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风月石门沟》是一本值得一看的小说,有许多动人的感情纠葛,人物命运值得感叹、扼腕,闲话少说,请看内容简介:
  郭瑞年,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少年时即与青梅竹马的李梅子以及后来进入县剧团的李珺瑶(初名李玲玲)发生了难有结果的感情纠葛。后来,郭瑞年经历了辍学、生产队劳动、外出乞讨、创业以及功成名就,但最终又回归一无所有。期间他经历了许多感情经历,人生态度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但人性的本真尚未泯灭。李珺瑶是郭瑞年青少年时期人生经历中的重要人物,她本来的姓名为李玲玲,是下放居民的女儿,4--14岁在农村生活,是郭瑞年的小学同学,从最初厌恶郭瑞年到后来逐渐喜欢上这个人。但她14岁时进入县剧团,与郭的生活再难有交集。她在成为小有名气的京剧花旦时,却遭逢剧团自负盈亏的体制改革。别无长技的她会遭逢怎样的命运呢?……
  张红缨也是小说中的一个关键人物,曾经有着一腔热血,对爱情、对工作都及其忠贞,但命运往往爱跟人开玩笑,她后来会失去纯真的爱情吗?她的最终归宿又将是怎样的呢?
  李梅子也许是命运最为坎坷的一个女性了。她自小就善良、淳朴、勤劳,但却先后失去至亲,在不到二十岁时,就要用柔弱的肩膀扛起抚养亲哥哥的遗骨以及赡养卧病在床的老父亲的重任。而她青梅竹马的爱人却最终没能跟她走到一起。当郭瑞年衣锦还乡时,她已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农村妇女,但她仍然拥有善良的本性,当青梅竹马的那个人想要轻薄她时,她会怎么样呢?
  汪衍华,张红缨的恋人,与张红缨自幼感情基础很好。他后来当兵了,且元、远戍边境,常年的别离,会给他和张红缨的关系带来什么影响呢?他们最终能否走到一起,命运会不会跟他们开玩笑?
  第七章 李玲玲触景生情愫

  郭瑞年见他们跑出了校门,却一下子浑身瘫软了。半日后方无力地站起身来,却感觉身上这儿也疼那儿也疼,特别是两个膝盖,更是疼得钻心。便又弯腰把裤腿抹起来,却见两个膝盖都蹭掉了好大一块皮,已经肿了起来。他咬了咬牙,却到底没忍住,眼泪还是顺眼角淌了下来。又猛然想起李玲玲还没穿衣裳呢,就又擦了眼泪,去找她的衣裳。地上散落着几件花褂子,还有白背心、蓝裤子,他却不知哪些是李玲玲的,就全拾了起来,抱在怀里,一瘸一拐地走到教室门口,拍门道:“李玲玲,他们都给打跑了,衣裳给你放门口了,我走了。”
  “你别走,我怕他们再来。”李玲玲在门里声音微弱地说。
  郭瑞年嗯了一声,说:“那你先穿衣裳。我先到操场上去,你衣裳穿好了,过来喊我。”只听得屋里李玲玲嗯了一声,又听得她拉得桌子响,郭瑞年便在门口放下衣服,向操场走去。
  不一会儿,便听得李玲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了,你

  第七章 李玲玲触景生情愫(续)

  不一会儿,便听得李玲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了,你过来吧!”他一回头,却见她笑盈盈地站在教室门口,不觉心里喜滋滋的,哎了一声,拧身就往教室跑,却跑不动,一脚高一脚低地扑将过去。李玲玲便也朝他这边走,一边走,一边问:“你咋了?”瑞年笑道:“没事,一点也不疼。”
  李玲玲已到了他跟前,搀住他一条胳膊,不紧不慢的朝教室门口走去。“是叫他们打的?”她笑问。“不是,”郭瑞年道,“今儿是第一回翻院墙,没趁住,磕了一下。真的不疼呢。”
  李玲玲不再说什么,却一拧身,搀着他又往教师办公区走去。
  “可又弄啥?”瑞年问。
  “你脸上弄得花虎一样,咱到孙老师房子,你洗一下。”
  瑞年脸上笑着,也不再言语,心里却益发美得没法言说,恨不得她能永远这样将自己搀扶下去。到了孙老师办公室门口,李玲玲柔声说:“你把门框扶好。我开门”瑞年很听话的扶住门框,却见她从上身口袋掏出一串钥匙来,很随意的就从六七把钥匙中找出了孙老师的房门钥匙,熟练的开了挂锁,抠开门扣,推开门,扶瑞年进去,又扶他在床边坐了,笑道:“你消停坐,我给你倒水。”就去一旁拿起电壶往架在脸盆架上的搪瓷洗脸盆里倒了少半盆水,再将电壶放回原处,拿手在盆中试了试,说:“你等一会,我再去灶房添点凉水。”就端着脸盆出去了,少倾又回来,将脸盆放到郭瑞年脚前道:“你洗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