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十七章 汪耀全趁兴欲保媒,李玲玲醉酒盘红缨(2)

  ……又说笑了一会后,汪队长便让大家依次打关喝酒。先让孙老师走关,出门顺,李玲玲接关。玲玲不会划拳,便打老虎杠子,打了个平手,各喝三盅酒。王耀猛跟孙老师划了六拳,也是一人喝三杯酒。轮到李天智接关了,他却说:“永乾,你还是少喝点吧。要是又没趁住,可把正事耽搁了。”张兴文说:“天智,放你二十四个心,昨天公社那是瓶子酒!咱队上这瞎瞎包谷酒,就跟喝水一样,没事。你赶紧接关!”汪耀全说:“天智的话有道理,我把这茬倒给忘了,咱今儿是研究开班仪式的!一个个都喝高了还研究个球呢!咱关走简单些,孙老师跟没接关的一人碰一杯酒,我再走一圈,咱就吃饭。事情研究完了,谁还想喝了,咱继续喝!”大家都表示赞成。
  汪耀全这一关走完后,包谷酒的后劲在李玲玲身上发作了,只见她满面通红,站起身咿咿呀呀唱了起来。孙老师忙问:“玲玲没事吧?”她没有理,却离席绕到张红缨背后,双手搭在她的两个肩头上说:“红缨姐,你现在就教我样板戏吧!”张红缨也有点晕乎,便站起身来说:“走!”忽听哎哟一声,回头一看,却是长凳子翘了起来,沈冬梅一个沟子蹲坐在了地上。张兴文急忙一把拉她起来,瞪了红缨一眼,笑骂道:“两个死女子……”张红缨笑道:“冬梅婶,你打我一下!”李玲玲却将红缨的手猛一拉,说:“走,唱样板戏去!”红缨被凳子一绊,差点跌倒,幸亏反应快,忙从凳子头绕出去,由李玲玲拉着走了。李天智道:“你们不吃饭了?”李玲玲回头说:“我们等一会儿吃!”将红缨拉进了她的绣房。

  第十七章 汪耀全趁兴欲保媒,李玲玲醉酒盘红缨(3)

  汪耀全笑道:“我看这两个女娃子也喝得差不多了,一会儿叫引莲把饭给端进去算了。”又高喊一声:“引莲,热菜赶紧给咱上。吃了还要开会!”崔引莲、郭银花便去厨房,将在蒸笼里热着的八盘热菜放到两个木头托盘里,端到席上。然后将米饭一碗一碗的盛了,也放在木头托盘里端出来。汪耀全便让引莲和银花也上桌吃饭。
  两个女娃子却没有唱戏,而是肩并肩仰巴拉叉横躺在床上,小腿都从床沿耷拉下去,且不停的向前踢着。闲扯了半日后,李玲玲突然笑问:“红缨姐,你摸过衍华哥的牛牛没有?”张红缨吃了一惊,含羞瞪她一眼说:“这也是女娃子说的话?!”李玲玲却侧过身来,又说:“他亲过你没有?”张红缨也侧过身子,又瞪她一眼说:“你可真是喝醉了。”李玲玲又说:“红缨姐,你念书多,你说为啥女的××了会怀娃?”张红缨变脸失色道,“你要死啊?咋满嘴流氓话?女娃子说话要文雅!那么难听的字眼也是女娃子说的?”李玲玲说:“咱俩都是女的我才说嘛,你说‘××’难听,那叫啥?”张红缨轻叹了一声,说:“你长大了,就慢慢懂了。男女之间文雅地说法,叫同房,生理书上叫性*交……”李玲玲便又笑问:“你跟衍华哥同房没有?”张红缨脸上烧得滚烫,嗔怒道:“你个死女子,越说越不像话了!”
  第十七章 汪耀全趁兴欲保媒,李玲玲醉酒盘红缨(4)



  “人家就是好奇嘛。”
  张红缨便摇摇头说:“没有。衍华是个很光明磊落的男生,对我很尊重。从来没有流氓习气!”说着说着,脸上便绽开了一抹明媚的笑妍。
  李玲玲点了点头,缓缓地说:“衍荣好像也是这样。”
  张红缨继续说:“……革命的爱情就应该相互尊重,心里相互牵挂,但是绝不能有资产阶级的低级情调,要把贞洁保持到结婚那一天。……”
  李玲玲说:“你跟衍华哥就是革命的爱情吧?”又寻思,莫非,汪衍荣跟她也是“革命的爱情?那郭瑞年跟她、孙老师跟她又算什么呢?越想心里越糊涂。
  张红缨还在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可是李玲玲却渐渐没有了回应,红缨一细看,却见她已经合眼睡着了,红润的脸上挂着浅笑。突然玲玲又嘴唇微微张合着,咕哝了一句,说的什么,红缨却没有听清,不由得笑骂一句:“这死女子!你好好睡!”便在玲玲肩上轻拍一下,然后起身下床,给她脱了鞋子,将她的小腿抬上床,又将她身子摆正睡好,将被子展开,盖住她的肚子。随后红缨又拾起放在床头长条桌上的鸡毛掸子,在蚊帐里赶了半天,放下蚊帐,轻手轻脚的出去,轻轻把门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