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七章 李玲玲触景生情愫(续)

  瑞年笑望她一眼说:“你钥匙真多。”“可不是,教室一把,孙老师房子一把,灶房一把,学校大门一把,还有几把家里的钥匙。”李玲玲一边说说,一边就去脸盆架上取毛巾,话音未落,早又拎着毛巾回到了他跟前,看着他撅着沟子,头却差点杵进脸盆洗脸的样子,不觉噗嗤一笑说:“你咋腿是直直,打不了弯?”
  郭瑞年一下臊红了脸,忙直起身来,满脸淌着水,不好意思地说:“壳膝盖还是有点疼。”玲玲便拿毛巾给他擦了脸,又将毛巾甩给他:“手自己擦吧。”瑞年擦手的当儿,她却蹲下*身子撩水洗了把脸,再站起身来伸手向他要毛巾。瑞年却没给她毛巾,心里咚咚乱跳说:“我,我,我给你,擦,擦……”玲玲眯了眼睛,把脸递过来,笑道:“擦就擦,你咋还成了结巴子?”瑞年手抖抖索索的给她擦脸,眼睛却不住的看她,越看他的脸上越烫,心里跳得越厉害。
  擦了半日后,瑞年结结巴巴地说:“擦,擦,擦好了.”玲玲问:“真的擦好了?”却从他手里拿过毛巾,又在自己脸上擦了擦,笑一笑又说:“女娃子的脸要擦过细些,不像你们男娃子的脸,胡球麻答一擦就行。”
  放下毛巾后,玲玲又走到他面前蹲下,将他的一只裤管就往上抹。“真的不要紧。”瑞年把腿往后就趔。“听话,别动!”李玲玲低声说,“我看一下!”瑞年便不再动,脸却盯着墙出神,那墙上挂着一张毛主席挥手的半身像,像下面是一首毛主席诗词《念奴桥 雀儿问答》。突然他觉得膝盖上火*辣辣一阵疼,一低头却见她正用衣襟轻轻在他膝盖上擦,那衣襟显然蘸了水,或者沾了口水,湿漉漉的。他便咬着牙忍住疼,心里却暖洋洋的。

  第七章 李玲玲触景生情愫(续)

  瑞年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一笑,想了半日方说:“以前你老不理我,又老对同学们凶,我还真有些怕。可今儿一看,你一点都不凶了,心还细得很,还真是个好女娃子。”
  李玲玲笑看他半日,却不言语。被她这一看,瑞年很有些心猿意马了,突然耍个胆大,哆哆嗦嗦道:“我真,真,真想,想,叫你给我当,当,当媳妇。”话音未落,却早已头上、脸上直冒汗,只把头低着,再不敢看她。
  李玲玲笑道:“我才不给你当媳妇,一个李梅子不够,你还要几个媳妇?”
  郭瑞年急忙说:“不,不是的……”
  李玲玲笑得咯咯咯,却又瞟他一眼说:“你跟梅子那些故经事,谁不知道?我都不好意思说。要不同学们为啥背地里都叫你小流氓?”
  瑞年红着脸,正待说话,却听得外面响起一片吵杂杂的人声和脚步声,又听得李梅子在嚷:“这死瑞年,跑哪去了?”瑞年正要应声,李玲玲却摆摆手,小声说:“你赶紧躺到床上装死,我吓唬他们一下。”
  瑞年道:“我身上脏得很……”
  李玲玲道:“孙老师又不是爱讲究的人,你赶紧,我开门了。”
  瑞年便脱了鞋,直挺挺躺到孙老师床上,闭上了眼睛。

  第八章 化风波张红樱小露锋芒(续)


