?”谢大雷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
  “今天上的自然课,老师给我们讲的下雨是怎么回事。”小家伙缺了一颗门牙,说话有点漏风。
  “恩恩,以后给叔叔也讲讲,我都不知道呢。那个,啥,你爸爸妈妈找到了,就在屋子里,叔叔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小男孩明显一愣,脱口而出,“我还能回我爷爷家吗?”
  孩子还不知道,16岁之前,他是没办法选择的,他还属于幼童,按照法律规定,必须跟他的亲生父母回家。
  可谢大雷怎么跟他解释呢?
  “恩,可以的,你长大了,可以两边看看啊,你还有个弟弟,你想不想和他见面?”谢大雷边说边领着小家伙往办公室走。
  女人已经站在了门口,捂着嘴,瘪着嘴,感觉哭声已经到了喉咙口。
  小男孩狐疑的看着女人,又看看她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被女人一把抱在怀里,嚎啕起来。
  小男孩的原名叫陈继业,这是孩子的亲爷爷起的名字,如今大孙子丢了,老人已经抑郁而终。
  陈继业没有带走蛋糕,他把蛋糕提着去了院长的办公室,给福利院的孩子们分了。收拾了一下书包,就要跟着父母去武汉了。
  谢大雷又去幼儿那边看了看在王进楼家解救的那个孩子,这是赵子涛强烈要求的,赵子涛一步迈进去,一眼就从七八个娃娃中分辨出来哪一个是,头发给剃短了,但是赵子涛还是认得她。
  小孩子抓着赵子涛的手指,呀呀的笑着,口水流了他一手,赵子涛鼻子一酸,眼泪没忍住。


  鉴于是大结局,就不设置打赏了,但是如果您看的眼睛湿润了,请给猫留言。推动我们更新下一个案子。别走开,猫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