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大案纪实(不虚构不夸张真实案例纪实贴)


作者:爱吃煮鸡蛋的猫  分类:鬼话

  5
  4个小时后。
  还是消防队的专业设备厉害啊,在河堤捞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裹着一堆带血的衣服,小郑从这堆里面翻了半天,翻出来一个驾驶证,谢大雷这心稍微踏实了点,虽然不确定这包带血的衣服一定就是死者或者嫌疑人的,但十有八九有关系,如果说这有点抓着根稻草就当救命的,这还真冤枉谢大雷了。
  直觉。直觉是个好东西。一个优秀的刑警,在现场得出的直觉是种综合判断,就像一台GHz较高的电脑,计算能力更强,并且谢大雷还长着超灵敏的天线,拥有现场自动收集信息的能力,信息越多,计算越快,直觉越准。
  打捞还在进行,谢大雷留下冯明亮盯着,带着子涛和王帅去寻找驾驶证的信息。
  其实,这包衣服里的信息不少,有银行卡还有驾驶证,既然驾驶证上给出了这么明确的信息,当然是先找到驾驶证的人核实信息。
  这位叫宋明生,38岁,持有驾驶证B本,还有详细的家庭住址,于常在大队里做后勤,已经把宋明生的信息传过来,已婚,老婆曹静华,一个7岁男孩的爸爸,农民。
  发来的宋明生电话,打不通,曹静华电话无人接听。
  谢大雷嘟嘟囔囔的往靠背里蹭了蹭身子,“邪了门了,这一大早的,真是遇着鬼了。”
  王帅扒着驾驶员的座椅,往前靠着跟谢大雷说话,“老大,今儿可都腊月二十四了……”
  “嗯?你有想法?”谢大雷问。
  “没,我就想今年这年咱怎么过。”
  “想着今年的三十您替我值班?行,这个可以有……”
  子涛在后座笑的肚皮直颤,王帅踢了他一脚,又剜他一眼。
  “老大,我是说,这个案子算不算咱大队的年终考核,这可是跨年的案子,这几天要是办不妥,不会咱们辛辛苦苦干一年,一下回到解放前吧?”原来王帅担心的事儿在这。
  “你是不是傻?你家年终考核看阴历啊?”不过谢大雷也很抑郁,从早晨接完电话他就在考虑,这年是不让好好过啦?可想那么多有用吗?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还大喊皇军别开枪?
  车子颠簸中,来到一栋破旧的居民小区。
  宋明生登记的地址居然是他的租住地,而且还搬了家,早就换了新住户。好在本地找一个有名有姓的人,这点还难不住谢大雷。
  找到曹静华的时候,她正在距离租住地6公里左右的一家钢厂食堂忙饭,虽然快过年了,但当地的钢铁企业还在加班加点的生产,车间百十多号人吃饭,都在曹静华和另外一个妇女的忙活下完成。
  厨房的蒸汽锅动静很大,比锅炉房还要夸张,谢大雷在厂子负责人的带领下,找到了这里,大冷的天,里面热腾腾的,“小曹啊,有人找你。”
  其中一个撅着屁股切菜的妇女朝门口张望了下,又朝谢大雷他们看了一眼。
  谢大雷仔细的观察着曹静华走向他们的这十来步,初步判断,步子很稳,眼神中有点疑惑,也有点冷漠。仅凭这一点,还是比较正常,谁看见陌生人找自己,都会有差不多的反应吧。
  “宋明生这几天在家不?”谢大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