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大案纪实(不虚构不夸张真实案例纪实贴)


作者:爱吃煮鸡蛋的猫  分类:鬼话

  7、
  被抓的俩人身份很快落实了,一个马立峰,一个曹杰。

  马立峰上一秒觉得自己还在云端,下一秒觉得眼前有几个场景飘过:冰壶,烟,腾云驾雾,枪……之后就没有之后了。他看着对面的人,不认识,心说,曹杰这个孙子这是把我弄哪来了,他想换个姿势坐坐,还想伸个懒腰,一动,手腕子怎么谁给我拽着啊……

  马立峰彻底醒了。虽然吸毒和醒酒不一样,吸毒后是极度的疲惫和兴奋过后的空虚,但此时此刻,他也醒了,没被抓过,电视还没看过吗,怎么到了派出所,对面那个男人难道是警察,我草,不会拿着枪打了人吧?

  谢大雷这功夫进来了。

  马立峰口干舌燥,他用能动的有限的空间拿了一次性水杯一口喝干,对面那个小眼睛又给他倒了一杯。

  “马立峰,你牛逼啊,一枪撂倒一个。”谢大雷这话刚说完。

  马立峰只觉得脑子嗡一下,第一反应是铁栏杆、黄马甲。亢奋过后人很虚,他额头本就有汗,此时更有点往下滴的感觉了。

  “对不起。”说完,马立峰也觉得很滑稽,跟警察道歉?这是什么鬼。

  谢大雷这会子已经把马立峰调查了一遍,这家伙是某地产公司小头头,年薪也得有个一二百万的那种,在H城这个地方,有车有房有漂亮老婆,有人买房子还得通过他拿内部价,过的非常舒坦,为什么会吸毒呢?那辆撞坏的东风轿车并不在他名下,他名下是辆宝马。

  因此,谢大雷吃准了马立峰的死穴,拥有的多,害怕失去。和拆迁队队长曹杰的审讯方法就完全不一样。

  马立峰在一瞬间,回想起第一次吸毒的场景,他恨啊。

  那是一场毒趴,他第一次看到不穿衣服的服务员,跪着给客人服务,第一次看到始终不给地产公司拿地合同签字的官员,和办公室里完全不一样的嘴脸,抱着和闺女差不多大的姑娘,又揉又捏。

  那是马立峰从没去过的一个山庄,山庄经理和他差不多大年纪,孝敬一样端着一个壶进来,恭恭敬敬的呈到官员面前,屋子里的每个人都拿着壶对着嘴开始嘬,马立峰直觉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推了,官员拍着他的肩膀说,玩玩嘛,小马,放松点,你和我们不一样,还怎么一起赚钱?

  马立峰看到有姑娘已经开始疯了一样蹦,知道这是毒品,他抱着最后一丝底线安慰自己,偶尔一次不会上瘾的,没事的,没事的。一咬牙,也吸了一口。

  那感觉很奇怪的,有点恶心有点苦,太阳穴蹦的厉害,好像快要爆炸,浑身又有点说不出的舒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就算是孩子出生都没那么开心过的,但吸了不久他就吐了……

  他也想起来,过了几天,他还想再体验下那种感觉,主动给山庄的经理打电话,对方居然亲自送过来3克,还是免费的,马立峰并不知道冰毒多少钱,还有点不好意思,山庄经理脸圆圆的,看起来很憨厚的样子,拍着胸脯说,“马总什么时候招呼一声,我让兄弟们送过来。都是上等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