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六章 郭瑞年力战八顽童(续) 


  他强忍着痛去开了门。张纠徍进来了,却递给瑞年一块瓦片,他自己也拿了一块瓦片。郭瑞年一瘸一拐的走不快,张纠徍也不敢走快。那一边,一堆半桩子男娃,有的压住李玲玲,有的压住何秀莲,两个女娃子一边挣扎一边哭骂。王施覃却双手叉腰站在一边,朝瑞年他们瞅两眼,嘿嘿一笑说:“张纠徍,你不是不×吗?咋回来了?”
  郭瑞年骂道:“我×你妈!”一只脚高一只脚低的就扑过去。王施覃笑道:“郭瑞年,你也要×李玲玲呀?不急!等我们×完了,你再×!你不是早想×李玲玲了吗?今儿就把她×烂!”郭瑞年心里一恼一恨,膝盖竟不怎么疼了,脚下也就快了,两步就扑到王施覃跟前,拦腰就把他撂倒在地,骑到他身上,拿瓦片子就往他额颅上砸。王施覃急忙拿手就挡。郭瑞年便又从地上抓了一把土灰,就往王施覃眼里就撒,王施覃急忙闭上眼睛,却还是有土灰钻了进去。王施覃一边揉眼睛,一边哭骂,还把腿只个乱蹬。
  郭瑞年却丢下他,起身向那一堆人走去。却见张纠徍已跟两个碎娃子混打在了一起。何秀莲已被脱得一丝不挂。一个碎娃子穿着裤子,背对她的脸骑坐在她的腔子上。又一个碎娃子,脱了个精沟子,却骑坐在她的一双小腿中央,两只手却死死按着她的大腿。再一个碎娃子也背对她的脸,跨坐在她的腰间,只个乱晃……。何秀莲早已哭得失了声。
  对付李玲玲的只剩下两个六七岁的碎娃子。她还有一只裤衩穿在身上,她的两只手死劲护着裤衩。一个碎娃子骑在她的大腿上用力扯她的裤衩。另一个男娃子则侧身跪在她身旁,双手按住她的肩窝,却按得很费劲,时不时被她的挣扎掀个趔趄。郭瑞年一脚踢在扯她裤衩的碎娃子鼻子上,一下子鼻血长流。那碎娃子骂了一句,一双手便离开了李玲玲的裤衩,却又拧身抱住郭瑞年的一条腿。郭瑞年个子高、力气大,那条腿往后一撑,那男娃就一个爬扑,忙双手往地上一撑,嘴脸才没着地。郭瑞年又弯腰将手从他光溜溜的沟蛋子后面伸到交裆处,将牛蛋楸住,狠劲儿一捏。那男娃哎哟一声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李玲玲已经趁势掀翻了按她肩窝的碎娃子,站了起来,却又向扔在一边的衣服跑去。郭瑞年已到了何秀莲身边,往骑坐在她腰间的碎娃子脸上踢了一脚——却正着在鼻子上,那碎娃登时鼻血长流。正待踢另一个碎娃子时,却见先前被李玲玲掀翻的那个碎娃正往她跟前跑,王施覃眼窝红红的也在往她身边跑。郭瑞年一下子急了,骂道:“李玲玲,你还想叫他们×啊?还不快跑!”