  “你咋这样说九娃子?”何秀莲不太愿意了,“他虽说胆小些,可是心肠好。他知道我妈有病,害怕我那样子回去又把我妈气得犯病,就把我引回他家,叫红缨姐寻衣裳给我穿。”
  李玲玲笑道:“以红缨姐那性格,肯定要说他九娃子把兄弟媳妇引回去了,是不是?”
  “你还真神!”何秀莲红着脸说。
  “叫我看,你两个还真般配,老实给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张纠徍?”
  “咱才多大个娃,啥喜欢不喜欢的?不过,我今儿发现了个秘密,你可不要乱说。”
  “啥秘密?”
  “红缨姐跟衍华哥好像在谈恋爱。九娃子引我回去时,他两个就在堂屋里坐着。哎呀,那挨得紧得呀!衍华哥还把手在红缨姐腿上放着,红缨姐把手在衍华哥肩上搭着。见了我们,红缨姐一下子就把脸红了,赶紧站起来说衍华哥是来听她讲题的。过了老半天她才发现我是那个样子。”
  李玲玲想了想说:“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有个星期天我去寻猪草,老远就看见两个人在草坡上绊跤,赶紧跑过去,躲到一个石包后头看,就是红缨姐跟衍华哥,一会儿红缨姐压到衍华哥身上,一会儿衍华哥又压到红缨姐身上。最后到底是红缨姐赢了,骑在衍华哥身上,笑得咯咯咯,衍华哥仰巴拉叉的,也笑得嘿嘿嘿。我想吓唬他们一下,就扑过去,站到红缨姐沟子后头,啊了一声。红缨姐一咕噜蹦起来,那脸红得呀,跟洋柿子一样,说他两个在排样板戏,她扮喜儿,衍华哥扮黄世仁,喜儿把黄世仁打翻在地……”
  两个人正说得热闹,只听得那一边,汪耀全已在高喉咙大嗓的讲话了:“同志们!今天这个事情,还是张红缨同学说得对,坏分子自然是要打击,但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女同学,不能为了打击坏人而叫女同学们心里有压力!所以,今儿这事情就不开现场会了。但是坏分子也要坚决打击!王耀猛!你对屎蛋子咋管教的?想把他也带成四类分子?!大家都听好了:王耀猛对儿子管教不严,扣一个月工分,再由温麻子领着屎蛋子给受害女同学逐家上门道歉!今儿的事情以后谁都不准再提说!要是我听见谁嚼舌根,败臧女同学的名声,每次扣十个工分。
  “至于那七个碎娃,一方面还没上学,再一个又是屎蛋子教唆的,就不追究了。但是是谁的娃,谁心里明得镜一样,今儿给留个脸,就不点名了,但是以后要是再不把娃管教好,还胡球害人,可给我小心!
  “另外,郭瑞年同学是一个很英勇的同学,面对危险情况,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为保护女同学奋不顾身,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是革命的好苗子!大家都要教育自己的娃,向郭瑞年同学学习,坚决同坏人坏事作斗争!
  “郭瑞年之所以能这么英勇,跟郭达山两口子的教育是分不开的,所以生产队决定给郭达山家里奖励三十斤小麦,今晚上就到队部去领。
  “今儿时晌也不早了,就胡球说这几句。都回去吃饭去。今儿太阳焦火,咱也好长时间没歇过了,今儿后晌就放半天假。大家见了没来的社员都互相通知一声。……”
  几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将课桌抬去了教室。……社员们陆续散去。
  李玲玲拉着何秀莲的手,打算去教室收拾东西。却见张红缨笑盈盈的朝他们走来,身边跟着张纠徍、郭瑞年和李梅子。
  李梅子抓住李玲玲那只空着的手,兴高采烈地说:“红缨姐后晌要给咱几个教样板戏呢!”
  张红缨笑道:“梅子跟玲玲咋好成这样?也不知道争个风吃个醋?”
  “啥风?”梅子与玲玲尚不明白大人们常说的一些话,因此都一头雾水。
  张红缨却一把将郭瑞年推到她们跟前,笑道:“你看咱这小英雄!你两个谁给他当媳妇好呢?”
  何秀莲欢喜地说:“红缨姐眼窝真毒!梅子跟郭瑞年好得一个人一样,郭瑞年又天天把眼窝搁到玲玲身上取不下来。”
  梅子、玲玲、瑞年三个人同时把脸红了。郭瑞年更是低了头,扭扭捏捏的两只手不知道放哪儿好。
  “还真不好办。”张红缨作思考状,突然又拍手笑道:“玲玲和梅子就一个东宫一个西宫。瑞年可是美咋了。”
  玲玲和梅子尽管都不明白“东宫西宫”的意思,但都知道肯定不是好话。梅子脸上羞答答的笑着,偷看了瑞年一眼,却不言语。李玲玲瞪张红缨一眼说:“红缨姐真会作践人!”
  张红缨却又在说了:“古代的皇帝,都是一大堆媳妇,有东宫娘娘、还有西宫娘娘、南宫娘娘……玲玲就当瑞年的东宫娘娘,梅子就当西宫娘娘。”那三个人脸益发红了,张纠徍和何秀莲却笑得前仰后合的。……此后,梅子、玲玲便都有了外号。玲玲叫“东宫”,梅子叫“西宫”,这外号自然是何秀莲在同学们之间悄悄传开的,但她并没说外号的原委,同学们自然不知道那隐藏在外号后面的意思。刚开始,同学们叫她们的外号时,她们都还不答应,可是慢慢的她们都习惯了这外号,甚至梅子也叫玲玲“东宫”,玲玲则叫梅子“西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