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风月石门沟


作者:zgsxsltsj  分类:杂谈

  第十七章 汪耀全趁兴欲保媒,李玲玲醉酒盘红缨(7)


  红缨正说到兴奋处,忽听吱呀一声,回头一看,却见李玲玲揉着眼睛从绣房出来了。张红缨便停顿下来,笑问她:“睡美了?”玲玲嗯了一声,就朝她这边走。孙老师忙说:“玲玲,你先去屋里休息一会,正研究事情呢。”汪耀全说:“又不是啥机密的事情,玲玲,你就坐到红缨边上听,正好说到排节目,玲玲鬼点子多,也帮忙出出主意。”玲玲便去红缨身边坐了。……
  会开完时,已九点左右了。汪耀全大声喊道:“天智,我走了,打搅了你一晚上。”早已从灶房出来,圪蹴在西山墙北段与堂屋直通的过道里的李天智急忙起身,到了堂屋,笑道:“急啥,再坐一会儿。”看看大门外,却黑洞洞的,便又说:“等一会儿,月亮出来了再走。”
  汪耀全说:“我几个尿远一截路,眼窝挤着都回去了。倒是孙老师、耀猛和银华路远,要不就等月亮出来了再走?”李天智便也留他们几个。红缨也说:“不光你们要留,我也要再坐一会儿,好好跟玲玲说说话。先前还没说尽兴呢,玲玲就梦周公了!”大家便一起将汪耀全、张兴文、沈冬梅送到场院外。
  又都进门后,李天智便招呼大家随便坐。于是孙老师和王耀猛便在东山墙下小方桌南北两边的矮椅子上坐了。李天智拉了个方凳子在孙老师旁边坐下。四个女的则在八仙桌东西两厢坐了。孙老师不抽烟,李天智、王耀猛各自将预先裁好的纸条儿卷了旱烟末抽,也不让孙老师。大家少不得谝谝尴话。
  第十八章 畸恋何时了(2)

  张红缨很随意的往床边一坐,郭银花却很有些拘束,抄手站在床前,只是讪笑。玲玲笑问:“银花姐咋不坐啊?”银花说:“你床上干净,我怕给你坐脏了!”玲玲硬拉她在床边坐了,红脸笑道:“银花姐把我当啥人了?我可没有那么多资产阶级习气。”银花便也微红了脸一笑说:“我常听瑞年说,玲玲是个贤惠、懂事,有革命热情的人。”玲玲咯咯一笑:“这一听就是银花姐瞎说!瑞年咋会这样说话?我们天天在一块,他嘴一张我就知道他要说啥。”又闲扯了几句后,玲玲却又心血来潮,提议三个人比高。便三个人并排往镜子前三尺远处一站,却见镜中人是银花明显高出许多,红缨和玲玲却是高矮不相上下。红缨说:“我也不低呀,上学时体检过,都一米六三呢,都几年了,总不长一点?玲玲现在就跟我一般高,再过几年,还不长得戳破天?”银花说:“女的太高了不好。像我,男的多半只能齐我眉毛,有啥好的?”
  又闲谝了一会儿。基本上是玲玲和红缨你一言我一语在哪儿说,时儿嬉笑,时儿戳打。郭银花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一句插嘴的机会也没有,突然就觉得自己距离她们是那样的遥远,心中越发局促不安了,不由自主的就往窗外瞅了两眼,说:“月亮好像出来了,我得走了。”于是玲玲将新华字典拿给她,三个人一起从绣房出来。
  第十八章 畸恋何时了(5)


  不到一根烟功夫,崔引莲又推门进来说:“永乾,那边收拾好了,马灯也给拿过去了,你早点睡。”坐在玲玲里边一张方凳上的孙老师说:“舅娘,我知道了。”李玲玲回头皱眉道:“妈,你出去了把门给我关上!你跟我大一会儿你打搅一下,一会儿我打搅一下,叫我咋写作业!”崔引莲便退出去,将门拉上了。孙老师和李玲玲对视一笑。
  然后,玲玲便满面绯红说:“想不到你是个大流氓!……你也真大胆!……”孙老师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小声说:“还不是你要勾引我!”
  “谁勾引你了?”
  “那二舅送王耀猛时,你为啥换裙子?”
  “我换我的裙子,又没叫你进来。”
  “你没反锁门,分明就是叫我进来!”
  “那你见我光身子,就该出去呀!为啥不出去,还抱住我?”
  “好!就算你没勾引我。”孙老师微微一笑,“那你为啥要留我在这儿住?”