  李玲玲回头一看,惊叫一声,也顾不得拾衣服了,撒欢子就往教室跑去。她一扑进教室,赶紧就把门关住,急忙插门扣。刚把门扣插上,王施覃和那个碎娃已追到了门口,将门只个猛踢。李玲玲脸色煞白,使劲拉了张课桌将门顶住,然后就身子一软,瘫坐在课桌脚下。王施覃没弄开门,教室窗户上又有钢筋栅栏,他没有办法,只好丢下李玲玲不管,领着那个碎娃子又去围打郭瑞年。
  这时候何秀莲已经逃脱,与张纠徍一起跑出了学校,正往打鼓凸方向跑。她的腰间围着张纠徍的褂子,腿和上身却精赤着,脚上穿着张纠徍的布鞋,张纠徍却赤着脚。
  七个碎娃子将郭瑞年围在中间,王施覃却兴奋地站在一边,指手画脚的指挥。碎娃子们时而这个进攻他,时而又那个进攻他。他撂倒一个,再撂倒另一个时,先前被撂倒的就又爬了起来。……渐渐的他招架不住了,就抓住一个碎娃撂倒后拿身子压住,别的碎娃有的就往郭瑞年身上压,有的就踢他的沟子。
  瑞年却不理会,只将拳头往压在身底下的那碎娃头上冷怂地打。那碎娃开始还乱吱哇,脚乱蹬,慢慢就没声了,也不动了。郭瑞年就不再打,却身子猛一拱,站将起来,叫道:“谁还想死?!×你妈!我都打死了一个!”忽觉嘴里有些咸,却是王施覃一拳打在了他鼻子上。“我×你妈!”郭瑞年又大叫一声,一拳直戳过去,却正打在王施覃腔子上,王施覃不由得后退,却被躺在地上的那碎娃绊了一下,郭瑞年又一拳戳了过去,王施覃便仰面朝天倒下。郭瑞年趁势骑到他身上,鼻血不停的往他腔子上滴。
  郭瑞年一只手掐住王施覃的脖子,另一只手抹了一把鼻血,就往他嘴上打去,在嘴上扇了两个批耳子后,又握紧了拳头,朝他眉眶上狠打了两拳。看着王施覃脸色已傻白了,郭瑞年就不再打,却站起来。又怕王施覃再起来纠缠,就照着他的交裆狠踢了一脚。王施覃哎哟一声,打起滚来。郭瑞年扫一眼那六个早已吓傻了的碎娃子,吼道:“×你妈的!谁还想死!”那些碎娃子傻站着,都不吱声。郭瑞年又吼:“想死的就来跟我打,不想死的就滚!”那六个碎娃子吱哇乱喊叫的,忙拾了各自的衣服,一溜烟往校门口跑去。郭瑞年这才满心慌乱的走近被他打得满脸是血,纹丝不动躺在地上的那个碎娃,蹲下*身子拿手在鼻孔一试,却还有气,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瑞年在地上坐了半日,见王施覃还在声唤打滚,就骂道:“屎蛋子,×你妈还给我装!再装我还打你!”王施覃果真不打滚了,却仍拉着哭腔说:“郭瑞年,你别打我了,我叫你爷娃儿还不行?你真的把我牛蛋踢日塌了。”瑞年一笑,骂道:“×你妈的!这个碎怂装死!还不把他弄走!”王施覃忍着疼爬起身来,走到郭瑞年跟前,艰难的一笑说:“爷娃儿!看我摆治他一下,保准醒了。”说着就解开裤子照着那碎娃嘴上、脸上一泡尿就浇了下去。见他还不醒,就又蹲下*身子,逮住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那碎娃终于缓过气来,哎哟一声坐了起来。王施覃在他脸上扇了两下子说:“坤娃子,还不过去叫爷娃儿!以后郭瑞年就是爷娃儿!都得听他的!你给全娃子他们都说到头:以后谁不听郭瑞年的话,我见一个打一个!我要是不听呢,你们也打我!”
  坤娃子站起身来,踅摸到瑞年跟前,毕恭毕敬的叫了声“爷娃儿!”瑞年笑了说:“也不消叫爷娃儿。叫我哥或者就叫郭瑞年。你两个可给我听清了:以后谁要是再欺负女娃子,可没今儿这么便宜!非卸他几条腿不可。”王施覃忙说再不敢了。郭瑞年便又喝一声:“还不赶紧滚!还等大人来了揭你们的皮呀?!”王施覃和坤娃子便翻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