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大案纪实(不虚构不夸张真实案例纪实贴)


作者:爱吃煮鸡蛋的猫  分类:鬼话

  32、
  崔军虎并没有在灯泡上提取到任何的指纹,灯泡被仔细的擦过,这是不符合常理的,如果按照曹静华的说法,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人拧松了灯泡,就一定有指纹,还应该有灰尘,但这里明显的过于干净了,两种可能,曹静华说的是假话,胡平安戴了手套摸过这里,那这就更说明是有准备有预谋的作案了。
  另外,小郑在做血迹测试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按照曹静华的描述,进门后的宋明生被胡平安一棍子打在头部,血就喷出来了,那应该有喷溅血,而且这个高度应该随着擀面杖的起落会甩在墙壁上,高度是要高于胡平安的身高的,至少要高于宋明生的,但此处有170公分左右的血迹,这既不符合宋明生的身高也不符合胡平安的。
  低于1米的血迹喷射点也很奇怪,在紫外线灯的照射下,还原了当时所有的血迹喷溅,简直呈一个圆形,难道胡平安转着圈的砍的?也有这种可能,毕竟宋明生也是一百好几十斤重,活人移动更方便,但按照菜刀轮起来落下的血迹又不相同,这说明使用菜刀的人的力度和高度是不同的。
  赵子涛带队去翻垃圾,要找到曹静华扔的那一包带血的垃圾。
  信息汇总到谢大雷这,他听完居然笑了,“妈的,一地鸡毛啊。”
  冯明亮又带队去打捞尸块,冻的鼻涕邋遢的走进来,“这天儿,简直冻裂了把人。”
  谢大雷扔给他一盒烟,又去倒了一杯热水,冯明亮捧在手里,“老谢,你说是不是没扔河里这几块?这可都捞了好几天了。把河神都快请出来了。”
  “嘿嘿,河神出来也不顶事,这回啊,得请阎王爷出来啦。”
  “什么意思?”
  “不是说善恶有报啊。”
  “切,你居然还信这个。”
  “明亮,其实你仔细琢磨琢磨,这人啊,有时候挺恶的。谁干了坏事,都给自己描两下子。”
  “嗯?有进展了?”
  “有推断,没证据。”
  “到底是俩人?”
  “虽然只是分工的问题,但还是要弄清楚,到底谁干的什么,宋明生也希望咱们给他弄明白吧。”
  “是啊,咱不就是干这活儿的。”
  审讯胡平安的难度非常大,在仔细的调查了胡平安后,发现这家伙居然有前科,在南方曾因诈骗被关过两年,怪不得一去好几年,连孩子都不管。
  处理过他的警方,连夜联系到了,把当时案件的情况连夜通过网络发了过来。于常正在整理,谢大雷走过去好几次,问有没有进展。
  赵子涛被派去买饭,其实是去接陈璐送来的饭,装了一后备箱,看赵子涛吭哧吭哧往门岗上搬,陈璐心疼的问,“我说涛子,你这眼圈都黑成这样了,昨天一晚上都在赶路吗?”
  “嘿嘿,没事,人弄着了,大家急着回来。别担心,一会迷瞪会就好了。”子涛拍着胸脯。
  “还是注意点吧,你手术没几个月呢。”
  “知道知道,放心,不耽误传宗接代。”赵子涛冲陈璐挤挤眼。陈璐一撩腿就要踢过来,赵子涛赶紧闪,“看你这嘴贫劲就没事,赶紧吃饭去吧,我回局里了。”
  齐亮亮和王帅在轮班休息,谢大雷安排赵子涛吃完也去值班室睡会,冯明亮把烟抽完,暖和过来了,“老谢,这下一步怎么安排啊,胡平安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他笃定了咱们手头没证据。曹静华说是胡平安,胡平安说是曹静华,狗咬狗一嘴毛啊。”
  “哼,没证据一天,还能没证据一辈子?干什么都会留下痕迹,这攻守同盟已经出现裂痕了,就差一点催化剂了。”
  “这催化剂欠火候啊。”冯明亮又想去拿烟,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哎,你听说没,那治安大队的老周,癌了,抽烟喝酒……我是不是也得戒?”
  谢大雷切了一声,扔给他一支,“别听那瞎扯淡,装备处的王治你认识吧?跟你一批转业的那个大个子,不抽烟不喝酒,心梗,才42,over了,找谁说理去。该吃吃该喝喝,活在当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