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六章 郭瑞年力战八顽童

  闲话少说,转眼到了四五年级期终统考的日子。唐家河公社共分为二个考点,分别为公社中学考点和中心小学考点。石门沟小学的学生安排在公社中学考点。统考这天,公社中学全体师生放假,中心小学一至三年级学生放假。监考老师是从全公社所有小学教师中抽调。
  孙老师事先跟文教干事打过招呼,说石门沟小学就他一个老师,走不开,就不去监考了。文教干事本来都答应了,可是公社李书记却一定要让孙老师监考,说他是全公社最年轻的小学校长,而且还是全公社小学老师学习的榜样,不去监考怎么也说不过去。孙老师也就只好同意去当监考老师。
  统考前一日下午,全体监考老师要在公社中心小学开会。这日早上,孙老师便将全体班干部叫到办公室,对工作进行了安排。这日下午,汪衍荣他们还在学校,他自然不用担心。他担心的是第二日,四五年级统考去了,他也不在,李玲玲能不能压住阵脚,他心里没底。为了稳妥起见,散会后孙老师又让汪衍荣留了下来,交代他放学回家后一定给他父亲也是现任生产队长汪耀全说一下,让明天留意一下学校,不要发生什么事情。汪衍荣却建议明日给低年级学生放一天假。孙老师心中豁然开朗,说这样最好,又暗笑自己头脑太机械,竟还没有这个学生活泛。
  第二日,因不需要上学,郭瑞年便睡了一个懒觉。
  郭瑞年的床在堂屋支着。
  从四五岁开始,他就再没跟父母在一个床睡了,先是跟爷爷奶奶睡一块,后来,郭达山便在堂屋给他支了一张小床。此后,他就天冷的时候跟爷爷奶奶睡,天热的时候独自一人在堂屋睡。
  也不知什么时候,一泡尿把他憋醒了,便一骨碌翻起身来,胡乱的穿了衣服,边揉眼窝边往门口走。
  郭瑞年原本想跟往常一样,在大门口就往外尿的,可是却发现奶*奶郭刘氏跟李梅子她奶*奶张大印坐在场院边那颗白椿树的树荫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谝干话。梅子带着她那两个双胞胎弟弟,猴在她奶*奶身边。郭瑞年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去茅厕尿了。出了茅厕,他也走到奶*奶他们身边,没有言语,却瞅着李梅子一笑。
  郭刘氏说:“瑞年是个沟子秋,不叫人。”瑞年便冲张大印喊了声“表婆”。梅子她奶*奶便直夸郭瑞年聪明,念书好。梅子他爷爷过世得早,张大印便在四个儿子家吃零工,这个月刚刚轮到李博堂家。李博堂是四兄弟中的老幺,他家房子是结婚时另批的庄基地盖的,离李家老庄子很远,三个哥哥的房子则就在老庄子。老庄子离汪家老院子很近。
  李梅子听她奶*奶夸了一阵子瑞年后,就笑道:“婆,我去挖猪草呀,你可把传江跟传河管好。”张大印道:“死女子!我茅厕都没上,你就等不及了?”
  “你刚就说上茅厕,都一碗饭功夫了,也不见去!”
  张大印又说:“这死女子,就是把你婆看得牢!”站起身,拄着拐杖,迈动两只半拃长的小脚,颤颤巍巍就往李博堂院子走。郭刘氏笑道:“他表婆,一泡尿也舍不得在这儿尿,还要装回去?”张大印回头笑道:“谁像你个老不正形的,到处有人没人,裤子一脱就尿!”郭刘氏哈哈大笑,且两只手拍着膝盖道:“大印,顺珍就是再细发,也不会在乎你一泡尿的吧?再说那么大个茅缸,多一泡尿少一泡尿也看不出来!”张大印边走边说:“你个死老婆子!”郭刘氏又说:“你也不用分得那么清,到时候梅子给我瑞年当媳妇了,咱两家子还不是一家子?”
  “表婆!”梅子臊了个大红脸,瞪了郭刘氏一眼,一只手拉着传江另一只手拉着传河,拧沟子就跑了。
  不多时,李梅子却左胳膊里攀着个大圆笼,又跑到这边院里来了,问圪蹴在郭刘氏身边折纸包的郭瑞年:“你去挖猪草不?”郭瑞年说他不去。梅子道:“走吧,你在屋也没事。”郭刘氏也说:“瑞年去吧,还不把梅子看紧了!小心跟别人跑了!”说了就笑。
  梅子道:“表婆!跟你都说不成话了!”拧沟子就走。半日后瑞年却突然站起身来冲梅子的背影喊道:“梅子,等我一下。”梅子便慢下了脚步。郭瑞年翻身回堂屋拿了只圆笼,一边轮着,一边飞跑着去追梅子。
  郭刘氏也站起身来,东张西望的去了李博堂院子,却见大印坐在房檐坎上刮洋芋,两个孙子则在堂屋里一边笑,一边转圈儿你追我赶。前面跑的传江手里拿着个木头手枪,后面追的传河则拿着个已经晒干透了的泥巴捏的手枪。郭刘氏少不得也去堂屋里拿个凳子在大印旁边坐了,两个老婆子有一搭没一搭又谝起尴话来。
  郭瑞年赶上梅子后,两个人便一边说话一边往温家沟水库的方向走去。最近一个月来,一到星期天,梅子和瑞年就要厮跟着去温家沟水库跟前挖猪草。一方面,水库周边各种能喂猪的野菜野草又多又肥美,另一方面,有了那一汪水,他们就可以在挖猪草挖得热了时钻到水里打一会江水。当然了,有其他碎娃也在挖猪草或打江水时,他们是不下水的,只有当四下里再没其他人时,他们才会脱衣服下水,瑞年自然是脱得赤条条的,梅子则穿一只小裤衩。
  去温家沟水库需从石门沟小学西北约三十丈开外的那个三岔路口经过。这个三岔路口也是同学们上学、放学时的必经之处,大家在这儿汇合或者分开。岔路口的正北方不远处匍匐着一块两丈多高、东西南北各有四五丈阔的青石头,如果你用石头或者镰刀、斧子等铁东西在它上面敲打时,会发出“咚咚”的响声。因此,青石头所在的这一坨地方包括这三岔路口便被叫做“打鼓凸(音bao)”。他两个快到打鼓凸时,却见张纠徍从学校那边飞跑了过来。
  梅子忙喊:“张纠徍,你跑啥?”张纠徍已经跑得近了,张皇失措说:“不得了了!王施覃他们要×李玲玲跟何秀莲,我去叫大人去?”“啥?你说啥?!”郭瑞年嚷道。张纠徍道:“就在学校操场上,我叫人去!”说了就跑。李梅子道:“回来!你个男娃子家,跑啥?跟瑞年一块先去救人。我寻大人去。”说着放下圆笼,回头就往今天大人们上工的扯草坪跑去。郭瑞年也放下圆笼,与张纠徍一道飞也似的朝学校跑去。
  学校大门却被从里面闩住了。隐约能听到院墙里哭声、喊叫声响成一片。瑞年说:“咱翻院墙进去。”可那院墙比大人还高,他们扑了半天,也没能扑上去。瑞年便又让张纠徍圪蹴在地上,自己踩着他的肩膀。然后纠徍身子慢慢往上拱,瑞年就够着了墙头,揭掉几页瓦撂到地上,扑上墙头,向院里跳下去,却没站稳,向前一扑,膝盖跪在地上,磕得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